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蒼龍至尊 >第一百一十一章 天人合一

第一百一十一章 天人合一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奇幻

?時間的車輪不住的滾動著,眨眼的時間,張宇已經在枯燥的修鍊室之中呆了整整半個月的時間。

「呼。」

輕輕地吐出一口濁氣,盤膝而坐的張宇終於在一次張開了雙眸,細細一算時間,心中便是陡然一驚。

「果真是修鍊無歲月,這才中級武師的修為,一場小小的閉關便是花去我這麼長的時間,真不知道等到以後突破到武尊,甚至是武宗時,又會是何種光景!」心中感嘆的同時,張宇也是緩緩起身,活動了一下有些僵硬的筋骨,打開了緊閉半月之久的房門。

一瞬間,奪目的陽光便是撲面而來,不禁使得張宇一陣眩暈,呆立了良久,這才最終適應下來。

此時的天空,猶如不含一絲雜質的美玉,藍的那麼純凈,那麼動人心魄。

張宇就這樣,獨自一人,繞過居住的艙室,不緊不慢的向著甲板走去,放鬆著心中的壓抑之感。

「啊,張公子,您終於閉關結束了!多虧您打過招呼,要不然我可都要懷疑,是不是您修鍊出了什麼問題。畢竟整艘龍躍飛舟之上,豪華艙的客人中,我還沒有見過有誰像您這麼努力的!」就在這時,剛剛轉過一個彎來,張宇恰好恰好便是邂逅了上次接待自己的黃衣少女——小倩。

「呵呵,勞你費心了,對了,這甲板上怎麼空空蕩蕩的,都見不到幾個人影?」看著那近在咫尺,但是卻僅顯得十分空曠的甲板,張宇好奇的問道。

「是這樣的,每趟遠航,最初的幾天甲板上都是人滿為患,或是為了賞景,或是為了附庸風雅。不過幾天過後,最初的興奮便是會被消磨殆盡,再加上海上天氣變幻莫測,說不定現在還是晴空萬里,下一刻便是大雨滂沱,久而久之,這人自然也就少了,幾乎沒事都呆在艙室,或者在船中心的娛樂場所活動。」小倩耐心的對張宇解釋道。

「哦,原來如此,謝謝了。像我這種土生土長在內陸的人,這還是大姑娘上轎——頭一回乘坐這種巨艦遠航,我也去好好欣賞欣賞這美景去。」說著,張宇也是來了興趣,告別了小倩,攀上了甲板。

連續選了數個落腳點之後,張宇終於找到一個自己滿意的觀察點。極目遠眺,海天一色,波關粼粼的海面上偶爾還有一兩條長相怪異的游魚躍出,撲通一聲,重新落回水面,濺起一片片的浪花。

看著那湛藍而深邃的大海,張宇的思緒也是越飄越遠,心靈上的枷鎖彷彿也是得到了釋放,進入到了一種極為其妙的境界。

此時的他彷彿化身成為了大海,天地萬物都在他的懷抱之中,從孕育,到死亡,循環往複,生生不息。

「啊!」

張宇禁不住發出了一聲極為爽快的**聲,而他的思緒也是迅速回歸,從那種空靈之境退了出來。

「哇,我的境界,在這麼短的時間又有了些許精進!」回歸神來的張宇驚訝的發現,不知不覺中,自己竟然更進一步。

如果說在此之前,張宇是中級大武師的初級階段,那麼現在就是中級大武師的巔峰階段,只要在有些機緣,便是能跨進巔峰大武師的門檻。

「天人合一,一定是天人合一,真沒想到,我竟然剛剛無意中進入了這般只限於傳說中的境界。」張宇內心狂喜道。

天人合一,傳說只有大智慧,大毅力之人,在機緣巧合之下才能進入,感受天地之意念,進入一種無我無法的境地。凡是能夠進入天人合一之境,都會得到天地意志的加持,雖然對於修為的提升很小,但是在以後的突破中則會進境神速,這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機緣。

「沒想到這一會的功夫,這都傍晚了,今天這甲板真是沒白來!也是時候回去了。」看著天邊漸漸西下的紅日,張宇不禁感慨道。

將目光從遙遠的天際收回,一個轉身,張宇便是欲返回自己的艙室,突然,一個熟悉的倩影映入眼帘。

四目相視,氣氛竟然變得詭異了幾分,沒有一個人搶先開口。

「張公子,真沒想到,咱們竟然同乘一座龍躍飛舟,我還以為上次一別,便再無相見之日了呢,所以,剛剛有些失態,還望見諒。」最終,還是那身著鵝黃長裙的美艷女子首先打破了沉靜。

「呵呵,是沐鳶羲姑娘啊,真是有緣,我也沒想到你竟然也在這裡。」張宇呵呵一笑,有些冷淡的回應著。

「如果沐小姐沒有什麼吩咐的話,張宇便是先行離開了。」為了避免再次引出那晚的武宗高手,張宇不得不狠心辭別道。

「張公子,難道鳶羲哪裡得罪於你了?怎麼見著我如避瘟神一般,我就那麼不受你待見嗎?」沐鳶羲看著有意迴避自己的張宇,柳眉一皺,不解的問道。

「咳咳,這個得罪倒是提不上,只是不想被有心人誤會而已。」張宇只能略顯尷尬的解釋道。

「誤會?哪來的誤會?」沐鳶羲聞言,臉上迷茫之色更重,突然陷入了沉思之中。

「哦,我明白了,一定是楓叔!對不住了張公子,我過後一定會想楓叔解釋清楚的。」沐鳶羲很快便是想到了什麼,連忙對著張宇說道。

「你放心吧,從今以後,楓叔都不會再去找你麻煩了。張公子,是不是有個武宗高手威脅你不要騷擾我之類的?」沐鳶羲再次問道。

「嗯,就在我離開天寶樓的那個晚上。」心底一想,張宇覺得這也沒什麼好隱瞞的,便是說了出來。

「那個男人是我的叔叔,名叫沐楓,以前總是有自以為是的人跑來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