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蒼龍至尊 >第九十三章 泣血殘陽

第九十三章 泣血殘陽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奇幻

?「嘭!」

郝無極手中打出一道血紅色的手印,一擊將張宇逼退,迴轉身形,體內靈力再次爆涌而出,頓時,其周身散發一股可怕的能量波動,一道道如漣漪般的波紋,悄然擴散開來。

「血影波!」

那一圈圈奇異的波紋,其內除了蘊含著極為可怕的靈力之外,還隱藏著十分恐怖的濃郁煞氣,那全是郝無極在登頂武宗之路時以無數鮮血積累起來的。

此刻,道道波紋以郝無極為中心,向著四周急速的擴散開來,接觸到任何的東西都會在瞬間爆炸起來,每一道波紋爆炸產生的可怕能量,就算是一般的初級武尊都要觸之色變。

「轟,轟,轟,轟……」

一聲聲的爆炸聲接連在屍傀與張宇身邊炸響,屍傀還好一些,它本就是以陰陽境強者的軀體為主材煉製而成的無意識傀儡,除了能量爆炸造成的傷痕外,那亂人心智的可怕煞氣根本就對它沒有一點用處。

但是,張宇此刻卻被這一招群攻性質的武技所纏的焦頭爛額,以雄渾的靈力在體表形成的厚實靈力護甲已被炸的坑坑窪窪,支離破碎。

「地煞拳!」

對於那恐怖無比的煞氣侵擾,張宇只得以毒攻毒,同樣使出自己熔煉陰陽境強者隕落之時產生的冤魂煞氣修鍊成功的地煞拳。

張宇瞬間在自己的體表形成了一層薄薄的煞氣皮膜,這才終於是抵擋住血影波對自己的侵襲,在一點點的適應郝無極的煞氣波紋之後,張宇憑藉著地煞拳同性相吸的道理,開始一點點的將充斥天地之間的煞氣一點點的蠶食,壯大己身!

郝無極的這些煞氣的積累,憑的是日積月累,不知道花費了他多少功夫,每一點都是他的心血結晶,他可沒有張宇這麼好運能在隕龍秘境之中碰到陰陽境強者隕落後,機緣巧合下形成的冤魂煞氣,更沒有能將其凈化吸收煉化的造化玉碟。

以往對敵的時候,突然打出這招,幾乎無往不利,就算是同階的武宗高手也頗為的忌憚,誰知今天在張宇這裡竟然遇到了剋星,不僅沒有將張宇神智禍亂,反而促進了張宇地煞拳的進階。

真可謂是偷雞不成蝕把米,郝無極頓時暴跳如雷!

郝無極慌忙的將釋放出去的煞氣盡數收歸體內,如守財奴般一臉戒備的望著張宇,此刻的他感覺自己心都在滴血。

突然,張宇雙掌連連結出數個奇異的手印,對著虛空連點而去,而後,奇異的一幕出現了,空間彷彿被軟化了一般,被手指點到的部位就會如濺入石子的水潭,盪起陣陣漣漪。

「鏡花水月!」

驚天的能量波動從張宇的掌心如潮水般湧出,然後身形一動,便是出現在了郝無極的身前,凌厲的掌風順勢而上,對著郝無極狠狠的逼去。

「噗嗤!」

正被屍傀糾纏的郝無極身形斗轉,一股極為陰森的拳風便是陡然而至,對著張宇的雙掌爆射而出。

「轟!」

可怕的儘力如潮水般的湧來,張宇俊俏的臉龐頓時浮現一抹蒼白,旋即一口鮮血終於是忍不住噴了出來,身形也是接連倒退了數丈之遠。

「小畜生,想要偷襲老夫,你還嫩了點!」郝無極沖著張宇冷冷一笑,譏笑道。

擦了擦嘴角沾染的血跡,張宇臉色也是逐漸變得陰寒,冷冷的望著幾乎難以撼動的郝無極,也不再說話,默默的積攢著力量。

「咔嚓!」

突然,一聲骨骼斷裂的聲音想起,張宇猛地抬頭,便是駭然的發現屍傀的右臂被郝無極生生的折斷,面對獨臂的屍傀,郝無極凶威更甚!

本來屍傀就不是郝無極的對手,這下成了殘廢,更是被逼的連連敗退,身上傷痕纍纍,離報廢已經不遠了。

「看來,必須拚命了,要不然等到屍傀被郝無極老狗擊殺,到時候想要拚命也為時晚矣。」看著一臉猙獰之色的郝無極,墨塵沉聲道。

「嗯,置之死地而後生,只有拼了!」張宇眼中也是閃過一道瘋狂之色,咬緊牙關道。

說完,體內的靈力急速涌動,施展出移行幻影,向著郝無極急速掠去。

看著那悍不畏死,赤紅著雙眼向自己攻擊而來的張宇,郝無極眼底也是殺意涌動,騰出左手,等待著張宇的到來。

「小宇,盡你最大的能力,把靈魂之力全部轉嫁給我,咱們等會趁郝無極大意之下,先以螺旋刺混亂他的心神,接著就使出驚雷劍訣中的禁招——泣血殘陽!爭取最大程度的重創郝無極,製造機會,準備逃離這個是非之地。

「好!」

張宇全身靈力急速涌動,右手執驚雷劍,左拳施展地煞拳,腳踏移行幻影,化為閃電,筆直的向著郝無極掠去。

「你真是找死!」看著那不閃不避,直面自己的張宇,郝無極面色森然的吼道。

如果張宇採取游斗的方式騷擾自己,還能給他造成一些麻煩,現在竟然敢和自己正面交鋒,對郝無極來說可謂正中下懷!這般舉動,落在郝無極的眼中與找死無異。

郝無極掌心朝地,蜷縮成半弧狀,猶如精鋼鍛造的獸爪般,手臂一震,鋒利的手爪便是帶起一股陰冷的寒芒,對著張宇的胸膛划去。

「撕拉!」

面對著如此可怕的一擊,張宇竟然幾乎沒有做出任何閃避的動作,任由那可怕鬼爪將自己的衣衫撕裂,繼而將其胸膛划出一道深可見骨的血痕,頓時使得郝無極一陣驚愕。

「想死,也不用這麼著急吧!」郝無極心底暗暗的奇怪著,看著幾乎貼近自己的張宇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