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蒼龍至尊 >第七十九章 噬魂印

第七十九章 噬魂印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奇幻

?「小宇,隨著你的實力的飛升,家族能夠給予你的越來越少,但是我需要你知道,你的根在這裡,無論到什麼時候,家族都會毫無保留的支持你!」

就在這時,張森拍了拍張宇的肩膀,鄭重的說道。

張宇聞言,點了點頭,沒有多說什麼。他更習慣於將那些情感隱藏在心底的某個角落,而不是如他人那般宣洩出來。對於家族,對於父親,在他心中都有著無比重要的地位。

愛,有時候並不需要張揚。

「好了,咱們光顧著說話,現在都半夜了,天色不早了,都趕緊休息,明日還有其他的事情處理。」張森猛然發現圓月不知何時已經高懸天際,皎潔的月光傾瀉而下,照亮了整個大地。

隨著眾人的離去,張宇也一個欠身告別了父親,回到了自己久久不曾居住的小屋。

屋內陳設如舊,一應物品幾乎一塵不染,看得出來有人用心的每天定時打掃,時刻準備著自己的回歸。

但是張宇卻總感覺那裡有些不對勁,一時間卻又說不出來。

「對了,杏兒怎麼沒在家?我說怎麼感覺少點什麼,原來是不見了這丫頭的蹤影。算了,等明天問問父親,是不是因為蒼狼幫來襲和其他人轉移到別的地方了。」

張宇本欲出去問個究竟,但是一想到經過一天的苦戰,張森早已身心俱疲,就停住了腳步,安安心心的待在了屋內。

「師傅,這個噬魂印我如何修鍊?如果能夠控制住一位巔峰大武師境的強者看家護院,等我離開的時候也能安心不少。」張宇心神一動,對著墨塵開口問道。

「我剛才趁機查看了一番,發現基本條件你都滿足,唯一缺少的就是九九八十一枚紅丸!」墨塵的聲音回蕩在張宇的耳中。

「紅丸?紅丸是什麼?」張宇不禁好奇的問道。

「所謂紅丸,又稱紅鉛金丹或者三元丹,即取陰性體質的處女初潮之經血,謂之先天紅鉛,加上夜半第一滴露水及鳳棲果等靈藥,熬制九次,煉製而成。噬魂印經過紅丸的催發,才能達到極陰之境,控人心神,無往不利。」墨塵再次解釋道。

「師傅,你看是這東西嗎?」就在這時,張宇突然從儲物戒指中取出一枚赤紅色的丹丸,晃了晃問道。

「沒錯,就是它!」

聽到墨塵的肯定回答,張宇也暗暗興奮,道:「這東西在白勝的儲物戒之中有近百枚之多,看來是這傢伙為自己將來做的準備,這下倒好,正好用在他自己的身上。真是因果循環,報應不爽啊!」

「我幫你護法,那你現在嘗試一下,能不能結印成功!」墨塵忽然道。

「也好,讓我嘗試一番這所謂噬魂印到底有什麼神奇之處吧。」張宇呵呵一笑,也是盤膝而坐,開始按照噬魂印中所提及的運行路線,修鍊起來。

只見他雙手打出一個個奇異的手印,攪動著虛空中的靈氣,彷彿在瞬間將虛無縹緲的靈氣絲線串聯起來,奇異的手印竟然化為一個個八角印記在虛空中逐漸顯現出來。

識海之中磅礴的魂力陡然破體而出,然後便見到一絲絲的靈魂之力竟然詭異的融入其中,散發出點點微弱的光芒。

「凝!」

只聽張宇暴喝一聲,漂浮在虛空的的奇異印記猛地聚攏起來,在加入張宇的靈魂之力後,彷彿被賦予了靈性,竟然相互吞噬起來。

噬魂印的凝成,其實就如養蠱一樣,凝練出包含自己靈魂烙印的噬魂印記,讓它們能相互吞噬,這樣,越是到最後,由於相互之間的疊加,烙印加深,施展出去之後基本上難以被磨滅。

看著眼前詭異一幕,張宇也不禁嘖嘖稱奇,在緩緩的度過了半個時辰之後,虛空中碩果僅存的印記也已龐大了近乎一倍,身形有如實質!

「小宇,粗坯初成,接下來就是需要你將那九九八十一枚紅丸熔煉其中,取其精華去其糟粕,練出極寒陰魄。」墨塵的再次提醒道。

「明白!」

只見張宇指尖輕彈,一枚枚綠豆大小的赤色彈丸爆射而出,飛向那枚噬魂印粗坯,然後,一抹靈魂之焰陡然升騰而起,郝然是張宇以靈魂力運轉起化火決,開始了最後的煅燒。

「茲拉茲拉」的聲音突兀的響起,然後便見到一縷縷白色氣焰化為霧氣消散在天地之間。

隨著龐大靈魂力的消耗,一滴滴豆大的汗珠逐漸從張宇額尖滑落下來,就在張宇靈魂之力消耗接近極限之時,八角印記終於煅燒完畢,完全黯淡下來,再也見不到一絲光澤。

「接下來,就是最為關鍵的一步!你從自己的靈魂之中撕裂一點靈魂本源烙印其上,噬魂印就會最終完成,但是靈魂本源一旦損耗,想要修復極為艱難,而且對於你以後的境界突破也有可能造成極大的阻礙,你一定要仔細斟酌,再做決定。」墨塵突然嚴肅的對著張宇說道。

「師傅,您忘了,我有造化玉碟的蘊養,只要不是魂飛魄散,耗費一點時間總會恢復過來的。」說完,張宇猛然撕裂一份靈魂本源,烙印在了八角印記之上,而噬魂印也霎那間光芒大放,過了片刻才逐漸沉寂下去。

「呼」

張宇重重的吐出一口濁氣,緊繃的心神終於放鬆下來,一股疲憊之感霎時湧上心頭,但是看著指尖滴溜溜旋轉的噬魂印,張宇嘴角不禁露出了一抹微笑。

「廢了九牛二虎之力,終於將這玩意練成了,也不知道威力如何,也罷,讓我去白勝身上試驗一番看看。」張宇強忍著倦怠之意,風風火火的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