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蒼龍至尊 >第一百二十章 黑暗漩渦

第一百二十章 黑暗漩渦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奇幻

?「曹磊,如果你想死就儘管出手,我保證滿足你!」沐鳶羲望了不遠處虎視眈眈的曹磊一眼,冷冷的說道。

聞言,曹磊頓時怒火中燒,差點忍不住就要暴走起來,但是最終理智還是戰勝了狂怒,狠狠的剮了沐鳶羲一眼,死死地盯著張宇兩人,恨不能將其生吞活剝。

自從他突破武尊之後,就再也沒有人敢這麼和他說過話,何曾想過會在兩個小輩手中落得今天這個地步,況且其中之一還是被自己無視的毛頭小子!

一想到,如果自己剛開始出手的時候沒有輕視張宇,能夠以雷霆之勢拿下一人,那現在結果就會是另外一種局面了,曹磊心中就是懊悔萬分。可惜,世界上沒有賣後悔葯的,此時,結果已經註定,沒有那麼多如果。

「咔,咔,咔。」

突然,沐鳶羲身上陡然爆發出一陣機械般的聲響,緊接著便在張宇的目瞪口呆中,一對五彩斑斕的羽翼陡然從她的肋骨處長出,看起來是如此的詭異。

「這,這是什麼?」此時的張宇,因為驚訝,連話說的都有些不利索了。

「這是飛行翼,是一件具有特殊作用的寶器。看到那翅膀上的翎羽沒有,他們可都是如假包換的的真品,全都是從一些飛行類妖獸的身上採集下來的,然後經過煉器大師的煉製以後,被武尊之下的修鍊者煉化,就能像武尊那樣短時間擁有飛行能力。」沐鳶羲嫣然一笑,對著張宇解釋道。

「真是好寶貝!這東西用來逃跑,那不是無往不利嘛?」張宇臉上也是有著一絲艷羨。

「不要把它想的那麼簡單,這玩意就像一個無底洞一樣,極為耗費靈力,所以剛開始的時候我才沒有把它取出來,要不然,沒等逃出去,就被這東西吸成人幹了。」沐鳶羲略顯無奈的說道。

「哦,原來如此。那咱們現在怎麼走?你帶我飛?」

「我帶你飛!」

沐鳶羲說著,體內靈力噴涌而出,順著經脈濤濤不絕的向著那五彩羽翼之中流淌而去,羽翼扇動之間,果真帶著張宇漂浮到了半空之中。

看著那視自己如無物,旁若無人的兩人,曹磊怒火中燒,但是卻也無可奈何。

就在這時,因為一場曠世大戰,而沉沒的無名荒島之處,陡然噴發出一道道水桶粗細的水柱,那本來已經風平浪靜的海面瞬間變得波濤洶湧起來,咕嚕咕嚕的冒出一道道細小的漩渦,隨著漩渦的不住旋轉,一股驚人吸力逐漸的孕育而出,相鄰的漩渦開始慢慢的融合在一起,形成一個更大的漩渦……

眨眼的功夫,一個巨大的,邊緣發出微光,直徑達到近百丈的恐怖漩渦便是出現在了張宇兩人的眼前,猶如巨大的漏斗般,片刻的功夫,漆黑的大口便是不知道將多麼龐大的水流吞沒,不知流向了何處。

它飛速的旋轉著,速度快的使人感到目眩,並不停的搖擺著,在空氣中發出一種令人驚駭的咆哮,渾身散發出一股驚人的吞噬力量,不斷地拉扯著張宇兩人。

「黑暗漩渦!」沐鳶羲忍不住驚呼出聲道,臉上毫不掩飾震撼之意。

由於這漩渦出現的太過突兀,幾乎沒有任何徵兆便是從水底冒了出來,那不斷增強的恐怖吞噬之力,使得凌空而起的沐鳶羲竭盡全力,這才堪堪將其擋下。

「真么想到這鬼東西竟然真的存在!」沐鳶羲邊退,邊神色凝重色低首自語道。

「沐小姐,這是什麼?」看著那猶如一張正開的大口,想要將周圍一切物質盡數吞沒的暗黑色漩渦,張宇也是忍不住問道。

「此物名叫黑暗漩渦,沒有人知道它是如何形成的。有傳言說它代表的是大海的憤怒,也有傳言說他和某種恐怖深海巨獸有關,反正眾說紛紜,一直沒有確鑿的證據證明此物到底是因何而成,不過,但凡是被它吞沒,下場都極為的凄慘,那種可怕的撕裂力量,就連武宗也是不敢攖其鋒芒。」沐鳶羲說著,也是加快的逃離的步伐。

「天助我也!」一旁的曹磊本來已經放棄繼續戰鬥下去,但是見到那急劇擴大的暗黑漩渦,臉上也是禁不住露出一絲猙獰。

突然,曹磊身體中殘存的能量陡然爆發,攜帶著一股驚天威勢,對著張宇暴沖而去。

「不好!」

雖然不知道曹磊此刻發什麼瘋,但是為了防止張宇受到傷害,沐鳶羲仍舊是迅速的調動起身體中的靈力,身形一動,擋在了張宇的面前。

「我的目標就是你!」曹磊攻勢猛然一轉,咆哮之間,重如山嶽的一掌狠狠的對著沐鳶羲而去。

沐鳶羲見狀,也是臉色大變,手印連連變幻,對著曹磊對轟而上。

恐怖的能量陡然爆發開來,將兩人都是震得倒退數丈,但是因為沐鳶羲還要保護張宇不受傷害,明顯落了下風,連連後退,不知不覺間竟然到了暗黑漩渦的邊緣地帶。

就在沐鳶羲回過神來,想要遠離的時候,暗黑漩渦之中瞬間爆發出一股難以抗拒的吞噬之力,將兩人一口吞沒,看著那消失在暗黑色巨口之中的兩人,曹磊也是忍不住仰天狂笑起來。

「哈哈,跟我斗,你們還太嫩了,以你們的重傷之軀,我倒要看看怎麼從那就連我也頗為忌憚的暗黑漩渦之中脫身!」

……

而此時的張宇和沐鳶羲兩人在被暗黑漩渦吞噬以後,身體就如暴風雨之中飄搖的小船,時而向左,時而向右,隨波逐流,只能竭盡全力的保護著自己不被那股可怕的勁力撕裂。

「張公子,你再靠近我一點,我這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