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蒼龍至尊 >第一百四十八章 人皇鍾

第一百四十八章 人皇鍾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奇幻

?

所以,這種靈魂之力的轉嫁需要兩方之人絕對信任,而且在施展過程中絕對不容打斷,否則絕對無法施術成功.

對於沐鳶羲,張宇不敢說絕對信任,但是因為一起經歷過生死,也將她視為一個值得依賴的夥伴,眼見她如此的信任自己,內心也是頗為的感動。

既然人家女孩子都能如此豪氣干雲,將自己的生命託付給自己,如果他再優柔寡斷,那就太過女兒態了。

感受著識海中不斷湧入的澎湃靈魂之力,沐鳶羲心底也是閃過一抹震撼,本來對於張宇能夠給自己提供多少靈魂之力他並不確定,只是單純的認為他既然是一名煉丹師,那靈魂之力的渾厚怎麼著也不應該低於自己,這樣的話,那麼便是有著六成的把握催動那件防禦至寶,使己方脫困。

可是現在靈魂之力轉嫁才剛剛開始一會的時間,張宇提供給自己的靈魂之力已經接近自己靈魂之力的八成之多,由此可見,張宇的靈魂之力幾乎是自己的三倍,這還是保守估計。

而自己身為上古八族沐家的血脈子弟,雖然不敢說靈魂之力傲視同級,但絕對也是名列前茅,是普通人的兩三倍之多,如此算下來,中級大武師的張宇的靈魂之力,幾乎已經能夠匹敵中級武尊的地步,無怪他實力如此的強勁。

「沐姑娘,如何了?」沐鳶羲還處于震撼之時,那識海始終陡然響起張宇的一道聲音。

「再來一倍的量,我就有絕對的把握催動那件寶貝,只要能困住這君級妖獸,那麼我們便是可以順利逃脫。」沐鳶羲連忙應道。

張宇聞言,也是沉默下來,繼續著自己的使命,而小黑則是守護在兩人的周圍,不斷逼退著那來犯的妖獸,為兩人爭取著足夠的時間。

「完畢!」

沐鳶羲一聲嬌喝,眼眸之中陡然射出一道利芒,與此同時張宇也是停止住了靈魂之力的轉嫁,獃獃的站立在她的身旁,雙目之中滿是震撼之意。

只見在沐鳶羲的正上方,一道漩渦悄無聲息的出現,不多時便是風雷滾滾,電閃雷鳴,一方青銅色的古鐘僅僅從那滾滾黑雲之中露出一角,其氣勢便以改天換地!

「嘶嘶」

不斷閃爍地電光之中,那方青銅古鐘迅速的變大起來,終於完全從烏雲之中露出廬山真面目。

只見其上地雕刻著一道道頂天立地的魔神之象,每個魔神的腳下,都是無數的白骨堆砌起來的神權王座;一旁,黃沙漫天,數不清的遠古凶獸正發生著慘烈的戰鬥,殘肢紛飛,血花四濺,凄厲的在嘶吼中不斷地有著龐大大物倒地不起,永遠被黃沙所埋葬;畫面一轉,則可以看到背聲雙翅的翼族;身長百丈,一身猙獰鱗甲遮天蔽日的龍族;頭上僅有一隻巨大眼珠的獨目族;男的俊美,女的漂亮的修羅族;渾身如同籠罩在一團黑霧的暗影族……

百族林立,都在浴血奮戰,想要爭奪這蒼龍大陸的霸主權利,但是最終仍舊是被後起之秀人族憑藉著獨一無二的繁衍能力和驚世的領悟力將這勝利果實最後成功竊取,成為了蒼龍大陸之上最終掌控者。

「鐺!」

一聲悠揚的鐘聲傳來,那青銅古鐘之上的雕刻彷彿活了過來,依稀間可以聽到耳邊那不住的喊殺聲,憤怒的咆哮聲,眼前彷彿再現了那戰火漫天,浴血奮戰的年代。突然,一股威嚴,浩瀚的氣息傳來,使得張宇的心底都是忍不住滋生出一股寒意。

「好恐怖的力量!」在青銅古鐘出現的瞬間,那急速逼近張宇等人的章哲眼底也是閃過一道精芒,但是速度未減,依舊向著沐鳶羲爆射而去。

……

「小女娃,你好,你便是那擁有上古血脈之人吧。」看著那一臉冷意的沐鳶羲,章哲揶揄的打著招呼,直接將一旁的張宇給無視掉了。

「哼,是與不是,與你何干!」沐鳶羲冷哼一聲回應著,體內靈力洶湧激蕩,頭頂那古鐘也是陡然爆發出極為強橫的威壓,瘋狂的吞噬著虛無之中的能量。

「哈哈,承不承認都沒有關係了,反正你馬上就是我的了,到時候我將你的血脈提煉出來煉化吸收,必然能夠突破當前的境界,成就那至高無上的將級妖獸。」章哲雙目之中此時滿是炙熱之色,哈哈大笑著,那因為屢次追逐張宇等人失敗而產生的陰霾全部一掃而光。

「你竟然敢打我的血脈的主意,你就不怕招致我們家族的敵視,讓你魂飛魄散?」沐鳶羲一聽章哲的來意,臉色一沉,問道。

「哈哈,我當然怕,但是冤魂海這麼大,誰知道你們到底成為了哪頭深海巨獸的口糧,死在了哪頭妖獸的爪下?」章哲有恃無恐的說道。

「就算你將我們殺了,你的這些族人說不定哪天就將這件事泄露了出去,到時候你還是難逃一死!」沐鳶羲有意威脅道,本來她以為章哲知道了自己上古八族的身份,會因為忌憚而放她一馬,沒想到章哲竟然如此膽大妄為。

「你說他們嗎?」只見章哲用手指了指不遠處那滿心期盼的同族妖獸,掌心陡然爆發出一股驚天能量,將他們盡數籠罩,虛空一握,那些妖獸眨眼間便是爆碎成一堆碎肉。

「這下沒有人知道了。」章哲輕輕的拍了拍手掌,好像在做著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你……」沐鳶羲根本就沒想到章哲竟然如此狠辣,對於同族也能夠痛下殺手,一時竟然無言以對起來。

「大哥,我們和這頭八爪魚又有什麼好說的,直接拼了,據算是死,也要從她身上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