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蒼龍至尊 >第一百二十七章 魔神蒙多

第一百二十七章 魔神蒙多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奇幻

?「卑微的存在,你可知因為你的失誤,讓偉大的魔神蒙多極有可能面臨損失一道殘念?所以,為了蒙多大人的復活,將你卑微的身軀貢獻出來吧!」自稱為蒙多的魔神殘念猛然凝聚,化為一道殘影鑽入了食人族首領的體內。

「吼!」

痛苦的嘶吼聲傳來,食人族首領滿臉的猙獰之色,跪伏於地的身軀不斷地扭動著,彷彿在承受著無邊的痛楚。一雙手掌深深的插進泥土之中,額上青筋暴起,豆大的汗珠不斷滴落。

然而,如同野獸般的吼叫很快便是停止下來,食人族首領雙目之中的掙扎也是逐漸失去了神采,猶如丟了魂一樣,木訥空洞!

「轟!」

短暫的獃滯之後,一股懾人的目光陡然從其雙眼爆射而出,身體中原本散發出的氣勢也是不斷的暴漲起來。

緩緩地站直身子,食人族首領扭動了一下有些僵硬的脖子,目光驟然飈射向張宇,沐鳶羲兩人,強烈的危險氣息瞬間降臨,將他們的心神徹底籠罩,濃烈的死亡氣息,使得他倆通體冰寒!

彷彿這恐怖的氣息只需要輕輕震顫,便是能將他們徹底擊殺,肉身靈魂一併從這世間徹底抹去!

強!

非常強!

這是此刻張宇兩人內心唯一的感受,食人族首領的力量雖然不足畏懼,但是在魔神殘念將其靈魂吞噬的那一刻,便是標誌著其已經發生脫胎換骨的變化,那來自靈魂上的威壓使得任何人都會感到顫慄。

「桀桀!還是擁有肉身的感覺好,雖然這具肉身有些垃圾,但是做我短期的神念載體,還是足夠了,等過些天,想必還能找到更加合適的肉身。」

「你們兩隻螻蟻,見到了偉大的魔王蒙多為什麼不下跪!以為躲避過我的隨後一擊就有自傲的資本了嗎?」魔神殘念在佔據了食人族首領的肉身之後,陰鷙的詭笑著,瞪著張宇兩人怒喝出聲道。

「哼,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強行佔據他人的肉身也是需要消耗大量的靈魂本源,此刻你大概已經外強中乾了吧,就憑你這不足百分之一,甚至只有本體千分之一的殘缺神念,除了恐嚇我們,還能做些什麼?」沐鳶羲冷冷的說道。

儘管在這恐怖的氣息壓迫之下,沐鳶羲的臉色蒼白如紙,但是眼眸之中確實沉穩決絕,看不出一點恐懼之色。

「你這個小丫頭,竟然敢對吾如此不敬,我賜予你死罪,你,立即執行我的命令,我會寬恕與你的!」蒙多眼中閃過一道精芒,氣勢頓然爆發,對著張宇壓迫而去,食指指向張宇,漠然的命令道。

如果是別人的話,可能已經被魔王蒙多這恐怖的氣息所震懾,從而被其掌控心神,成為行屍走肉般的存在。

可惜,他面對的是張宇這個連窺陰境強者隕落的冤魂煞氣都經歷過的妖孽,識海之中早已固若金湯,根本就不為所動。

只見張宇豁然抬首間,體內靈力爆涌而出,手中劍尖直指蒙多,不斷的積攢著自身的氣勢。

「哈哈,如果你真的有那個能力,還需要和我們這種螻蟻廢話?如果是你的本體現身,我連反抗都懶得反抗,因為我知道就算反抗結局也不會改變,可是你現在僅憑殘念奪舍的一具肉身便是想要令我臣服,未免太過天真了吧!」張宇冷冷一笑,不屑的說道。

「張宇,不要怕他,他之所以能散發出如此恐怖的氣勢,完全就是憑藉生命等級上的高貴。在突破武宗之後,不論是肉身還是靈魂都會發生巨大的變化,生命本源也會得到質的飛躍,就是因為這種來自精神上的壓迫,才會讓我們感覺到無法抵抗。實際上他現在只怕連半步武宗境界的曹磊都不如!」沐鳶羲也是再次道。

「氣煞我也!無知的人類,魔王蒙多的強大氣勢你們能夠理解的,就算是一縷殘缺的神念,也不是你們能夠匹敵的,今天,我便讓你們知道,什麼叫做恐懼!」

聽聞張宇兩人在那裡一唱一和,不住的藐視自己,蒙多也是瞬間進入暴走狀態,不住的咆哮起來。

蒙多一步邁出,猶如縮地成寸般們瞬間出現在張宇身前,毫無預兆的抬起手掌,對著張宇狠狠的拍下,無聲無息間,便是跨域層層空間的阻隔,在張宇的瞳孔之中放大。

而此時的張宇,身體本能的僵直,根根汗毛乍起,便似面對遠古凶獸一般。

他清晰的感覺到,那道將自己鎖定的氣息,浩瀚如同星海一般,無窮無盡,無止無休,自心底深處滋生的恐懼,如同一波波浪潮,欲要將其徹底吞沒,讓他喪失抵抗的意志。

但此刻,他的眼眸之中卻是一片平靜,如同安靜的湖水一般,波瀾不驚。

「轟!」

張宇手中驚雷劍的氣勢,也在此刻達到了巔峰,他能夠感到到自身沸騰的血液,所有的修為瞬間爆發而出,朝著那急速襲來的手掌,驀然斬下!

滔天劍芒,霎那間出現在蒼穹,便是流星般,悍然斬下,速度之快,難以想像!

蒙多目光微閃,露出幾分驚訝,他本以為以張宇那僅僅中級大武師的修為,躲過自己的必殺一擊本屬好運,何曾想到他那在自己看來柔弱不堪的身軀中竟然潛藏著如此恐怖的能量。

威能之恐怖,即時比之半步武宗恐怕也不遑多讓,而且,最可怕的是其身上散發出的那種一往無前,置之死地而後生的氣勢,連他都感覺到了幾分忌憚。

俗話說,軟的怕硬的,硬的怕不要命的,儘管蒙多自紂狠辣無比,但是卻惜命如金,從來沒有像張宇這樣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