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蒼龍至尊 >第九十二章 上天無路入地無

第九十二章 上天無路入地無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奇幻

?「小畜生,你成功激怒了我,接下來,你就會明白為何武宗一怒,伏屍百萬!」看著紅白之物散落一地,氣息皆無的郝雲,郝無極暴怒到了極點,陰冷的話語一字一句的從其口中蹦出。

「哈哈,老狗,這句話你已經說過多少遍了,爺爺不是被嚇大的,等你抓到我在說吧!」張宇感受著正在急速逼近的郝家眾人,雙腳朝地上重重一踏,體內靈氣爆涌而出,身形化為閃電,扭轉身形,毫不遲疑的向著遠方掠去。

「你…」

郝無極本見到張宇說話如此硬氣,本以為他是要和自己一決生死,沒想到張宇竟然扭頭就跑,頓時暴跳如雷,任憑屍傀的攻擊轟擊在自己的身上,也朝著張宇火速追去。

儘管張宇已經快若閃電,但是因為境界之間的巨大差距,還是被郝無極一點點的逼近。

「不行。這樣下去,靈力消耗太過巨大,就算靈力耗盡也逃不出無極老狗的追捕,還不如現在趁現在與他拚死一戰!」張宇腦海之中千思百轉,各種念頭飛快的掠過。

驟然停住身形,張宇指尖光芒一閃,數瓶在隕龍秘境之中得到的珍貴靈藥一股腦全部吞入了嘴中。

丹藥剛一入喉,便化作滾滾的靈力湧向四肢百骸,全身的經脈,細胞全都沸騰起來,瘋狂的吮吸著這磅礴的靈力。

不消片刻,張宇便感到全身的每一個細胞對能量的吸收都已經達到飽和狀態,但是滾滾能量洪流仍舊不停的衝擊著丹田經脈,身體彷彿已經開始承受不住如此強大的藥效,想要爆炸一般,此刻他必須找出一個渠道,宣洩一番才能抑制住身體的躁動!

「小畜生,你繼續跑啊,怎麼不跑了?」看著停止腳步,一臉戒備之色望向自己的張宇,郝無極面露譏諷之色,陰沉的說道。

「哼,老狗,我是怕你老的不中用,別沒咬到我,自己的狗腿先跑斷了,所以在這等等你,怎麼樣,有沒有感嘆爺爺我的心地善良啊!」雖然神色凝重,但是張宇說出的話卻一點都不留情。

看著張宇將屍傀重新召喚回自己的身邊,郝無極一點阻攔的意思都沒有,他明白,只要張宇不再逃跑和自己當面對決,憑藉自己身為武宗強者的雄渾靈力,就算耗,也能把張宇生生耗死!

就算多加一個巔峰戰力堪堪達到武宗的屍傀相助,結果依舊不言而喻,郝無極有萬分信心,張宇逃不掉!

「伶牙俐齒的小子,馬上你就會哭著喊著求我殺你,但是,你放心,不將你魂魄抽離,以九幽之焰煅燒九九八十一天,我絕對不會讓你魂飛魄散!」面對張宇那刁鑽刻薄的話語,饒是以郝無極的深沉老練也是忍不住流露出絲絲陰森殺意。

「你先出手吧,省的死的時候埋怨老夫不給你出手的機會。老夫要讓你明白就算你拼了性命,結果已然註定,一切掙扎不過是徒勞而已。」郝無極從半空之中緩緩下落,陰冷的目光注視著張宇的一舉一動,狂傲無比的說道。

誠然,以他位列武宗的身份,在整個落日城都處於傳說中的人物,平常就算是武尊境界的高手想要見他都是千難萬難。落日城統轄範圍內,數百萬近千萬的人口中才僅僅不到雙掌之數的武宗高手,由此可見武宗地位之崇高!

對於絕大多數巔峰武尊境界的高手來說,雖然距離武宗僅有一步之遙,但是武宗就好比鏡中花,水中月,可望而不可即。

一般人能遠遠的見到武宗一面,都要求神拜佛,都算祖墳上冒青煙,可惜,張宇卻不在此列,他萬分希望這一輩子都沒有見到過郝無極。

「哈哈,老狗,你還真是越老越不要臉了!讓我先出手?對付我一個初級大武師境界的小輩,你都要親自出手,如果我是你,早就找一塊豆腐撞死算了!也虧得你臉皮厚,能厚顏無恥的說出這樣的話!」張宇哈哈一笑,不住的嘲諷著郝無極。

「你!哈哈,就讓你在痛快的放肆兩句,我知道你這是最後的瘋狂了」

聽到張宇如此狠毒的話語,郝無極彷彿想到了什麼,將到嘴邊的話又咽了回去,怒極反笑道,只是身上那逐漸暴漲的陰冷氣勢卻是越來越強。

張宇見到郝無極這麼沉得住氣,竟然沒有被自己氣的自亂陣腳,不禁心底一嘆:「果真是老狐狸,這都能忍得住!」

「屍傀,給我上!」

張宇知道,多說無益,還不如直接開戰,現在時間拖得越久對自己越不利,畢竟,天時地利人和,自己一樣都沒有佔據。

對於張宇的命令,屍傀與張宇心意相通,總能百分百的做到。張宇話音未落,屍傀體內靈力已經激蕩而出,磅礴的靈力破體而出,撕裂空氣,一雙灰黑色巨拳狠狠的對著郝無極轟去。

望著那速度極快,散發出瘮人氣息的可怕拳頭,郝無極卻是冷哼一聲,枯瘦的鬼爪攜帶著陰寒無比的可怕靈力,猛地對著屍傀抓去。

「嘭!」

屍傀那勢若山嶽的一拳重重的轟擊在郝無極那看似乾枯的身軀之上,僅僅只是使的郝無極身子更加佝僂了一些,傷害並沒有張宇想像中那麼大。

郝無極受此一擊的同時,那如骷髏般乾瘦的手掌也是順勢划出,灰黑色指甲泛起黑色的寒芒,猶如死神的鐮刀,帶起一道刺耳的空氣撕裂聲,對著屍傀的喉嚨狠狠的掠過。

近乎本能的反應,屍傀的身子猛地向後挪出了半步,使郝無極這必殺一擊落空,對著屍傀的前胸斜斜的切去。

「撕拉」

鋒利的指甲一閃而逝,僅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