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蒼龍至尊 >第九十章 血戰

第九十章 血戰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奇幻

?第九十章血戰

「老狗,俗話說禍不及家人,修鍊者之間的爭鬥本就是家常便飯,我從來沒有想過滅殺你郝家其他人,但沒想到你竟然如此狠毒,竟然想要滅我九族!」

「今天有這樣的結果,全都是因為你們郝家之人的咄咄相逼,我只是反擊而已,殺人者人恆殺之,郝劍,郝無心的下場只能怪他學藝不精。沒想到,郝家竟然全是無恥之徒,顛倒黑白,將所有的過錯都推到我的身上!今天,我張宇在此立誓,如果能逃得性命,來日學有所成,必將覆滅你郝家。」

張宇聽到郝無極如此狠辣,心中同樣怒火衝天,聲音鏗鏘有力,擲地有聲的說道。

「小畜生,跟我講道理,你還太嫩了!想當年,老子叱吒風雲的時候,你爺爺都還沒有出生呢。在落日城,我們郝家代表的就是王法,我曾經給我你機會,但是你沒有把握住,那今天你只有死路一條!」

「不要再做無謂的掙扎了,就算武尊巔峰境界的高手,也不敢保證能從我手中逃脫,何況是你這個僅僅初級大武師修為的小傢伙,如果不是仗著屍傀,我一隻手指就能碾就死你!」郝無極桀桀一笑,陰冷的目光望向張宇,聛睨道。

「小宇,等會大戰爆發的時候你把自己的靈魂力完全收回識海,將身體交給我來主導,只有這樣,我們才能有一線生機!」突然,在郝無極到來之後,就一直沉寂下去的墨塵對著張宇說道,聲音極為凝重。

「師傅,我的身體,你能掌控?」張宇瞬間分出一絲靈魂之力,凝聚成虛擬之體,疑惑之聲在識海中響起。

「想要掌控他人的身體,有兩種方法,一種就是最常用,也是最為兇險的——奪舍!這種方式是在原主人被動的情況下,身體被外來之魂佔據,最後靈魂完全被外來之魂磨滅吞噬,再經過長時間的磨合,適應,變成另外一個人的過程。」

「還有一種方式,那就是像我這樣,採取寄居方式的魂魄。就像寄居蟹一樣,沒有自己本來的家,通過寄生在他人體內來維持自己的生存。在原主人完全收回自我精神烙印,放棄身體掌控權之後,就可以讓外來之魂暫時控制豬這具軀體。」

「但是時間不能過久,次數不能過於頻繁,否則就會對原主人回歸本體造成巨大的阻礙,久而久之甚至會因為對本體的生疏,阻礙境界的突破!這種方式除非是最為信任之人,要不然一般人是不會採用這種方法的。」

「畢竟,一旦外來魂魄如果佔據你的軀體之後不再歸還,那你就算不被吞噬消化,也要成為孤魂野鬼,最終還是要消散於天地之間。所以,這就是一直以來我從來沒有向你提起過的真正原因!」

墨塵在沉吟了片刻後,終於一臉凝重之色的向著張宇道出了準備良久的實情,聲音鄭重而嚴肅。

「你有一分鐘的時間考慮,到底答不答應我,畢竟你遭到過奪舍,而我又屬於外來戶!」

「不用考慮了,隨時我都可以將身體的掌控權交給您!對於您,我是百分百的信任,咱們一路行來,你不僅教導我煉丹術,還幫我出謀劃策,指點迷津,幫我阻擋完顏烈的奪舍……」

「這一樁樁,一件件或大或小的事情中,我早已經您當做最信任的人了,如果您想對我不利,哪還需要等到今天!」張宇聽過墨塵的話之後,沒有絲毫的猶豫,斬釘截鐵的說道。

「你…多謝!」聽到張宇那發自肺腑的真摯話語,墨塵一時間有些老淚縱橫,聲音都有些哽咽的說道,「修鍊者之間的爾虞我詐,勾心鬥角,我經歷了無數,向你這樣的話,我還是第一次聽說,師傅是不是有些失態了?」

「嘿嘿,哪有,您老只是動了真感情罷了!好了,言歸正傳,咱們還是商量一下,怎麼從郝無極那個老狗手下逃走要緊!」張宇微微一笑,眉頭再次緊皺,嘆了口氣道。

「你現在放開對軀體的掌控,接下來,一切都交給我吧!」墨塵低喝一聲,潛藏在張宇識海的靈魂力陡然分散,向著張宇的四肢百骸而去。

張宇聞言,靈魂力急速收縮,一眨眼的功夫,就對整個身軀生出一種陌生的感覺,他發現自己再也指揮不了軀體做出任何動作,僅僅能感知到外界所發生的一切。

「屍傀,給我上,小黑,你和我搶先出手,擊殺郝雲,剪除一個威脅!」墨塵在掌控軀體的瞬間,就暴喝出聲,分配好任務的同時,與小黑左右夾擊,向著郝雲急速掠去。

望著那急速掠來的黑色勁芒,郝無極僅僅冷哼一聲,也不見得有什麼動作,一股濃郁的血劍便從他身後的滔天血浪之中爆射而出,對著屍傀狠狠的斬去。

「轟」

可怕的轟鳴聲響起,血浪化成的血劍在轟擊到屍傀身上的同時,便在其上划出一大道口子,但是最終力量也被耗盡,碎成血色碎片,散落一地。

「血影遁!」

突然,郝無極身後的血浪急劇收縮,最終猶如一件血色長袍披在了他的身上,然後他的身子急速閃動起來,在天空之中留下一道道血色殘影,猛地出現在屍傀的面前。

「血煞陰魔刺!」

「嘶,嘶,嘶」

郝無極十指微彈,只見密密麻麻一根根只有筷子粗細的血色錐體,散發出玉質的光芒,詭異的浮現而出,旋即,鋪天蓋地的籠罩住屍傀,那急速飛掠所引起的陣陣嘶鳴聲,聽的張宇都有些頭皮發麻。

血色錐子,單個來說並不可怕,但是它的可怕之處在於瞬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