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蒼龍至尊 >第七十二章 威逼利誘

第七十二章 威逼利誘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奇幻

?「一切都該結束了!」

張宇輕輕的劍身上的血跡擦拭乾凈,面對那仍舊滿臉難以置信之色的郝無極冷冷的說道。

在這之前,所有人都只是寄希望於張宇,只要他能在郝無心手中堅持到最後,眾人就能安然無恙的度過這道難關。

任誰也沒有想到,氣勢洶洶,攜帶驚天殺機想要斬殺張宇的郝無心竟然會慘敗於此,讓那些原本想要看張宇笑話的郝家眾人臉上的嘲諷都是瞬間凝固,一個個張著嘴,瞪大了眼睛,看上去猶如跳樑小丑般,顯得那麼滑稽可笑。

「張宇,你想要殺我?」看著提劍而來步步緊逼的張宇,郝無心此刻再也沒有了初始時的從容不迫,駭然道。

他雖然遭到重創,但是感知依舊敏銳,它能夠清晰的覺察到張宇體內散發出來的絲絲冰冷徹骨的殺意。

看著拖著重傷的軀體連連後退的郝無心,張宇冷笑一聲,道:「怎麼,害怕了?剛才你目空一切氣勢都去哪了?你不是想要讓我生不如死嗎,現在怎麼不說了!」

張宇說著,身形猶如鬼魅,一個閃身,出現在郝無心的面前,一腳狠狠的踹在了他的胸口。

郝無心極力想要躲開這一擊,但是被張宇的氣勢壓制,想要挪動一下都不可得,只聽「咔嚓」一聲,郝無心胸口的肋骨明顯塌陷了下去。

「啊」

一聲凄厲的慘叫聲陡然想起,震懾著所有人的心神。

一番大戰之後,此時的郝無心披頭散髮,衣衫襤褸,再也沒有絲毫翩翩公子的形象,落魄之極。

「感覺怎麼樣,被踐踏的感覺是不是很爽?」張宇毫不留情的諷刺道,對於這種將其他人的生命視為螻蟻的傢伙,張宇沒有一點憐惜之意。

「張宇,今日你如果殺了我,郝家不會放過你的,無極老祖就在外面等著,殺了我,不僅你要死,你整個家族都要為我陪葬!」郝無心知道此刻自己毫無還手之力,只得出言威脅道。

但是他的心中卻充滿著無邊的怒火,在低頭的瞬間,眼底一抹怨毒之色一閃而逝。

「你殺了郝劍,還有迴轉的餘地,但是你如果殺了我,那可就是真的不死不休了。」看著張宇依舊冰冷著臉,郝無心只能繼續說道。

是人,就會恐懼,就懼怕死亡,何況郝無心這種明顯有著大好前途的大勢力弟子,整日的高高在上,一副掌控天下的樣子,視眾生如螻蟻,任意踐踏他人,但真正面對死亡的那一刻,心底最原始的求生慾望就會重現,比一般人更加不堪。

「你求我!」

張宇聲音冰冷的說道,劍尖指向郝無心,一副一言不合就要悍然出手的樣子。

「我,我求你饒我一命!」郝無心為了活命,已經放棄了尊嚴,咬牙切齒的說道。

在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他的心彷彿都在滴血,從出生到現在,郝無心都被無數的光環所籠罩,從沒有一刻像今天這麼屈辱。

聞言,滿場寂靜,所有人都滿臉震驚的看著郝無心,郝無心一直以來給人的印象都是霸道,陰狠,只有他欺負人的份,從來沒有被人欺負過。

作為郝家最耀眼的天之驕子,早已被內定為下一任郝家家主,就算是初級武尊境的高手對他都是客客氣氣的。

「哈哈哈哈」聽著郝無心低聲下氣的求饒,張宇突然大笑起來,滾滾聲浪傳響在每一個人的耳朵中。

「張宇,你欺人太甚,去死!」眼看張宇大笑,好似忘記了防禦,停止戰鬥的郝家人中突然竄出一人,攜帶著滾滾聲勢,舉劍刺向張宇的胸口。

張宇見到突然刺來的長劍,神色並沒有絲毫動容,螺旋刺破體而出,在那個郝家人神智混亂的同時,袖袍一揮,後者便已經以更快的速度被拋了回去。

「噗」那個郝家人一口鮮血噴出,倒在地上的身體重重的抽搐了幾下,便再也沒有了絲毫的聲息。

「咳咳」

這次出手,恰好引動了張宇左肩尚未癒合的傷口,鮮血順著口子再次流了出來,他低頭看了一眼,從容的從儲物戒之中取出幾枚凝血丹將其粉碎,按在了傷口之上,將鮮血止住後,一臉平靜的掃向剩餘的郝丁聯盟,淡定開口道:「誰想死,儘管出手。」

「呵呵,張兄說笑了,我與郝無極本就是暫時聯合,現在這種情況,錯都在他,我怎麼可能為了他而出手呢。」看著猶如凶獸,一直盯著自己不放的張宇,丁英虛連忙撇清與郝無極的關係,訕笑道。

原本蠢蠢欲動的郝家之人見狀,再也不敢有絲毫的動作。,生怕張宇將仇恨之火燃燒到自己的身上。

「現在,送無心少爺上路!」張宇轉過身,體內靈力涌動,就要將郝無心擊殺。

既然已經結仇,對於敵人,張宇從來都不手軟,剛剛攜大勢迫使郝無心求饒,只是為了讓郝無心知道,他所謂的驕傲,在自己面前根本一文不值!

現在再次出手,根本就沒有任何心理負擔,再說他只是說讓郝無心向自己求饒,並沒有答應不殺他。

「張宇,你出爾反爾,不得好死!黃泉路上,我等著你,你一定比我死的害慘!哈哈。」郝無心感受著凌厲的劍芒,知道自己在劫難逃,狀若瘋狂,歇斯底里的吼道。

眼看驚雷劍就要洞穿郝無心的頭顱,就在這時,空間陡然扭曲起來,蕩漾起來的層層波紋竟然使張宇的必殺一擊出現了偏差,僅僅將郝無心的一隻臂膀削掉,看著郝無心逐漸模糊的身影,張宇眼疾手快,瞬間抓住了郝無心手臂上的那枚儲物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