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蒼龍至尊 >第六十七章 互訴衷腸

第六十七章 互訴衷腸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奇幻

?「師傅,您可一定要醒來啊!」張宇心底默默地祈求著。

眼看,磅礴的能量已經被吸收一空,墨塵的身軀都已經凝聚而出,雖然比之大戰前還有所不如,但是靈魂強度已經堪比大武師境的強者,唯一遺憾的是其雙眼緊閉,仍舊沒有絲毫蘇醒的跡象。

突然,一道淡紫色的光芒從造化玉碟之內暴射而出,瞬間沒入了墨塵的靈魂之體中,然後,張宇便是見到墨塵的眼皮抖動了一下,最終緩緩的睜開了雙眼。

初始的時候,其瞳孔之中並沒有絲毫焦距,雙眼滿是茫然之色,在張宇的百般呼喚之下,大概過了十分鐘的時間才逐漸有了往日的神采。

「師傅,您現在感覺如何了?」張宇見狀,連忙問道,臉上的焦急之色毫不掩飾的表現出來。

「嗯?小宇,我不是已經魂飛魄散了,怎麼還能見到你?」墨塵一見張宇,驚訝的問道。

「師傅,您沒有死,還好好的活著,而且未來徒弟必定讓您重獲肉身,真正復活。」張宇一臉鄭重之色的說道。

「不應該啊,當時的情況,我心知肚明,根本就沒有生還的可能!」

「師傅,事到如今,如果我還對您有所隱瞞,我心難安。您不僅對我照顧有加,更為我身陷險境,差點滅亡,這份恩情,張宇一輩子都會銘記在心。您這次能夠死而復生,全靠它——造化玉碟。」說著,將巴掌大小的造化玉碟召喚到了自己的身邊。

「這造化玉碟是我最大的秘密,除了我,現在只有您一個人知道。以前,我害怕您會對它有非分之想,所以一直不敢和您說,現在再對您有所隱瞞已經沒有絲毫意義了。」張宇略帶一絲歉意的說道。

「造化玉碟,就是這個玩意?」墨塵從張宇的手中接過造化玉碟,仔細的把玩起來,對於這個張宇視若生命的東西,墨塵也是十分好奇。

但是無論自己怎麼檢查,墨塵發現這被張宇稱作造化玉碟的東西除了堅硬無比靈魂力無法穿透外,就像一塊玉片,並沒有什麼出奇之處。

「事出反常必有妖!」

墨塵知道,自己檢查不出來只能說是能力不夠,這東西必定隱藏著不為自己所知的秘密。

「我能踏入修鍊,能一步步走到今天,造化玉碟可以說功不可沒,沒有他,我張宇可能早就身死族滅了。最神奇的是,它的內部蘊含的空間能夠隨著我的修為的增長而增長。而且,它能直接吸收妖晶與靈石中的能量,將其轉化為一種極易吸收的未知能量,您能醒過來,就是因為那種奇異能量。」張宇開口解釋道。

「奇異能量,能不能讓我看看。」墨塵聽張宇這麼一說,心頭有些迫不及待起來。

「造化玉碟,我也無法完全掌控,那種能量不是我想要就能出來,所以。。。。。。」張宇有些尷尬的說道。

「那你給我描繪一下也可以。」

「那種能量呈灰白之色,但是如果自己觀察的話其中還蘊含點點紫意,我使用泣血殘陽那一禁招之後,全靠著它我才能這麼快彌補自己的生命力,恢復如初。」張宇如實答道。

「蘊含紫意的灰白能量?總有一種熟悉的感覺。」墨塵低下頭,陷入沉思之中。

「難道是混沌紫氣?怎麼可能!這東西只有超越陰陽境之上的大能才能從虛空深處剝離吸收,每一滴都價值連城!但是能夠補充生命力,又能補充靈魂力的紫色能量,除了它我還真想不到會是什麼。看來只有親眼進到才能確定了。」墨塵嘆了口氣,有些無奈的說道。

「師傅,還有一件事我想要和你說一下。」張宇此時已經不打算在有所隱瞞。

「什麼事,你說吧,想來也沒有造化玉碟這麼重要吧。」墨塵點點頭,道。

「您知道我這麼拚命修鍊是為了什麼嗎?因為在沒出生的時候就有了一個讓任何人感到恐懼的仇家——上古八族之五都是我的仇人,尤其是敖家人,如果有一天我有了震徹整個大陸的實力,一定要滅其滿門!」張宇咬牙切齒的說,憤怒的火焰彷彿要從眼底噴射出來。

「什麼!」墨塵聽到張宇這次拋出的消息更加震驚,一個趔趄,差點摔倒在地上。

「我記得你以前和我說過,你的家族只是伊水鎮上一個小家族,在落日城都排上號,怎麼可能得罪那種存在?」

「因為我的母親是八族之一,苗家的嫡女,您可能不知道苗家已經破滅了。事情要從二十年前說起,當年……」張宇穩定了一下情緒,將自己所知道的一切,原原本本的告訴了墨塵,墨塵聽後,心情久久不能平靜。

「只是因為你手中的這件造化玉碟,就導致了苗家的覆滅,要知道上古八族,都是有傳說中的武聖存在的,那種級別的戰鬥才是真正的天崩地裂。由此可見,造化玉碟必定是我們無法想像重寶,只有這樣才能引動他們出手。」

「以後,你一定不能在向任何人說起這件事,要不然以他們的神通廣大,極有可能追查道我們身上,與之相比,我們之間就如神龍與螻蟻一般,根本就無毫無反抗之力。」墨塵一臉嚴肅的囑託道。

「弟子明白,正是因為干係重大,弟子以前才沒有說明,也是怕連累師傅。」

「哎,說什麼連累不連累。我其實對你也有所隱瞞。當年,在中州的時候,我同樣年輕氣盛,自負天賦卓絕,不把天下的同輩人放在眼裡,因此同樣招惹禍患,得罪了敖家人,結果如喪家之犬般被人一路追殺,喪命於此。並不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