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蒼龍至尊 >第七十八章 久別重逢

第七十八章 久別重逢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奇幻

?看著剛剛還是不可一世的白勝此刻狼狽不堪的跪伏在自己的面前,張森內心變得激動萬分,要知道這可是巔峰大武師境界的強者,伊水鎮方圓百里真正的霸主級人物。

「張家主,只要你能饒我一命,我甘願做你的下屬,你想要什麼,我都可以給你!」面臨死亡的威脅,白勝終於是徹底絕望了,再也沒有一絲的高手風範,苦苦地哀求道。

白勝本就是天性涼薄之人,連親兄弟都能棄之不顧。在他看來,什麼東西都沒有自己的小命重要,只要能夠活著,他會不惜一切代價。

聞言,張森也是眼神一挑,頗為的心動。能夠擁有巔峰大武師級別的高手,不僅是一件相當拉風的事情,更能夠急速的擴張張家的實力,但是想到白勝隨時反咬一口的風險,只得無奈的拒絕道:「我可不想養一條毒蛇在自己的身邊。」

話音剛落,張森就欲舉起自己手中的重錘,一錘將之擊殺,以報今日之仇。白勝見狀,頃刻間嚇得魂飛魄散,連忙尖聲叫道:「等一下,我能教你控制我的方法!」

張森猛地一下收住攻勢,看著嚇得面無血色的白勝好奇的問道:「能夠控制他人的方法?你說說看,如果可行,我倒是考慮留你一命。」

「我本來僅僅是初級大武師,後來我們兄弟三人機緣巧合之下,發現了一處武尊境強者的墓葬,靠著墓主人的遺留,我們的境界突飛猛進。花費了一年左右的時間,在將那些資源消耗的十之**之後,我也成功突破到巔峰大武師結束閉關。」

「我知道憑我的天賦想要再進一步根本就是痴人說夢,所以就打算出來組建一個勢力,也好稱霸一方。誰知終日打雁,終被雁啄,栽在了這裡。那個武尊寶藏中留有一種秘技,噬魂印,可以通過它來控制比你高一個境界的強者,但是前提,必須在別人自願的前提下。」

「它就在我的儲物戒中,你一看便知。」說完,白勝將自己的儲物戒抹去精神印記,拋給了張森。

張森見狀,將儲物戒認主之後,開始查看起來,果然就在幾本擺放在一起的功法武技中,找到了噬魂印。

「你說的就是它?」張森揚了揚手中的武技,向著白勝問道。

「沒錯,只要你稍加修鍊,就能練成一枚噬魂印,烙印在我靈魂之中之後,就能掌控我的生死了!」白勝滿臉苦澀的說道。

拿起手中泛黃的秘籍,張森開始仔細的翻閱起來。

「師傅,真有這種能夠控制他人的秘技?」張宇也是滿臉異色的問道。

「當然,只是控制他人生死往往屬於歪門邪道,被人所不齒,很少會有人修鍊。再加上修鍊不易,被施術者需要完全放開心神否則極易使宿主受到反噬等諸多限制,問世極少。」

「最重要的是,許多強者把尊嚴看的比命還要重要,寧死他們都不會俯首稱臣。所以顯得有些雞肋,連我都沒有見過,沒想到在這個小地方竟然能夠看到。」墨塵詫異的答道。

「白勝,你是不是在耍我?稍加修鍊就能練成?放屁!」在張森查看之後,滿臉暴怒的吼道。

「怎麼了父親?讓我看一看。」張宇從張森手中接過噬魂印之後,大致的瀏覽了一下,就明白了張森暴怒的原因。

噬魂印,靈魂秘技,修鍊者需承受靈魂分裂之苦,粉魂裂魄,凝聚噬魂印記,以己之魂,控人之神。。。。。。註:修鍊者最低要求靈魂達到巔峰大武師級別。

巔峰大武師級別的靈魂力,在場除了張宇可能就連白勝也沒有達到。畢竟,白勝不是單純靠自己達到巔峰大武師級別的,他拿出這本秘技,顯然是打算拖延時間,好等自己恢復之後遁逃做準備。

「白勝,可惜你算盤打錯了!父親,我已將他暫時封印,先把他關進地牢嚴加看管,等過幾天他成了我們張家的奴僕之後,就會徹底死心!」張宇冷哼一聲,毫不客氣的說道。

白勝一聽張宇的話,最後的幻想頃刻間被打破,再也興不起一點反抗的念頭,任由張家護衛架起抬向了地牢。

此時,戰鬥已經結束多時,經過清理,張家地上的狼藉已經基本上被收拾乾淨,蒼狼幫眾人的屍體都已經被集中焚毀,傷亡的張家族人和護衛自有專人負責善後事宜。不過淡淡的血腥味仍舊縈繞在空氣之中,提醒著每一個人此地曾經發生過一場血戰。

。。。。。。

「小宇,你難道已經突破到武尊了?」面對著兒子,張森有些顫抖的問道,這一聲之後,整個大廳的氣氛都陡然凝固起來,霎時間鴉雀無聲。

一瞬間,所有人的目光都射向張宇,翹首以盼著張宇的肯定回答。

「父親,您想多了啊,我才剛剛突破到初級大武師而已,但是拼的性命,一般的初級武尊可殺之!」張宇微微一笑,道。

原本聽到張宇的前半句,眾人都有些失望,畢竟他們曾親眼見到巔峰大武師級別的白勝在張宇手中幾乎毫無反抗之力,但是誰知張宇話鋒一轉,竟然又說了後半句話,頓時所有人臉上的表情都獃滯起來。

「你。。。。。。你再說一遍?」張森此時臉上的表情極為滑稽,動了動嘴,有些不知所措的問道。

「普通武尊,我可一戰!」

「嘶」

大廳中的眾人,幾乎是不約而同的倒吸一口涼氣。實在是這個消息太過震撼人心了。

「哈哈,好,好啊!這才短短一年的時間不見,你就已經遠遠超越了我,果真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