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蒼龍至尊 >第一百二十三章 變故

第一百二十三章 變故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奇幻

?此時張宇的內心顯得十分混亂,在以前的時候,不論面對什麼事,張宇都能沉著冷靜的處理,但是隨著與沐鳶羲相處的時間越來越久,張宇發現,有些事情已經朝著自己所不能控制的方向轉變。

「張宇,你怎麼了,難道有心事?」就在這時,碰巧楊蘇珊帶著一名中年男子經過,看到張宇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便開口問道。

「沒,沒什麼,可能是有點累了吧。這位想必就是呂程叔了吧,張宇謝過您的救命之恩。」為了掩飾心中的煩亂,張宇連忙轉移話題道。

「謝什麼的就免了吧,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就當我為我們家小魚積點陰德。況且當時見到你倆還有一口氣,怎麼著也不能眼瞅著讓你們在我面前溺亡不是。只是沒想到你這麼快就清醒過來,而且看你的樣子,傷勢也恢復的差不多了。」呂程微微一笑,道。

「滴水之恩還當湧泉相報,呂程叔的大恩,張宇必將沒齒難忘,以後如果有用得著的地方,儘管開口便是。」張宇雙手抱拳,極為鄭重的說道。

「哈哈,既然你那麼想報恩就去陪我喝兩盅,家裡婆娘管得嚴,可是好久沒有人陪我喝過了,這下有你做陪,她肯定不會再抱怨我了。」呂程聞言,極為熱切的摟著張宇的肩膀向茅屋之中走去。

這兩天,張宇和呂程家附近的村民已經混了個臉熟,對於這個真誠而又禮貌的年輕小伙,村民也甚是喜歡,見了面都會友好的問候幾句。

雖然張宇酒量不大,但是卻非常喜歡烈酒入腸時那股火辣辣的感覺,恰逢現在內心煩亂,便是來者不拒,兩人觥籌交錯之間,便是皆已微醺。

正所謂酒後吐真言,你來我往之間,便是相互傾訴起那些心中久久難以釋懷的情感來,而張宇更多的則是一解心中異域的思愁。

「對了,小宇啊,你說你還是煉丹師?」也不知怎麼的,東拉西扯間,張宇便是將自己身為煉丹師的身份說了出來。

「嗯,只不過僅僅才能煉製三品丹藥罷了,讓您見笑了。」張宇有些尷尬的點了點頭,道。

「你今年還不到二十吧?」

「再有幾個月,就十八歲了。」

「雖然我是鄉野粗人,但是我也知道就算是那些所謂的天之驕子,能在二十歲的時候成為三品煉丹師也是了不得的成就,你倒好,竟然還一副不知足的樣子,如果讓別人知道了,那還不羞愧死!為了你煉丹術更好的進步,明天你就給我開始為全村人煉製丹藥,你放心,都是一些低等級的丹藥,難不倒你的,也當是戰前準備了。」呂程雙眼一瞪,大有一番你不答應也得答應的樣子。

「好好,我答應便是。」張宇兩人此時都已經微醉,加上酒精的作用,張宇也是不再推辭,一口答應了下來。

「宇哥哥,宇哥哥,沐姐姐醒了,你快點出來看看啊。」就在這時,小魚的聲音忽然響了起來,不住的呼喚著張宇。

「去看看你的同伴吧,剛好咱們酒喝得也差不多了,我剛好也出去張羅一下,明天不要忘記來我這取靈藥煉丹就行。」呂程爽快的說道。

張宇聞言,也是雙手抱拳,恭敬的退了出去,一眼便是見到了那正在院子里四處張望的小魚。

「宇哥哥,你可算出來了,你知不知道,你才從沐姐姐的房間離開不久,她就醒了,然後我就和她聊了一會,她說想見見你呢。」小魚看到張宇走出,連忙小跑到他的身邊道。

「知道了,走吧。」說著,張宇便是拉起小魚向著沐鳶羲的房間走去。

……

「沐姑娘,你怎麼出來了?」還沒走到沐鳶羲的房間,張宇便是見到一道倩影已經婷婷而立在房門之前。

「不礙事,我感覺自己的傷勢正在飛快的恢復著,三到五天的時間我就能痊癒了,鳶羲還要多謝張公子那神奇的靈藥之助呢。」沐鳶羲見到張宇走來,略一欠身,輕柔的感謝道。

「咱們之間還用得著說謝嗎?一些身外之物而已,與沐姑娘的救命之恩相比,何足道哉?」張宇擺了擺手道。

「張公子,我昏迷的這幾天一直都在床上呆著,感覺骨頭都快銹在一起了,如果不介意的話,能不能陪我散散步?」沐鳶羲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能得到沐姑娘的邀請,我榮幸之至,高興還來不及,又怎麼會推辭,我比你早醒來幾天的時間,剛好可以帶你熟悉一下周邊的情況。」張宇說著,便是跨出一步,準備在前帶路。

「沐姐姐,我就不去打擾你們了,我回去讓我娘給你做點好吃的,你們早點回來哦。」小魚見狀,極為乖巧的辭別道,不等張宇兩人回應,便是如小兔子般蹦蹦跳跳的離開了。

「這丫頭,古靈精怪的,真挺可愛的。」看著那遠去的小魚,沐鳶羲嫣然一笑,贊道。

「是啊,整天就像大海中無憂無慮,游來游去的魚兒一般,怪不得叫小魚呢。」張宇也是出言附和著,「走吧,這邊靠海,我帶你去海邊轉轉,吹吹海風,心情會舒暢許多。」

說著,張宇在前,沐鳶羲稍後,兩人就這樣開始向著海邊漫步而去。

「張公子,你……」

「叫我張宇就行,我就是普普通通的一個凡人,總是叫我張公子,感覺怪彆扭的。」沐鳶羲的話還沒說完,便被張宇所打斷。

「那好,那你以後也叫我鳶羲就行,這可是我的好朋友才有的待遇哦。」沐鳶羲調笑道。

「張宇,你打算在這呆到什麼時間離開?」沐鳶羲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