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蒼龍至尊 >第九十七章 再次受辱

第九十七章 再次受辱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奇幻

?當黎明的曙光尚未劃破天際的時候,從熟睡中醒來的張宇發現肖老三等人早已開始為新的一天忙碌,一個個匆匆的身影或修鍊或鍛煉。

「三哥,早,昨晚上有些對不住了。」看著眼圈有些發黑的肖老三,張宇略帶歉意的說道。

「哦…不用道什麼歉,過去的事就算過去了,我早就忘了。」三哥毫不介意的說道。

昨天夜裡,因為觸景生情,張宇差點因為修鍊道路的迷茫,迷失其中,最後,因為靈光乍現,才迷途知返醒悟過來,但是也因此吵醒了熟睡的他人。

本來張宇還以為要費大力氣解釋一番,沒想自己的一句『父親』,彷彿喚醒了肖老三塵封許久的記憶,不僅沒有責備自己,還頗為老成持重的對自己安慰了一番。

一番暢談之後,張宇發現,其實肖老三是一個外冷內熱的人,心腸不僅不壞,反而對人非常的熱忱,只是故意披上堅實的外衣,不願意表達出來罷了。

剛開始的時候看似有意針對張宇,也只是因為擔心張宇來路不明,給他們招來禍患。畢竟人心隔肚皮,對於張宇這個突然加入他們團體的陌生人,還是謹慎一點為妙。

「嗯,三哥起這麼早,是在修鍊嗎?」張宇岔開了話題道。

「沒錯,我們雖然是山野粗人,但是笨鳥先飛的道理還是懂的,我們沒有好的資源,好的天賦,所以只有更加勤奮。每天早上,我們幾個都會早早的起來,修鍊一段時間,然後再出去乞討。」

「如果不是把乞討得來的絕大部分錢財都用在修鍊上,我們的生活也不會如此拮据。但是我們從不後悔,因為這是我們選擇的道路,一切苦難我們都心甘情願!」

由於長年累月的日山雨淋,勞碌奔波,三十歲出頭的三哥臉上有著一絲遠超同齡人的滄桑。

聽著三哥那斬釘截鐵,鏗鏘有力的話語,張宇心中也是微微有著震撼。雖然他的辭藻並沒有多麼華麗,但是卻給人一種返璞歸真的韻味,能產生心靈上的共鳴。

「對了,怎麼沒有見到大哥他們呢?」張宇話鋒一轉,問出了心中的疑惑。

「大哥,二哥,四弟,他們三個已經早早的突破成為了武者,為了更快地進步,加入了一個小型傭兵團,現在整天忙著在外做任務,所以很少有時間回來。平時的時候……」三哥略一思索之後,對著張宇和盤托出道。

「這幾天你就好好在這休養,不用有所拘束。通過和你的交流,憑我的直覺,我能感覺出來你有所隱瞞,但是你應該沒有什麼壞心思。」三哥拍了拍張宇的肩膀,有些神秘的望了張宇一眼,道,說完便欲轉身離開,繼續修鍊去。

聽到三哥的話,張宇也是逐漸定下神來,他知道以三哥的老辣肯定是看出了些許端倪,但是這並不妨礙張宇在這裡繼續休養。有些話,不需要說透,大家心知肚明就好。

「肖老三,趕緊給大爺滾出來,要不然我就把你這間破廟給你拆了,讓你徹底淪為喪家之犬!」突然,一道極不和諧的聲音傳來,打斷了聊得還算投機的張宇兩人。

「張宇,你在這等著,一定是於二吊那個無賴又來了,我這就出去收拾了他,這個混蛋,整天欺軟怕硬,不給他點顏色,以為我們是好欺負的呢。」肖老三剛一聽到外面之人的叫囂,就極為肯定的說道,臉色陡然一寒。

「三哥,我……」張宇正想要在說些什麼,話還沒說完,肖老三就已經疾步來到寺廟的院門之外。

「於二吊,你是不是皮又癢了,看來上次對你的教訓還不夠啊!」看著眼前尖嘴猴腮,一臉無賴之色的乾瘦青年,肖老三雙眼一眯,寒聲道,緊握的拳頭髮出陣陣咯吱咯吱的聲響。

「哼,肖老三,你也不去打聽打聽,在大楊柳鎮我於二那也是響噹噹的人物,多少人見了我不得躬身叫一聲二哥!你倒是吃了雄心豹子膽,仗著有幾個武者境界的兄弟,就不把我放在眼裡,不交保護費也就罷了,還他媽敢動手打我!」

「不過,小爺我宰相肚裡能撐船,只要你今天當著你幾位兄弟的面,給我磕三個響頭,認個錯,答應從今以後供我差遣,我就對以往的事既往不咎,你看怎麼樣?」於二吊一副盛氣凌人的樣子道,鼻孔都快頂到天上了。

「哈哈,就憑你?我三哥一腳就能把你踹趴下!」就在這時,小九也攙扶著張宇從屋內走了出來,看著一臉傲氣的於二吊,嗤笑道。

隨即,小九扭頭開始對著張宇介紹起於二吊來,言語中儘是不屑之色。

「於二吊仗著有一個在落日城郝家當差的堂哥,在大楊柳鎮欺男霸女那是出了名的,但是他倒也懂得審時度勢,知道哪些人能惹,哪些人不能惹,所以倒也一直活的挺滋潤,直到後來遇到我們,看我們好欺負,就想敲詐我們一番,結果賠了夫人又折兵,不僅錢沒敲詐到,還被三哥暴打了一頓,從那以後就對我們懷恨在心,總是和鎮上的小混混故意和我們作對。」

「肖老三,你們現在硬氣,但是希望等會依舊這麼有骨氣。大哥,這就是那個曾經打過我的人,而且我曝出了你的名字還被他們嘲笑,說什麼你於大躍只不過是……」於二吊低首,一臉的傲氣轉瞬即逝,唯唯諾諾的對著身旁的灰衣男子道。

「他們說我是什麼?」灰衣男子本來微眯著雙眼,在一旁負手而立,一聽於二吊這話,臉色陡然變得陰寒起來。

「我不敢說。」於二吊看著有些暴怒的於大躍,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