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蒼龍至尊 >第八十五章 擊殺玄冥二老

第八十五章 擊殺玄冥二老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奇幻

?第八十五章

「不要!」

此時的玄老艱難的聚集著體內的靈力,做著臨死前的掙扎,但是,在張宇這全力一擊之下,一切都是顯得那麼徒勞。

驚天劍光將整個夜幕劃破,照亮了整個大地,可以清晰的看到此刻玄老那乾枯的臉龐上驚恐,不甘,後悔混合交織在一起時的表情。

驚雷劍攜帶著無比可怕的氣息,勢如破竹,玄老僅來得及慘叫一聲,就被劈成了兩半,血光飛濺,嘩啦一聲留下滿地令人作嘔的人體內臟。

「大哥!該死,你竟然殺了我大哥,我跟你拼了!」冥老一眼瞧見慘死一旁的玄老,頃刻間怒火衝天,雙眼赤紅,瘋了一樣向著張宇衝殺而來。

「不用著急,你很快就會步那個老東西的後塵!」此刻完全扭轉局勢的張宇冷然一笑,不退反進,向著冥老暴掠而去。

「巔峰武尊境界的玄老已死,你不過是做困獸之鬥罷了,殺你不費吹灰之力!」張宇將大威脅清除,憑藉足以匹敵巔峰武尊境界的屍傀,已經將冥老死死壓制,不消片刻,就能成功將其斬殺!

「玄煞鬼斬!」

岌岌可危的冥老大吼一聲,手中虎頭大刀瘋狂揮舞起來,嘭的一聲斬在屍傀那乾枯堅硬的屍身上,竟然一擊將其逼退數米。然後,一股驚人的煞氣從冥老的身上散發開來,時而纏繞,時而席捲,想要將張宇完全吞噬。

見到冥老在屍傀的壓制之下,還能發揮出如此可怕的攻擊,張宇心中暗呼僥倖,要不是他剛開始趁玄老一時大意,採取近乎偷襲的方式解決掉了玄老這個大麻煩,一旦玄冥二老發揮出他們的真正實力,張宇就算有屍傀這個臂助,也必將陷入一場苦戰!

此刻的張宇沒有絲毫的保留,身體中靈力暴涌,將一身實力展現的淋漓盡致,劍光漫天,帶著無邊的力量,狠狠的向著冥老刺去。而被一擊逼退的屍傀也猛的加速,向著冥老圍殺過來。

被迫施展出剛剛那強勢一擊之後,冥老本就消耗巨大,原本悠長平緩的呼吸也變得急促起來。再次面對攻擊遠超自己的屍傀,本就只能苦苦招架,再加上張宇時不時的騷擾偷襲,身上已經傷痕纍纍,敗亡只在一念之間。

「螺旋刺!」

「長河落日!」

只聽張宇大吼一聲,施展出移行幻影身法,身形猶如鬼魅,陡然消失,再次出現時已經到了冥老的身後。

然後,便見到他身上氣勢節節攀升,手中長劍之上綻放出奪目的光芒,化為一輪火紅大日,帶著森然無匹的氣息,狠狠的刺進了冥老的左胸。

「嗤啦」

鋒利的驚雷劍幾乎在瞬間,刺破冥老身體上的護體靈氣,將其心臟一劍洞穿。

看了一眼胸前的長劍,冥老極為艱難的轉身,瞪著張宇,剛想開口說話,張宇手中猛然用力,將長劍從其胸腔拔出,冥老嘴裡頓時噗嗤一下噴出一口鮮血。

「我好恨,想我玄冥二老,凶威無匹,沒想到今天竟然栽在你一個無名小輩的手中,我……噗」冥老那乾枯手掌捂住的鮮血再也止不住,嘩啦嘩啦的流出,咆哮的聲音戛然而止,撲通一聲摔倒在地上,再也沒有一點聲息。

「這,這不可能!你怎麼可能殺掉玄冥二老這樣的高手!」眼見被自己奉如神明的玄冥二老被擊殺,此時的郝無心狀若瘋癲的吼道,臉上的不可一世早已變成無盡的恐懼。

看似張宇與玄冥二老激斗多時,其實戰鬥進行的非常之快,不過電光火石之間,張宇就已經將玄冥二老擊殺,此時距離郝無心放出狂言要讓張宇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僅僅過去不到十分鐘的時間,郝無心仍傻傻的站在原地,連逃跑都忘記了。

「郝少爺這是怎麼了,生病了?要不我給你治一下吧!」經歷如此高強度的戰鬥之後,張宇此時面色蒼白,一臉冷冽的望著郝無心道。

「你,你,你不要過來,我已經派人通知郝家,老祖馬上就會帶大批人馬趕來,你如果敢動我,老祖,老祖不會放過你的!」看著住進逼近自己的張宇,郝無心膽戰心驚的的威脅道。

「哼,不放過我?殺了你之後,我就往山裡一鑽,看他們怎麼找我!」對於郝無心無力的威脅,張宇冷哼一聲道。

「上次算你走運,讓你逃得一命,沒想到竟然仍舊死性不改,還想對付我,這下,我看誰還能救得了你!」張宇看著已經嚇得面如土色的郝無心,冷冷的說道。

「張,張宇,我錯了,求求你饒了我,我保證回去之後會勸誡老祖,咱們的恩怨從此以後一筆勾銷,以後再也不會有一個郝家人會出手對付你!」面對著死亡的威脅,郝無心此時肝膽俱裂,苦苦的哀求著張宇。

「知道錯了?可惜,晚了!就你這幅德行,我還不知道我現在放了你,你扭頭就能給我一刀。對於你這種心狠手辣的角色,我從來都不會手軟!」張宇說著,提劍來到了癱軟在地的郝無心身旁,手中長劍綻放著冷芒,毫不留情的滑落。

「啊!」

伴隨著一聲凄厲的慘叫,郝無心驚恐的發現,他的左臂在這一刻也離他而去。

「張宇,你這個惡魔,你不得好死啊!今天你就算殺了我,來日老祖必將我為報仇,以你們整個家族的亡靈祭奠於我!黃泉路上,我等著你,你也沒有幾天好活,你們家族的所有女性都必定……」

「是嗎?」對於郝無心的無休止的咒罵,張宇此刻視若未聞,面若寒霜,心如堅冰,冷冷的問道,手中長劍再次在他無盡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