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蒼龍至尊 >第一百零七章 天寶樓

第一百零七章 天寶樓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奇幻

?修鍊一途,從來都少不了寂寞,古往今來,哪個大能之輩不是承受了無盡的寂寞,這才守得雲開見月明,成就一代不朽之傳奇!

此時獨自一人的張宇,一路行來,時而走在蠻荒的山脈,時而踏上人跡罕至的古道,儘管位置變幻不定,但是目標卻極為明確,一路向東而去。

雖然實力不僅完全恢復,而且還更進一步,但是張宇知道天大地大,說不定哪座山脈之中就隱藏著能將自己一巴掌拍死的恐怖妖獸,一路上仍舊小心謹慎,盡量繞開那些氣息強悍的妖獸領地,實在避無可避自己又能吃得下的,就以雷霆之勢將其斬殺,然後迅速撤離。

饒是如此,這一路也是頗為的坎坷,不提那些四級之下的低價妖獸,僅僅堪比武尊的五級妖獸,張宇就斬殺了三頭,儲物戒之中滿是花花綠綠的妖晶。

其中有一次最為危險,幾乎危及到張宇的性命,因為連日來的奔波,身體異常疲勞,張宇便是跳入了一處水潭之中,洗個了涼水澡,誰知不久之後竟然出現了一隻五級妖獸屍魔蒼狼,想要把張宇當做午餐吞掉。

美好心情被破壞的張宇也是異常惱怒,看著屍魔蒼狼自己完全有能力擊殺,便是動了殺心,哪知道戰鬥到一半的時候竟然不知道從哪裡又冒出來一頭五級巔峰,幾乎半隻腳踏入君級的屍魔蒼狼,二話不說,便是對張宇展開了圍殺,要不是張宇的移行幻影更進一步達到飄忽不定的地步,可能已經被其果腹了。

那場戰鬥之中,張宇使勁了渾身解數,這才在靈力即將耗盡的關口突出重圍,倉皇的逃竄而去。

歷經半個月的長途跋涉,望著眼前那已經遙遙可見的宏偉建築,張宇終於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終於結束這苦逼的日子了,等到了城裡,一定要好好的休息幾天。」修鍊之道,同樣需要張弛有度,張宇經過連續半個月的高強度的歷練,此時不論是精神上,還是身體上都需要好好的放鬆一下了。

從儲物戒之中取出一套整潔的衣衫換過之後,張宇開始邁步向著不遠處的城池而去。

……

「臨海閣?」

看著城門正中心懸掛的那副鎏金大字,張宇心底不禁默念道。

「這就是這座城池的名字嗎?」張宇不禁好奇的問向身邊一位看起來頗為精明的男子道。

「沒錯,要知道咱們臨海閣在整個大陸上那也是聲名顯赫,每天不知道有多少外地的人前來買賣交易。落日城夠繁華吧,但是要論高等級武者的數量,和奇珍異寶的種類,那是遠遠不能和咱們比的。」

「作為連接兩塊大陸的樞紐之地,臨海閣每天不知道要從冤魂海中獲取多少物資,這要你有錢,幾乎沒有你買不到的東西。看這位兄弟你風塵僕僕的樣子,想必也是慕名而來,打算買點什麼修鍊所需吧。」精明男子小眼滴溜溜的轉著,不住的打量著張宇道。

「額…沒錯,不知道這臨海閣哪裡靈藥最是齊全,我這修鍊到了瓶頸,所以想要煉製一些突破所需的丹藥,這才慕名而來。」張宇略一猶豫,編著瞎話道。

「兄弟,你找我劉三兒那可是找對人了,這臨海閣就跟我們家後花園一樣,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你想要什麼,儘管和我說,保證你買到全城最好的。」精明男子拍了拍胸脯,自傲的說道。

「那還請劉三兒兄給我帶個路,我就只買靈丹靈藥!」張宇繼續道,既然來了,張宇也打算買些對於師傅墨塵恢復有幫助的靈丹妙藥,墨塵能早點醒來,張宇也能早點放心。

「帶路沒問題,不過得需要十塊中品靈石。」劉三兒突然停頓下來,兩指不住的揉搓道。

「沒問題,給,麻煩劉三兒兄弟了。」對於這種帶路收費的人,張宇也並沒有感到反感,極為爽快的支付給他。雖然只是帶個路就要花費自己十塊中品靈石,但是對於初來乍到的自己來說,卻省去了不少麻煩。

「好嘞,來兄弟,這邊走,路上我再和你講講咱們臨海閣的基本情況,你要是想買靈藥最好的去處當然是天寶樓,那可是整個臨海閣都首屈一指的大商家。據說天寶樓的後台極硬,就算是武宗高手都不敢在裡面放肆。雖然天寶樓各種物品的價格比其他地方高出一成。但是質量卻絕對有保證,絕對不會有濫竽充數,以次充好的情況出現。」

「而且,你買到的東西如果不滿意,只要經過天寶樓鑒定師鑒定沒有損壞之後,七天之內可以原價退回!這種待遇,你在別的地方可是萬萬享受不到的。如果你想要發泄的話,玉春苑絕對是個好去處……」

收了張宇的好處之後,劉三兒的嘴果真變得勤快許多,一路上根本就沒有停歇,把臨海閣的風土人情盡數向著張宇介紹了一番。

「對了,咱們臨海閣絕對謝絕打鬥,只要被發現在城裡發生打鬥,輕則逐你出城,重則將你就地格殺!」劉三兒突然對著張宇提醒道。

「嗯,明白了。」張宇點了點頭道。

「到了,就是這裡,我就不陪你去了,該說的我都和你說了,你想要買什麼在天寶樓如果都買不到的話,再別的地方能買到的希望更加渺茫。」劉三兒指著眼前一座寶塔似的建築道。

「好的,謝過劉三兒兄弟,你去忙吧,接下來我一個人就行。」對於臨海閣張宇心中也是有了個大概的了解,眼見已經到達了目的地,也便是讓劉三兒離開了。

看了一眼天寶樓門前川流不息的人流,張宇便是也不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