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蒼龍至尊 >第七十一章 落幕

第七十一章 落幕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奇幻

?第七十一章落幕

失去了郝無心的壓制,歐陽崇山終於找到機會帶著紫霜寒突圍而出,回到歐陽家眾人的團團保護之中,立刻開始掏出大量的丹藥恢復起來。

見此,丁英虛沒有再繼續出手,身為生意人,當然知道什麼那時候出手才最有利。現在傻乎乎的衝上去和別人拼殺,反而會白白讓郝無心到時候撿個便宜。

如果郝無心等會取得勝利,兩人仍需合作,如果郝無心慘敗,正好就當賣個順水人情,也好將自己的過錯推脫,生意人,最懂得審時度勢。

此刻,整個戰場都安靜下來,所有的目光都匯聚在氣勢逐漸攀升,戰意沸騰的郝無心與張宇身上。

郝無心為了在眾人的心中一舉奠定無上威勢,他知道自己不僅需要將張宇擊敗,更要贏得乾淨利落,所以,一直都在凝聚自己的氣勢,想要在勢上壓倒張宇,在張宇露出破綻的那一刻,雷霆般的出手,一擊必殺!

但是,無論自己怎麼氣勢壓迫,郝無心發現張宇臉色始終保持著古井無波,依舊不為所動。他知道,再耽擱下去會對自己極為不利,身體猶如筆挺的長槍,瞬間爆射而出,舉槍刺向張宇。

無形的勁風刮過地面,頓時飛沙走石,猶如風暴再起。

感受著郝無心陰狠霸道的氣勢,張宇也是雙眼一眯,雖然口中說的毫不在意,但是心中卻萬分謹慎起來。

獅子搏兔亦須全力,何況是郝無心這種戰鬥經驗豐富,又老辣心狠的角色,稍不留神,可能就會陰溝裡翻船。

眼看著郝無心散發出陣陣寒芒的黑色槍尖就要刺中張宇,說時遲那時快,張宇儲物戒之中的驚雷劍瞬間一閃而出,極為精準的將其擋了下來。

「當」

兩者霎那間短兵相接,張宇和郝無心都是被迫退後兩步,恐怖的餘波擴散開來,空間都彷彿激起陣陣漣漪。

「竟然是勢均力敵!」

「張宇手中的長劍竟然也是玄器!」

一擊過後,看的眾人連連咋舌,引起陣陣竊竊私語之聲。

見到自己一擊未取得絲毫成效,郝無心猛然一聲低喝,旋即身體中散發出淡淡猩紅色氣體,化為一道模糊的赤芒,帶著一往無前的兇悍氣勢,在無數敬畏的目光中,再次射向張宇。

張宇身形未見絲毫紊亂,體內靈力同樣暴涌而出,驚天煞氣散發出來,猶如復甦的凶獸一般,看的人陣陣心驚。

兩道身影,在所有人的注視下,猶如隕石般相撞,強烈的轟鳴聲傳出,將周圍頃刻間夷為平地。

「嗤」

郝無心手中的黑色長槍猶如一抹閃電,攻擊極為刁鑽狠辣,每次都是刺向張宇的要害部位。但是張宇也算是身經百戰,手中長劍連連揮舞,將那些攻擊盡數擋了下來,低沉的音爆之聲在空中響起,看的每個人都是目瞪口呆。

「游龍出海!」

只聽郝無心大喝一聲,槍尖向著地上一點,身體藉助反震之力竟然一躍而起,飛向了半空中。

然後,便見到其身子如彎弓一般驟然一縮,隨著靈力的爆涌而出,手中長槍竟然瞬間離體,旋即帶著一道極為尖銳的破風聲,化為一道模糊的黑影,閃電般的穿破空間的層層阻礙,對著張宇爆射而去。

面對郝無心突如其來的攻擊,張宇瞳孔陡然一縮,氣勢也是暴漲,不退反進,手中長劍猶如一道火紅的太陽,毫不畏懼的迎了上去。

「長河落日!」

在所有人驚駭的目光之中,兩者蘊含極強破壞力的攻擊,終於轟然碰撞在一起。

「轟隆!」

強烈的勁風瞬間爆發,整個地面都彷彿被重擊下沉了許多,揚起漫天塵土。

郝無心畢竟居高臨下,還有著靈力雄厚的優勢,張宇雖然擋下了這一擊,卻同樣付出了不小的代價,要不是自己強行壓制了下去,一口鮮血在剛才就要噴射出來。饒是如此,整個人也被這兇悍的攻擊擊出老遠,雙腳在地上划出來一道深深的溝壑。

「來而不往非禮也,接我一招,螺旋刺。」

張宇大喝一聲,靈魂之力破體而出,凝聚成肉眼不可預見的透明尖刺,瞬間刺向了忙於拾取黑色長槍而露出破綻的郝無心。

張宇的靈魂攻擊無形無色,令人防不勝防。但是郝無心同樣不是白痴菜鳥,能夠感應到空氣中急速逼近的可怕攻擊,身上汗毛陡然乍起。

他連忙從儲物戒之中掏出一塊散發出柔和光芒的玉佩,正欲激發其中的能量,守護自身,誰是螺旋刺竟然猛地一下加速,瞬間刺入郝無心的識海。

「啊!」郝無心慘叫一聲,身子差點跌落在地,連忙將靈力灌輸進那枚玉佩之中,只見其中一股股柔和的能量傳來,竟然將所受的傷勢減輕了不少。

「竟然是靈魂攻擊!真沒想到張宇還有這等手段。」歐陽崇山有些驚異的說道,旁邊圍觀的眾人也瞬間明白過來,都是滿臉的驚愕之色。

「郝無心受傷了!」

「張宇竟然佔據了上分!」

一聲聲低語雖然聲音極小,但是還是被郝無心一字不落的停了下來,臉色猛地陰沉下來,再也沒有了剛開始時的勝券在握。

他雙眼死死地盯著面無表情的張宇,緩了緩仍有些發暈的腦袋,寒聲道:「剛才是我大意才讓你一擊得逞,這下我已經將靈神玉佩祭出,你的靈魂攻擊已經沒用,我看你還有什麼手段!「

張宇輕輕的扭動了一下在剛才的重擊下陷入麻木的手臂,起心頭也是微微下沉。郝無心果然不是其他人那樣容易對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