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蒼龍至尊 >第一百三十九章 如你所願(三更)

第一百三十九章 如你所願(三更)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奇幻

?

「給我去死!」

就在這時,張宇和小黑突然變的瘋狂起來,根本就不再在乎防禦,拼了命的攻擊起來。

只見張宇渾身陡然變的通紅起來,一股極為灼熱的氣息從他體內爆發出來,雙手變幻之間,一道中心有著一抹黑色的火焰便是開始從其掌心燃燒起來,張宇周身的海水瞬間便是氣化。

「轟!」

張宇猛地一甩手,那團黑色火焰便是悄無聲息的撞擊在其中一道肉柱之上,頃刻間光芒大熾,將那一整條小山般粗壯的肉柱焚燒了個乾乾淨淨。

「嗚!」

那被十二神煞都天大陣結合起來的十二頭妖獸吃痛,發出一陣凄慘的吼叫,忍不住瘋狂的扭動了起來,不經意間便是有了片刻的分離。

儘管只是一道極為細小的破綻,但是還是被那全神貫注關注形式的沐鳶羲所發現,體內發出咔嚓一聲破碎的聲音之後,陡然爆發出一道驚天動地的氣息。

「追影疾風劍!」

沐鳶羲整個人猛地旋轉起來,瞬間脫離那章魚觸手的束縛,漫天劍影化為一道劍氣風暴撕裂水流,對著那離體的章魚妖風馳電掣而去。

「噗,噗!」

兩道沉悶的聲音想起,驚雷劍如同一把尖錐直接洞穿一頭章魚妖的頭顱之後,去勢不減,再次將其身後另外一名同伴的頭顱洞穿,那鋒利的劍芒略一攪動,便是將那章魚頭顱攪了個稀巴爛,直接死的不能再死了!

十二神煞都天大陣瞬間被破!

這一切來得太快,從張宇拚命一擊激發血脈之力吸引住其餘章魚聖衛的注意力,到沐鳶羲解除封印怒下殺手,電光火石之間,結局便是註定,那章渣臉上一臉的驚愕表情,顯然還沒有回過神來!

「媽的,怎麼回事,哪個王八蛋告訴我她修為被封的?真是一個十足的蠢貨,死了也活該!」看著那緩緩向著海面上漂浮而去的聖衛屍體,章渣頃刻間暴怒起來。

「都愣著幹什麼,還不快把他們給我殺了,全殺了,一個不留!」憤怒的咆哮聲響起,剩餘的十大聖衛立刻從驚駭之中反應過來,嗷嗷叫著,向著那有些脫力的張宇等人衝去。

「太好了,終於不用當縮頭烏龜被動挨打了。」張宇狂笑一聲,瘋狂的對著章魚聖衛攻擊而起,發泄著心中的憤怒。

「張宇,不要忘了你答應我的承諾!」沐鳶羲的聲音再次在張宇的腦海中響起,那刺骨的冷意直接使得張宇一個機靈。

「女人可不是好惹的,尤其是這種絕頂漂亮的美女,這下章渣算是性命堪憂了。」張宇心底默默的念叨著,似乎已經知曉了章渣的命運。

沐鳶羲出身本就高貴,從小又是嬌生慣養,何曾被其他人如此侮辱過,況且還是章渣這種長得恨天不公的模樣,此刻心中那熊熊燃燒的怒火之炙熱,可想而知!

「我和小黑盡量拖延住其餘十大聖衛,你抓緊時間,畢竟在剛才的戰鬥中我們消耗十分巨大,現在再以寡敵眾,堅持不了多少時間!」張宇稍顯急切的說道。

「知道!」沐鳶羲冷冷的回應一聲,也是不顧身體上的傷勢,直接對著那不遠處瘋狂嘶吼指揮的章渣掠去。

「該死的人類小妞,等大爺抓到你一定要狠狠的將你蹂躪一番,竟然敢欺騙於我,還斬殺我兩名珍貴異常的聖衛,罪不容恕,罪不容恕啊!」低沉卻蘊含著極度憤怒的聲音不斷的迴響著,章渣那八條巨大的肉柱化為一條條猙獰的蟒蛇,狂暴的力量在每條肉柱之內涌動。

「主人,咱們還是暫時避一避,那女人已經瘋了,咱們沒必要和她死纏爛打。現在咱們就回到族內,再召喚一些族中高手來,有著剩餘十名聖衛的牽制,他們還依舊是瓮中之鱉,逃不出您的手掌心。」龜壽看著那滿面寒霜,急速逼近的沐鳶羲,心中一寒,連忙向著章渣勸道。

「滾!難道一個柔弱的人類女子本王都制服不了嗎?你以為本王會和那連修為有沒有封印都弄不清楚的蠢貨相提並論!」章渣聽到龜壽的勸告,怒氣不僅沒有平息,反而更加強烈起來,猛地一揮肉柱,將龜壽抽到了一旁。

「媽的,你個蠢貨,如果不是老子的身價性命和你綁在一起,老子早就一個人逃之夭夭了,還顧得著管你?就憑你這個廢物也敢和那母夜叉交手,恐怕連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好心勸告,結果卻是熱臉貼了冷屁股的龜壽心中不住的咆哮著,但是卻不敢將這些話說出口來。

龜壽能有今天,全靠巴結奉承章渣這個被他在心底咒罵了無數次的混蛋。身為龜妖,本就貪生怕死,施展一些陰謀詭計才是他擅長的,戰鬥?去他媽一邊吧!

可是他又不敢真的臨陣脫逃,且不說以章渣那暴虐無常的性子不會饒了自己,如果章渣出了個三長兩短,那他也絕對必須陪葬,他可是深知章魚王章哲對於章渣有多麼寵愛。

「主人,您先休息,老奴願意為您擒拿住這個不聽話的人類女子。」不得已之下,龜壽只有搶先沖了出去,對著沐鳶羲而去。

「哼,這還像個奴才的樣子!」看著那身先士卒的龜壽,章渣冷哼了一聲道。

「妖女,納命來!」龜壽那略顯陰鷙的聲音響起,體內雄渾的氣血之力勃然而發,那強橫的氣勢,竟然直逼五級巔峰之境。

雖然功力深厚,但是龜壽幾乎從來沒有何人交過手,幾乎沒有任何實戰經驗,剛剛撲上去,便是被沐鳶羲一劍抽了回來,看著章渣那越加陰沉的臉色,他只得一狠心再次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