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蒼龍至尊 >第六十八章 界心

第六十八章 界心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奇幻

?張宇站定,此時石台上完顏烈被陣法封印的身軀猶如千年老樹,乾枯皺縮在一起,再也不存在一絲蘊含生機的氣息。

「師傅,您看這個陣法能破解掉嗎?」對於陣法,張宇是兩眼一抹黑,什麼都不懂,面對能將窺陰境大能鎮壓的絕世大陣,更是不敢輕舉妄動,連忙呼喚起墨塵。

墨塵的身體幻化而出,將一絲靈魂力從身體中分離,射入大陣之中。

「滋滋」

只見那縷靈魂力剛剛接觸到石台,那道道鎖鏈上的奇異符文一陣閃爍,就將墨塵分離出的靈魂力化為了烏有。

「果然是銷魂蝕骨絕殺陣!」墨塵見狀,倒吸了一口涼氣,有些驚懼的說道。

「此陣極為陰毒,一旦被布陣者激發,被封禁其中的人就會被源源不斷的抽離生命力與靈魂力,而且它還能隔絕大陣內外,使其不能吸收天地靈力補充自身,久而久之,體內的精華就會被大陣吸收乾淨成為乾屍。」

「而且它還能吸收任何出現在它附近的元神,所以,就算是完顏烈這種窺陰境的高手被封印其中數百年,也只能越加虛弱,脫身不得。如果你不出現的話,也許再過個幾十年他的精神烙印可能就會被完全磨滅,消散於天地之間。這才迫不得已放棄肉身企圖奪舍於你,只是沒想到我會出現,最終落得個魂飛魄散的下場。」墨塵滿臉凝重之色的盯著大陣,向著張宇解釋道。

「咱們能不能將其破除?」張宇問出了自己心中最關心的東西。

「難!完顏烈經過這麼多年的鬥爭,已經將大陣損毀大半,拼了命仍舊只能逃出靈魂,我們想要將其破除,只有找到隱藏起來的陣眼才行。但是每個陣法陣眼都隱藏的極為隱蔽,一時半會怕也……」墨塵的話沒有說完,但是其中的意思已經表露無疑。

「陣眼?陣眼!」張宇口中呢喃著,突然間好像回想起了什麼。

「完顏烈那個老東西曾經說過我可以幫他破陣,只需要將地下暗室的晶體移開就行,可惜當時忘了問他地下暗室的方位了!」張宇無奈的說道。

「遠在天邊,近在眼前。這個陣法的中心為這方石台,那陣眼一定就在這石台之下了!」到底姜還是老的辣,墨塵一語道破問題所在。

張宇聞言,也有一種恍然大悟的感覺,手中靈光一閃,一拳重重的砸在了石台的基座。只聽砰地一聲,基座應聲而碎,一個巨大的孔洞就這麼突兀的出現在了張宇的眼前,透過依稀的光亮,可以見到其中一枚棱形的晶體散發著點點璀璨的光芒,凌空旋轉。

張宇縱身一跳,進入其中,看著美輪美奐仿若藝術品的晶體,伸出手,想要觸摸一番,只聽墨塵一聲大喝,阻止了他前伸的手掌。

「臭小子,不要命了!」墨塵有些憤怒的斥責道。

「師傅,我見它好看,就禁不住想要摸一下,您別生氣啊。」張宇見到墨塵真的有些動怒,略顯尷尬的說道。

「你沒看到界心周圍流轉的那些七彩光華?它和整個大陣連為一體,任何企圖觸碰它的有靈魂有血肉的生命都會被瞬間吞噬,現在,你只能用驚雷劍斬斷它與大陣的聯繫,瞬間將它取走,才能將整個大陣破除,要不然純粹就是在找死!」

「啊?」張宇聽到墨塵這麼說,脊背上也是滲出一陣冷汗,自己剛才竟然在鬼門關走了一遭。

「發什麼呆?還不趕緊著手破陣。」墨塵再次喝道。

張宇趕忙將驚雷劍握在手中,附上自己的一縷靈魂印記之後,遙空控制住,狠狠的向前刺去。在自己那縷靈魂烙印徹底被吞噬之前,終於暫時斬斷了界心與大陣之間的聯繫,身形閃電般的掠出,在千鈞一髮之際一把將其握在了手心。

「這就是傳說中的界心?」看著手中散發出七彩光芒的溫潤晶體,張宇心頭一陣激蕩,自己費勁千辛萬苦終於得到了它。

「轟隆隆」

就在這時,整個地洞突然劇烈的搖晃起來,張宇心頭一緊,只得將界心往造化玉碟中一收,身形爆射而出,然後便是一臉驚駭的見到整個石室地面一塊塊的碎裂,剝落,一具數百丈大小的龐大屍身,逐漸浮出地面。

「蛟屍!」張宇和墨塵幾乎同時失聲道。

「難怪,原來敖拜以自身為陣源,以界心為陣眼來刻畫滅世大陣,這才困住了完顏烈。兩人真是一個比一個狠!」

墨塵驚嘆著,動作卻不減分毫,迅速的來到了蛟屍的頭部。一縷火焰飛出,將其妖身洞穿。

「身體中的能量為了支持大陣的消耗,已經近乎枯竭,好在蛟身足夠龐大,從中提取出煉製化龍丹的脊髓還是綽綽有餘的。只是可惜了這麼珍貴的妖獸屍體了,要不然煉製成屍傀,一定極為強橫!」墨塵在檢查完畢之後,滿臉的遺憾之色。

「現在,為了不破壞其中的脊髓,我親自動手提取,小宇你幫我護法就行!」墨塵不待張宇答應,灼熱的火焰已經出現,開始煅燒其身前龐大的蛟龍屍體。

陣法並不是布置好就能憑空殺敵,就像人餓了要吃飯一樣,它同樣需要能量供給才能釋放出驚天偉力。對於銷魂蝕骨絕殺陣這種能夠困殺窺陰境強者的絕世大陣,它的能量源泉要求更高,所以當年敖拜在不得已之下才以自己的肉身作為陣源。

每時每刻大陣消耗的能量都無比巨大,要不是有著海量靈石的補充,大陣早就停止運轉了。敖拜的屍身能堅持到現在,也已經到了油盡燈枯的地步,所以很容易就被墨塵的火焰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