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蒼龍至尊 >第一百四十六章 掙扎

第一百四十六章 掙扎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奇幻

?

接下來只要對症下藥,那麼這些青魚妖彈指即滅!

「小黑,沐姑娘,看到那腮部有著一道紅色條紋的青魚沒有,就是他們在控制著這些低等級的魚妖攻擊我們,只要把他們擊殺了,我們便是可以順利逃脫。」張宇大聲喊道,一語道破玄機!

「原來如此!」

小黑與沐鳶羲此時也正納悶,聽聞張宇的話也是瞬間醒悟過來,不再專註於撲向身邊的青魚妖獸,殺出一道血路,向著離自己最近的那獨特魚妖而去。

在有了目標之後,張宇等人的攻擊根本就勢不可擋,那腮部有著紅紋的青魚妖眼見不妙,還未逃脫,便是被張宇等人接二連三的斬殺。

一連數條這種獨特的魚妖死亡之後,那猶如敢死隊般撲向張宇等人的青魚也是逐漸清醒過來,隊形迅速崩散,向著四面八方逃去,接著又是數條紅紋青魚妖死亡,連鎖反應之下,青魚妖已經到了丟盔棄甲的地步,不用張宇等人動手,便是迅速的逃離這修羅地獄。

如此這般之下,張宇等人僅僅耽擱了三分鐘的時間,便是破滅了這支攔路的青魚妖獸,也不去做那無意義的追殺,迅速的逃離現場,向著東北方向疾馳而去。

「章魚王,剛才我得到消息,我族一支阻攔那伙人類的族人剛才基本上全軍覆沒,那伙人類向著東北方向逃去了。」青魚首領臉色鐵青的對著章哲說道。

「哼,這群廢物,才阻攔這麼點時間,要之何用!」章哲聞言,那神色之間儘是嘲諷不屑,顯然那伙青魚妖獸以屍體堆砌得來的一點點時間不僅沒有讓他心生感激,反而儘是埋怨。

「媽的,我那些孩兒用命來填,你還他媽竟然還不領情,老子咒你那天就被人抽筋扒皮宰了去。」熱臉貼了冷屁股之後,青魚首領雖然心中滿腹怨言,但是臉上卻是不敢流露出分好,還得極力裝出一份諂媚的樣子。

「如果沒有意外的話,咱們在一個時辰內應該就能在這裡追上那伙人類,由您親自出手,那伙人必死無疑,一定能夠為渣少爺報的大仇。」

「哼,這還用你說,你給我好好的指揮好你的那些同族,眼睛都給我放亮點,成敗就在此一舉了。」章哲冷聲道。

「是!」

那青魚首領應答著,拼了命的緊緊地跟隨在章哲的身後,唯恐掉了隊。

「王,我們正在亞索海溝附近和那伙人類交戰,你快來,他們戰力太強了,我們兄弟死傷慘重,頂不了多久的時間了,他們……」摩羅貝之中的聲音到這裡戛然而止,顯然此刻戰鬥極其慘烈,連發出個信息的時間都是沒有了。

聽到這裡,那章哲神色間也是流露出震撼之色,那通過摩羅貝給他傳信之人名叫章熊,一身實力實打實的五級巔峰之境,在他們這一支章魚妖族之中,實力可以排到前五,而且性格極為火爆,一般情況下絕不會向人低頭,。

在此之前,他曾在自己的面前信誓旦旦的說過,如果讓他遇到沐鳶羲一伙人,絕對會將他們一個個盡數生擒活捉,這才過去了多久,他竟然就拉下臉來向自己求救,必是到了生死危急的關口。

一開始的時候,他本以為張宇等人是趁十二聖衛大陣尚未布置完畢,使用寶物發動偷襲,這才能破了十二神煞都天大陣,畢竟,出身於那種自己都只能算是一隻螻蟻般小角色的上古家族,身上有那麼一兩件寶物不足為奇。

可是寶物再多,也得有個限度不是,這麼長的時間過去,為了逃避自己麾下人馬的追殺,寶物怎麼著也用了個七七八八。面對五級巔峰,還有著其餘同族五級妖獸的協助的章熊,能不能順利逃脫都是一個問題,可現在形式竟然來個驚天逆轉,章熊等人反而是被打的落花流水的一方,這結果實在是讓他有點難以接受。

「你也聽到了,章熊估計真的頂不住多長時間了,你速度太慢,我先過去,你隨後跟上來便是。」章哲扭頭看了青魚族首領一眼說道,然後便是一道流光急速消失不見。

見到章哲拋下自己一個人獨自離去,青魚首領心底竟然莫名有些開心。

「媽的,你們章魚族都死光了才好,看來,那伙人類根本就不像章哲說的那樣,輕而易舉就能擒拿。原本我還以為我們青魚族果真是如此不堪一擊,沒想到連章熊都是落得這個下場,我等還是慢點趕過去,不要再趟這趟渾水了。」

「既然惹不起,我還躲不起嗎,等到戰鬥情況明了的時候在出現,既不得罪章哲,也不會因為冒失丟了小命,此乃一舉兩得之策。」青魚族首領對著身旁的隨從道,明顯打著明哲保身的主意。

「族長英明!」那青魚妖連忙拍著馬屁道。

青魚族首領聞言,臉上也是閃過一抹得意之色,沒有了章哲的壓迫,有點抬起腰桿重新做人的樣子。

……

「大哥,小心!」眼見一道粗壯的肉柱向著張宇的後背狠狠的抽去,而張宇卻因為正面的攻擊一時無法抽身抵擋,小黑身形一動,便是擋在了張宇的身後,以自己的軀體擋下了這對於張宇已經有些致命的攻擊,而他的身子也是頓時皮開肉綻。

「小黑,你沒事吧?」

見到那因為自己而受到傷害的小黑,張宇的眼眶之中也是燃燒起憤怒的火焰,再揮出一道驚天劍影斬下面前章魚的觸手之後,得到了片刻的喘息,連忙飛掠到小黑的身邊,關心的問道。

「不礙事,一些皮外傷而已,倒是大哥你和沐姑娘一定要小心才是,我皮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