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蒼龍至尊 >第一百二十九章 戰魔上

第一百二十九章 戰魔上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奇幻

?蒙多抬起手指對著虛空不斷勾畫起來,轉眼間,便是凝聚出道道晦澀莫名的詭異符文,這些符文蠕動之間便是連接起來,處處透漏著寂滅之意。

「魔殺之道,湮滅!」

只見蒙多屈指一彈,漫天符文便是化為一道如同神龍般的身影,呼嘯著飛掠而出,轉眼之間,便是與那扶桑神火轟然對撞。

氣氛陡然變得詭異起來,原本預想中的爆炸並沒有發生,無聲無息,甚至沒有半點波動,攜帶著焚滅萬物氣息的灼熱火苗,不斷地與那符文之龍在相互碰撞之中湮滅消散。

數十息之後,最終還是扶桑神火之火佔據上風,反轉膠著之勢,瞬間將那符文之龍焚化成虛無,然後迅速的對著蒙多逼近。

見到自己的攻擊被破,蒙多的臉色並沒有過多的波瀾之色,他微微抬頭,面龐森然,他心裡清楚,如果這扶桑之火如此輕易的就被自己的一招給破滅的話,那就不是讓自己都心生忌憚的神品血脈了。

一招被破,蒙多沒有絲毫的耽誤,雙手對著漫天虛空猛的抓去,頓時,無數道漆黑的魔氣,便是自那無盡虛空之中滾滾而來,,密密麻麻的堆積在其頭頂之上,看起來是那麼的令人心悸。

瞬間匯聚的魔氣,轉眼之間便是將天空都給遮蔽,鋪天蓋地的,彷彿黑夜降臨,劇烈的翻滾間,更加令人心神震顫!

「魔殺之道,末日降臨!」

隨著蒙多的呼喚,一輪漆黑無比的圓月陡然凝聚成形,從滾滾魔氣之中破體而出。

那一輪漆黑圓月,彷彿全部由魔氣構成,純粹的黑,不含一丁點雜質,其上綻放出的道道冷芒,就像那來自萬年冰川之中的極寒之氣,讓人徹骨冰寒,彷彿下一刻,心神都要被凍僵一般。

「獻祭,魔月降世!」

清冷而肅殺的聲音想起,只見蒙多猛地一點胸膛,一口紫黑色的鮮血噗的一口噴出,化為點點熒光陡然附著在那漆黑魔月之上,頓時,魔月寒芒大放,攜帶著滔天威勢,猶如墜落天際一般,對著那扶桑之火呼嘯而去。

那蒙多的聲音彷彿來自九幽之下的吶喊,冷硬霸道,不容置疑。

「滋啦,滋啦!」

虛空之中不斷地傳出陣陣焚燒的聲音,那扭曲的虛空周邊竟然出現一道細密的裂紋,卻是連空間都已經承受不住這驚天偉力,破碎開一道縫隙。儘管那縫隙微弱的幾乎不可看見,但是也不得不讓人感到恐懼。

「桀桀,小丫頭,我倒要看看憑你的靈力能夠撐多久,就算耗,我也能把你耗成人干。看著那臉色出現一抹不正常慘白之色的沐鳶羲,蒙多的臉上也是閃過一抹喜意,陰鷙的怪笑道。

「哼,我靈力損耗劇烈,你也一定不好過吧!」沐鳶羲不甘示弱的喝到,體內靈力的輸出不減反增。

「火雲漫天!」

此時的張宇氣勢積聚也是到達人生的巔峰,由於初步覺醒了血脈,漫天劍影打出之時便是化為道道火紅之芒,猶如傍晚之時漫天的晚霞,凄美迷人的火紅之色背後蘊含的卻是落寞寂滅之意。

「斬!」

張宇爆喝一聲,滾滾靈力便是破體而出,對著那正在全神貫注對付沐鳶羲而將自己忽略的蒙多劈頭斬去,獵獵破風之聲,不禁使得蒙多脊背發涼。

張宇這一擊,可謂做到了精氣神三項合一,威力幾乎匹敵使出禁招泣血殘陽,就算是巔峰武尊高手也要暫避鋒芒。

「豎子,爾敢!」

蒙多怒吼一聲,右掌猛的揮出,對著張宇按去,而隨著蒙多手掌的按下,滾滾魔氣陡然湧現,以一種泰山壓頂之勢猛然轟下,那些火紅劍芒尚未接觸到蒙多的身體,便是爆碎開來。

望著那如同滾滾波濤向自己襲來的陰寒魔氣,張宇腳掌猛地對著大地重重的跺去,一個閃身便是凌空而起,短暫的停留在半空之中。造化神功瘋狂的運轉起來,天地間殘留的能量,此刻皆是暴動起來,化為一道道有如實質的能量流,爭先恐後的對著張宇的體內涌去。

」蒙多,在吃我一劍!「

張宇望向那向自己呼嘯著襲來的烏黑魔氣,冷冷一笑,高高舉起自己手中的驚雷劍,以一種俯視的姿態,厲喝道。

喝聲落下,只見張宇手臂一甩,手中的長劍便是化為一道通天光柱,攜帶者恐怖的勁道,自天空轟然而下,沿途雷聲陣陣,猶如晴天霹靂一般,在所有人震撼的目光中轟然落下。

「浮游也想憾樹!」

望著那劃破天際,對著自己爆射而來的通天光柱,蒙多也是冷笑一聲,再次催動起滾滾魔氣,與張宇的驚天劍芒對撞而起。

「轟隆隆!」

伴隨著蒙多的一一掌轟出,整片天地在此刻都讓彷彿凝固下來,眾人耳邊唯一留下的只有那雷鳴般的轟鳴之聲。

一股寂滅之意以蒙多為中心,向著四面八方擴散起來,頓時,山峰破碎,大地沉降,四周一切有形之物儘是化為齏粉,那在十數里之外觀戰的眾人也是被迫一退再退,已經退到五十里開外,饒是如此,天空中瀰漫的毀滅之意仍舊使得每一個人感到心驚膽顫。

「太…太可怕了!」

那觀戰的人群中,唯有實力最為強悍的呂程三人能勉強在這股毀滅之意下戰戰兢兢的說出一兩句震撼之語,那實力低微者,早已經被那逸散出來的恐怖能量震撼的呆坐在地上,臉色慘白的說不出話來。

如果不是距離十分遠,僅僅那逸散出來的丁點能量,就能將呂程等人炸成一團血霧,此刻,沒有人能想像得到那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