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蒼龍至尊 >第九十四章 手段盡出

第九十四章 手段盡出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奇幻

?「泣血殘陽!」

張宇手臂猛的一震,如驚雷般的暴喝聲響起,驚雷劍猶如墜落的隕石般,自蒼穹滑落,那劍尖猶如液體般的銀色能量,如山洪般,驟然爆發!

那劍芒是如此的凌厲,以至於就連空氣都阻擋不得,輕而易舉的被劃破,好像空間已經不復存在,驚雷劍瞬間跨越層層空間的阻礙,攜帶著驚天之勢,對著郝無極狠狠的斬下。

僅僅逸散出的劍芒,就將郝無極身旁划出數道漆黑的口子,周圍的一切,全部化為碎末。

「啊!」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感覺到危機的郝無極竟然將肆虐在其靈魂識海之中的螺旋刺暫時壓制住,清醒了過來,只是那略顯蒼白的老臉和眼底那難以掩飾的疲倦,暴露出其必定付出了不小的代價。

面對著張宇這恐怖無比的攻擊,剛剛回過神來的郝無極悚然色變。臉上再也沒有一絲輕鬆戲謔之色,一臉凝重之色。

他能夠感覺到這一擊所蘊含的的攻勢是何等的恐怖凌厲,這一招對於武宗來說也有著巨大的威脅,如果自己大意之下,必定重傷無疑。

「今天我就讓你見識一下,什麼是武宗強者的手段!」

深吸一口氣,郝無極猛地開始倒退,枯瘦的手爪猛地伸出,其上青筋暴起,宛如一條條蠕動的蚯蚓。

一股極強的壓迫,迅速的從郝無極的體內瀰漫而出,而在這股威壓之下,空間都是出現了一些震蕩,就連張宇體內那飛速運轉的靈力都是出現了些許遲緩,光憑氣勢就能造成這般景象,武宗的實力,可見一斑!

郝無極體內靈力如潮水般瞬間奔涌而出,盡數被那橫於胸前的雙掌吸收,而隨著這龐大靈力的湧進,郝無極那乾枯的手掌也是變得豐滿起來,如恢復生機般,漸漸有了血色。

郝無極倒退的同時,手中也是不斷變幻著結出無數詭異的手印,最後印記結合在一起,消散於虛空之中,而其血影披風之上,一絲絲猩紅血線陡然飄出,將整個空間所籠罩。

「血煞骷髏!」

郝無極猛地怒喝一聲,那絲絲猩紅血線迅速凝聚,幾乎在眨眼之間在其身前凝聚成形,化為一個十分巨大的血色骷髏!

血色骷髏甫一出現,便猛地張開大口,形成一道吸引力極強的漩渦,對著張宇那閃爍著驚天劍芒的可怕攻擊吞去,這一吸一吞之間,驚天劍芒陡然消失不見。

「小畜生,和老夫比,你還差得遠!」望著那漂浮在半空,散發出血紅光芒的骷髏頭,郝無極得意的說道。

張宇目光緊緊地盯著半空中的血色骷髏,在劍芒被吞沒之後,張宇整個人就如同虛脫了一般,臉色蒼白如紙,身體搖搖晃晃的。

「老狗,東西可不能亂吃,要不然會死人的!」張宇冷冷一笑,淡淡的說道。

「爆!」

簡簡單單的一個字從張宇嘴中吐出,然後便見到那吞噬了泣血殘陽驚天劍芒的血色骷髏陡然膨脹起來。

當膨脹達到某個臨界點的時候,血色骷髏再也支撐不住,劇烈的都動起來,最終猛地爆炸開來。

「轟!」

山崩地裂的聲音響起,濃濃黑煙升騰而起,一朵巨大的蘑菇雲突兀的出現在天空之上,隔著老遠都清晰可聞。

可怕的餘波肆虐開來,形成數道能量風暴,席捲向處在爆炸中央的二人。

恐怖的能量風暴幾乎在瞬間就將張宇體表密布的靈力光罩撕裂,雖然張宇拼盡全力,瘋狂的消耗著靈力去穩定那靈力光罩,試圖將其修復,但是在抵禦了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後,光罩最終還是支離破碎,最終徹徹底底的消散開來。

「嘭!」

靈力光罩爆裂以後,那可怕的能量風暴也是兇猛的拍打在張宇的身軀之上,那本就已經襤褸的衣衫頓時化為粉碎。

饒是張宇的肉身經過錘鍊,堪比三級妖獸。但是還是被划出一道道血痕,轉眼見,張宇便是化成了一個血人,模樣極為的凄慘。

「噗!」

攻擊被破的瞬間,郝無極就因為巨大的反噬猛地噴出一口鮮血,狠戾的瞪了張宇一眼正欲說話,被壓制的螺旋刺在這一刻也是陡然爆發。

精神上傳來的疼痛遠比肉體上要痛苦百倍,被螺旋刺重創的郝無極痛的半跪於地,披頭散髮,武宗威嚴盡失。

如果是在平時,螺旋刺對於郝無極這種武宗強者來說雖然有些棘手,但是想要徹底解決並不會太過困難,可惜因為對張宇了解不夠,暗算中招,此刻內外交攻,郝無極頓時遭受重創,七竅流血,一身實力不足巔峰之時的五成。

可是,張宇在經過連番激戰之後也已經幾乎被榨乾,面對著郝無極幾乎已經使盡渾身解數。不能說張宇的攻擊不夠強悍,只能說武宗太過彪悍,對於一般人來說,就算站那讓你打,你也不能傷其一根毫毛。

今天張宇能憑藉大武師之身,重創武宗郝無極,雖然其中有著墨塵的幫助,但是如果被人知道仍舊會被世人銘記。

待的能量消散,張宇方圓數里之內已經坍塌成一個巨大的坑洞,除了散落的泥土,和兩道模樣慘烈的血人,已經再也看不到任何其他的東西。

「小宇,,你還有沒有一擊之力。」看著正疲於對付螺旋刺的郝無極,墨塵聲音虛弱的問道。

經過連日的溫養,墨塵的靈魂好不容易才恢復一些,但是在剛剛為了對付郝無極,一擊螺旋刺,因為他佔主導地位,只他一人就耗費近八成靈魂之力,讓他陷入了有史以來最為虛弱的時期。

「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