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蒼龍至尊 >第六十九章 亂戰

第六十九章 亂戰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奇幻

?「臭小子,在那瞎想什麼呢,還不趕緊給我試試這具屍傀威力如何!他的腹部被我改造了一下,最多能夠放下一百塊左右的上品靈石,也就是能持續戰鬥十分鐘的時間。不過,如果你能夠用靈石精魄代替上品靈石,他的威力能夠暴增數倍!」墨塵見到張宇一臉沉思,催促道。

「哦哦,我馬上就開始試驗!」回過神來的張宇連忙準備了十塊上品靈石,裝配進完顏烈屍體所煉製的屍傀之後,分化出一道靈魂印記,烙印在屍傀的腦海之中。

心意一動,屍傀果然任憑張宇指揮,張宇無論給予他什麼命令,他都能準確無誤的完成。

為了試驗屍傀的攻擊威力如何,只見在張宇的命令下,屍傀的氣勢逐漸增強,一道強悍無比的氣息驟然爆射而出,然後一拳重重的砸向了地面。

「轟隆」

劇烈的震動以屍傀為中心,急速向著周圍傳遞,一圈圈強橫的能量波紋席捲開來,然後便見到整條石道開始產生裂紋,一塊塊碎石開始從石道頂部墜落下來。

「不好,石道快塌了!得趕緊出去才是,要不然重逾千鈞的岩石壓下來,必死無疑。」墨塵見狀,連忙對著張宇提醒道。

張宇沒有料到屍傀的一拳威力竟然超乎自己的想像,但現在的情況也顧不上檢查靈石損耗程度,將其朝儲物戒之中一收,身形爆掠而出,沿著來時的道路迅速返回。

「轟隆」

張宇前腳剛踏出地道的出口,整個地道就已經轟然倒塌,就連地面彷彿都下陷了幾分。

「還好出來的早。」張宇轉身看了一眼被碎石掩埋的洞口,長長的舒了一口氣,仍舊有些心悸的說道。此時大殿因為發生過大戰,建築早已殘缺不全,所以周圍並沒有其它人。

「這一擊就消耗了三塊上品靈石,好浪費啊。」張宇在查看了一番屍傀的能量消耗情況之後,又是一陣心痛的感覺。

「對了師傅,你有沒有發現敖拜與完顏烈的儲物戒啊。」對於這等強者的收藏,張宇倒是頗為想要收入囊中。

「這你就不要想了,參悟陰陽的強者已經不會再佩戴儲物戒,因為沒有什麼儲物戒能比得上自己的內世界。咱們現在就處在敖拜的內世界,而完顏烈的內世界則隨著他的滅亡不知所蹤,也許有那麼一天會被幸運兒發現,從而繼承其衣缽吧。」墨塵搖了搖頭,有些遺憾的說道。

張宇也只是隨口這麼一問,聽墨塵這麼說,倒也沒有特別失望的感覺。

「現在,距秘境關閉大概只有一兩天的時間了,恐怕這次是秘境最後一次開啟了,多虧別人不知道界心的存在,否則落日城所有強者怕都會聞風而動吧。」張宇摸了摸手中取出的界心,自語道。

看著眼前被大自然鬼斧神工雕琢出來的精美棱形晶體,張宇心中滿滿的都是喜悅,此番秘境之行,自己成為了隱藏幕後的最大贏家。

「師傅,這東西我現在可以參悟嗎?」攤開手掌,張宇有些期待的向著墨塵問道。

「想要感悟界心,最起碼也要等你境界達到武尊的時候。你要知道,界心之中不僅包含一位陰陽境強者的境界體悟,更包括少許天地衍變之謎。」

「不提其它,僅僅是窺陰境強者修鍊數百年,那浩如煙海的龐大信息量,就不是你現在靈魂強度能夠承受的了的,如果強行參悟,你極有可能被衝擊成白痴。心急吃不了熱豆腐,你還是再等等,反正修鍊本就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更多的是需要堅持!」墨塵道。

聽著師傅的諄諄教誨,張宇也明白現在時機未到,強行參悟只能適得其反,並沒有在堅持下去。

「不知道其他人的收穫怎麼樣了。」雖然自己已經成為了最大贏家,但是張宇知道整個隕龍秘境必然還有其它不為人知的秘藏,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被哪個好運的傢伙得到。

更何況這裡明顯是敖拜當年生活的宮殿,其隨手丟棄的東西,對於還未修鍊到武尊的諸人來說都會被視若珍寶。

由於宮殿之中道路縱橫交錯,所以張宇只能將靈魂力釋放出體外,感受著空氣中細微的變化,以求通過波動的能量找到其他人,儘快了解一下這麼多天來的變化。

「找到了。」

憑藉敏銳的感知力,在耗費了數分鐘的時間之後,張宇終於覺察到遠處傳來的靈力波動。身形一動,向著感知的方向暴掠而去。

現在的他,經過上次擊殺赤焰金角猊檢驗出自己的極限在哪以後,已經不再畏懼四大勢力任何這次進入隕龍秘境的青年強者。

畢竟,以歐陽崇山之強也不能獨自將五級妖獸擊殺,郝無極與歐陽崇山只是伯仲之間,同樣沒有那個能力。雖然最後自己也重傷瀕死,但是擊殺赤焰金角猊則是事實。

張宇的速度極快,猶如一抹黑色閃電,僅僅一分鐘的時間,就出現在正處於戰鬥的兩人面前。

「一個煉丹師公會的,一個郝家人,怎麼這麼好運!」通過服飾,張宇很快就辨認出兩人的勢力歸屬。

正打得難解難分二人,見到一襲黑袍的張宇停下,也是一驚,但是已經白熱化的戰鬥根本容不得他們有任何收手的機會,刀光劍影閃爍,只得繼續戰鬥下去。

張宇體內靈力運轉,根本不給那個郝家人說話的機會,地煞拳蘊含的煞氣已經撲向那個郝家人,他只見到一隻有如魔神的黑色巨拳碾壓而來,根本無力抗拒,兩眼間便是一陣漆黑,再也見不到一點光亮。

郝家之人,給張宇的唯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