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蒼龍至尊 >第八十三章 妾有意,郎有情

第八十三章 妾有意,郎有情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奇幻

?「別人躲還來不及呢,你倒好,光明正大的出現在這裡,要是被發現了,你還不得死無葬身之地!」看著眼前氣定神閑的張宇,林聰顯得有些憤怒的斥責道。

「林大師,我這不是沒事嘛!對於自己的小命我肯定看得比誰都重要,要不是想要臨走之前再看一眼紫萱,我才不會回來呢。」張宇有些無奈的解釋道。

「哎,算你小子還有情有意,也不枉紫萱丫頭對你的一片真心。其實,紫萱受傷並不是太重,休養幾天也就好了。」林聰聽到張宇的話,嘆了口氣,道。

「紫萱怎麼會受傷的?」張宇問道。

「你不知道,郝家這次之所以這麼囂張,是因為郝無極的大哥郝無情那個死鬼竟然突破到中級武宗的地步!」

「很早以前,郝家就傳出消息說,郝無情因為突破武宗失敗,早已魂飛魄散。誰知那竟然為了掩蓋郝無情突破而撒下的一個彌天大謊!前幾天,郝無情終於穩固境界,以無敵之姿出現在煉丹師公會的門口,把煉丹師公會當做他重出於世的立威對象,一時風頭更甚當年!」

「境界越往後,差距越大。中級武宗體內靈力的雄渾程度幾乎是初級武宗的數倍之多。以前四大勢力都只擁有一位初級武宗,大家還能相安無事,可是當郝無情出現的那一刻,四大勢力平衡就被打破。郝家的險惡用心已經昭然若揭,它明顯想要將整個落日城收入囊中!」

「現在,巔峰戰力上,郝家一家,就幾乎匹敵其他三大家族,要不是我們其餘三大勢力緊急聯盟,暫時共抗郝家,落日城就改姓郝了。就算這樣,郝家在落日城也近乎隻手遮天,近日來橫行霸道,完全不將其他人放在眼裡。」

「紫萱丫頭就是因為在老祖對話的時候指責了郝無情幾句,結果就被他以沒大沒小為借口,趁勢打傷,想要激怒咱們煉丹師公會武宗境老祖紫夜長天搶先出手,然後他就可以披上所謂正義的外衣,好藉機發難,將整個煉丹師公會吞下,好在最後老祖識破他的陰謀忍了下來,直到另外兩位武宗高手的到來。」

張宇聞言,不禁問道:「難道就任由郝家這麼恣意妄為嗎?」

「如果三大勢力真能真心實意,同仇敵愾共抗郝家,郝家也不敢這麼囂張。但是每一家都害怕自己吸引郝家仇恨,到時候兩敗俱傷,結果卻被別人漁翁得利。所以,唉……」林聰無奈的說道。

「既然如此,那先讓我去看望一下紫萱吧。」張宇道。

「好,你跟我來吧。你們好好聊聊,以防夜長夢多,今晚我就派人送你出城,修為不到武宗,就再也不要回來了。算我煉丹師公會褔薄,無緣見到你成為巨擘的那一天了。還希望你不要怨恨煉丹師公會,實在是郝家勢大……」林聰神情落寞的說道。

「林大師,還請不要這麼說,禍是我自己闖下的,理應我一個人承擔。您為我做的已經足夠多,而且煉丹師公會也不欠我什麼。」張宇微微一笑,勸慰道。

「前面就是紫萱那丫頭的房間,這幾天她一直在我這養傷所以也就沒有離開,有什麼話,你自己和她說吧,別忘了時間,我先回去準備一下。」林聰將張宇帶到紫萱的房前後,撂下一句話,就匆匆的返回了。

「砰砰」

「誰啊?我不是告訴林爺爺不要打擾我了,你們是怎麼回事!」聽見敲門聲,屋內的紫萱煩躁的說道。

「呦,誰招惹咱們紫萱小姐了,發這麼大的火?」就在這時,張宇輕輕推開了房門,戲謔的問道。

「誰讓你進來的,我不是說……」

伏在桌案上的紫萱聽到有人進來,抬起頭,正要斥責幾句,猛然發現那個使自己朝思暮想的人突然出現在自己眼前,頓時將後半句話咽了回去。

「哦,不讓我進來啊,那我還是走吧。」張宇聞言,作勢欲走。

「你給我回來,人家又不知道是你!」見到張宇真的要踏出房門,紫萱趕忙說道,三步並作兩步,跑到了張宇的面前。

「你就這麼不想見我?」紫萱紅著雙眼,有些哽咽的問道。

「怎麼會,不想見你我還冒著丟掉小命的危險來這幹嘛?」見到淚珠在紫萱的眼眶打轉,張宇連忙打趣道。

「真的?」

「真的!」

「這還差不多!」聽到張宇的回答,紫萱立刻破涕為笑。

紫萱就是這麼一個喜怒寫在臉上的女孩,沒有一點的心機,愛就是愛,恨就是很,不懂得人與人之間那複雜的讓人揪心的爾虞我詐。

「聽說你受傷了,作為朋友,我必須回來看你一下,要不我心難安,現在你的傷怎麼樣了?」張宇關切的問道。

「已經沒什麼大礙了,本來那個老傢伙就沒有下重手。」紫萱道。

「那我就放心了,這是我在隕龍秘境得到的一顆固本回原丹,你現在把它服了。」說著,張宇從儲物戒之中取出了一枚丹藥,不容拒絕的說道。

「好。自從你進去隕龍秘境起,咱們又近乎一個月沒有說過話了,你給我講講你都經歷了些什麼,還有我聽說在隕龍秘境即將關閉的時候,你還差點要了郝無心的命,這都是怎麼回事?」紫萱將丹藥服用之後,纏著張宇道。

「好好,你別著急。自從那天離開以後……」

看著聽得有如身臨其境的紫萱,張宇不禁咧嘴一笑道:「看把你興奮的,上場的又不是你。」

「哼,那我也高興,郝家人我就沒有看得上眼的,要是我在場,一定要痛打落水狗,絕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