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蒼龍至尊 >第九十五章 自爆

第九十五章 自爆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奇幻

?雖然郝無極自己不是煉丹師,但是身為武宗強者,對於煉丹師也是頗為了解,知道張宇不久前重創自己的那一記無影無形的攻擊屬於精神秘技。

俗話說,吃一塹長一智,郝無極剛剛就一時大意,被螺旋刺所傷,再次見到從張宇眉心飛掠而出的幾近實質的透明尖刺,頓時心頭一緊,連忙以渾厚的靈魂力在自己的識海構築起一道防禦工事。

有了準備之下,螺旋刺的攻勢頓時一滯,如泥牛入海,再也沒有一點聲息。

「轟!」

驚雷劍再次與郝無極的陰森鬼爪重重的撞擊在一起,頓時爆發出震耳欲聾的聲音,一道道可怕的能量漣漪,飛快的擴散開來,使得空間都彷彿出現了扭曲!

「咔嚓!」

一聲骨骼斷裂之音傳來,張宇那以地煞拳阻擋郝無極鋒利鬼爪的左臂應聲而斷,無力的耷拉下來。

「呼呼,小畜生,我承認你那一招很強,不過你可還能施展第三次!現在只怕你已經油盡燈枯,連舉劍的力氣都沒有了吧。」披頭散髮的郝無極緩緩抬起頭,雙目如同陰厲的毒蛇般盯著拄劍而立張宇,緩緩的道。

「若是不能,那你就沒有以後了!」

郝無極緩緩的抬起手掌,遙遙的對著張宇,掌心間,再度有著恐怖的靈力飛快的凝聚。

張宇眼神陰沉的望著郝無極,剛才那番攻擊,自己已經傾盡全力,沒想到還是沒能將郝無極擊敗,他與郝無極之間的實力,畢竟還是相差太多。

深吸一口氣,張宇突然望向郝無極不遠處的屍傀,略做掙扎,眼底閃過不舍之色。

「屍傀,給我爆!」

張宇怒喝一聲,屍傀猛然竄到郝無極的身旁,右臂緊緊地摟著郝無極,霎那間身體驟然膨脹起來。

「轟隆!」

天地之間,此刻彷彿只剩下這一種聲音,而後,一股無法形容的能量風暴陡然席捲開來,波及範圍越來越廣,最終向著數里之外正在觀望的郝家強者襲去。

郝無極身為武宗強者,在郝家其他人的眼中近乎於神。在見到郝無極親自出手的那一刻,所有人的心中都將張宇當做跳樑小丑般,頃刻間便可拿下。

任誰也沒想到,張宇竟然憑藉一己之力與郝無極戰鬥許久,不僅如此,更讓人驚掉下巴的是還將郝無極打傷!

此刻以靈石精魄為核心能源的屍傀自爆,威力不下於中級武宗強者的全力一擊,畢竟,靈石精魄那可是陰陽境強者都視若珍寶的東西。

肆虐的能量風暴不僅將周圍的一切爆成粉末,更有一些郝家打倒霉鬼被直接震飛,鮮血狂噴。

而張宇在下達最後命令的霎那,就趁著以生機轉化的靈力還未消散,也不再辨別方向,拼了命的遁逃而去。

「凝!」

處在風暴中間的郝無極大喝一聲,整片空間猛地寂靜下來,連同那擴散的風暴也是徹底的凝固下來,最終在所有人駭然的目光中緩緩消散。

「噗嗤!」

雖然成功的將屍傀自爆壓制下去,但是郝無極那凌空而立的身軀也是轟然墜落,最後,一口鮮血猛地從其嘴中噴出,狼狽不堪的砸在了地上。

「老祖負傷摔下來了!」

「快去看看老祖有沒有事……」

郝無極的墜落,頓時引起了郝家諸人的騷亂,一個個爭先恐後的朝著郝無極撲去,生恐落人之後。

「混蛋,你們這群廢物不去追殺張宇,都跑到我這幹什麼,老子還沒死呢!」

見到張宇不知何時已經消失不見,郝無極頓時氣得暴跳如雷,雙眼變得赤紅,如同遇見有著殺父之仇,奪妻之恨的生死大敵一般。

如今自己親自出馬,還被張宇跑掉的話,回到落日城必將被人當做茶餘飯後的笑料,一想到這裡,郝無極就有一種想死的衝動。

「媽的,趕緊給我去追,張宇那小子離死不遠了,現在根本就沒什麼威脅可言,不過活要見人,死要見屍,全都給我分散開去找!」此時的郝無極臉色陰寒的猶如要是噬人一般,極為的可怕。

見到此時那處於暴怒之中,即將失去理智的郝無極,郝家眾人連大氣都不敢出一口,一個個戰戰兢兢的朝著四面八方急速掠去,此時,離開才是最佳的選擇啊!

一場驚世之戰,終於伴隨著張宇的落荒而逃而逐漸落幕,今日過後,張宇之名,必將徹底的震撼整個落日城,以一人之力,抗衡整個郝家圍捕大軍,不禁重創武宗強者郝無極,還順利突圍而去,這等榮耀,足以讓張宇被萬人矚目。

……

在郝家眾人還在漫無目的的搜尋張宇的時候,他早就已經拼了命,一口氣逃出近百里的距離,一座陌生的小城鎮已經遙遙在望。一路上不知道狂噴多少血液,此時他的情況,已經糟糕到極點。

看著不遠處微弱的火光,張宇再也忍不住,兩眼一黑,摔倒在了地上。

……

「嘶!」

不知道過了多久,張宇終於再次睜開了雙眼,翻滾間扯動了傷口,使得張宇禁不住倒吸一口涼氣,看著眼前陌生的環境,張宇瞬間警覺起來。

「小哥,你醒了?」突然,一聲清脆的聲音傳來,然後,張宇便見到一個消瘦的身影來到了自己身旁,一雙黑不溜秋,布滿老繭的手捧著一隻邊沿有些破碎的搪瓷碗,遞到了自己的臉前。

「喝點粥吧,你都昏迷三天了,現在一定餓了吧!」

聞言,張宇費力的抬了抬頭,往碗中看去,諾大的一個碗中,幾乎凈是白水,只有碗底象徵性的沉著幾粒米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