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蒼龍至尊 >第一百五十三章 腐屍蟲

第一百五十三章 腐屍蟲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奇幻

?

因為蛖殤體內那種特有的天地規則,除非你已經領悟空間法則,不然就算是武宗大能也是無法騰空而行,只能被一步步的蠶食到死。

「噗通,噗通,噗通...」

接二連三的落水聲響起,張宇知道,必是那些腐屍蟲有所察覺,心情也是緊張萬分。

「張宇,你千萬不要出手攻擊那些腐蝕蟲,它們的眼睛早已褪化,根本就看不到你,此時完全就是憑藉你身上的生氣做出的本能反應,但是又不確定你到底有沒有危險性,想要試探你一番。」

「許多人就是因為受不了它們的挑釁,結果因為懼怕出手攻擊,引來他們的瘋狂報復,身殞與此的。如果不是到了萬不得已,你千萬不要做出任何攻擊行為!」沐鳶羲急促的聲音響起,警告張宇道。

張宇屏息,點了點頭,示意自己已經明了,將自己身上的氣息無限收斂,幾乎趨近於無。

可能是因為張宇的氣息驟降,那些沒了目標的腐屍蟲立刻變得有些躁動起來,時不時的躍出胃液湖泊,扭動幾下那口器密布的醜陋身軀,可是空氣之中張宇殘留的氣息越來越淡,使得它們的反應更加劇烈起來。

「快了,馬上就快要到達湖泊對岸了,到時候就不用擔心這些傢伙的圍追堵截了。」張宇看著那已經遙遙相望的對岸,心中極為期待道,現在可以說是張宇從被蛖殤吞入體內為止,最希望那引力大增的時候。

在這湖泊當中,一旦被腐屍蟲發現的話,張宇就會變得極為被動,倒時候可真的是上天無路入地無門了,面對那腐屍蟲鋪天蓋地的圍攻,最後只有隕落一途。

只有到了岸邊,有了落腳的地方,沒有了那滿含各種毒液的胃液威脅,張宇才有一搏之力,才有一線機會逃出生天!

兩千米,一千米,五百米,一百米......

看著近在咫尺的岸邊,張宇的心跳驟然加速,撲通撲通的亂跳起來,但是他知道此時也是最為關鍵的時候,不能自亂陣腳,強行按耐住心中的急切之意。

「加油!加油!」

此時造化玉碟之內的沐鳶羲心底也是為張宇默默地祈禱著,希望接下來能夠依舊平安無事。

但是老天往往最是喜歡與人作對,眼見只差那幾十米的距離,張宇就要跨越這胃液湖泊之時,一條撲騰亂跳的腐蝕蟲無巧不巧的正好躍到張宇的身前,砰地一聲,撞在了張宇的身上。

「吱!」

那觸碰到張宇的腐蝕蟲猛的發出一聲怪叫,身上成百上千的口器全部張開,瞬間便是刺向了張宇的皮膚。此時張宇那堪比三級巔峰妖獸的防禦竟然如紙一般,被那腐蝕蟲的口器一刺便破,鮮血靈力,順著那細針狀的口器飛快的流逝起來。

「不好!」

感受著體內能量的飛速流逝,張宇也是顧不上隱藏,手中光芒一閃,驚雷劍便是握在掌心,噗嗤一下便是將那條腐蝕蟲斬為兩段!

饒是如此,剩下的半截腐蝕蟲竟然若無其事一般,仍舊在拚命的吸收著張宇體內的能量!

張宇無法,靈力匯聚向掌心,用盡全力,猛地拉住它的身子,使勁的將它遠遠地甩出,連帶著自己的皮肉都是撕裂下一大片。

咕咕的鮮血不住的從傷口流出,以張宇那強悍的恢復力,一時竟然根本無法癒合,而且,那被腐蝕蟲口器刺傷的部位迅速**,濃郁的血腥味迅速的擴散開來!

「張宇,快跑!」

那身處造化玉碟之中的沐鳶羲也是親眼目睹了張宇的處境,焦急的呼喊起來。

張宇一個轉身,便是看見身後那本已經沉寂下來的腐蝕蟲竟然鋪天蓋地的向著自己撲來,滿身的口器不斷地蠕動著,彷彿要將自己生吞活剝!

「媽的,就差那麼一步,功虧一簣!」張宇心中也是懊惱無比,但是此時已經顧不上那麼多,體內靈力勃然而發,迅速催動著造化玉碟向前划動起來。

時間,在此刻過的是那麼慢,那麼慢,要是在平時,數十米的距離張宇呼吸之間便是可以度過,可是現在張宇卻發現那數十米之後的對岸是那麼的遙不可及,鋪天蓋地的腐蝕蟲大軍馬上就要殺到張宇的身邊!

「張宇,用火焰灼燒你的傷口,快!」

張宇聞言,也顧不上問及原因,化火決下意識的便是施展出來,滾滾熱浪迅速瀰漫,將自己被撕裂開的傷口覆蓋。

「滋啦,滋啦!」

聞著那一股股焦糊的味道,張宇眉頭緊皺,強忍著皮膚上傳來的刺痛之感。

幾個呼吸的功夫後,一縷縷黑煙便是從被灼燒的傷口處飄逸散出,血腥味的散發,這才減弱下來。

「快點!再快點!」

此時,張宇距離那岸邊僅剩十數米的距離,但是因為胃液湖泊之上那種特殊引力的存在,他根本就不能像在外界那樣,一躍而過,只能心底不住的狂吼著。

「嘭!」

重重的踩在地面之上,張宇終於有了腳踏實地的感覺,幾乎在同一時間,兩條距離張宇最近的腐屍蟲已經撲到了他的身上,口器瞬間刺入,瘋狂的吮吸起他體內的血液!

扭頭看來一眼身後黑壓壓的腐屍蟲大軍,張宇也是亡魂皆冒,將造化玉碟收入囊中之後,根本顧不上清除背部的腐屍蟲,化為一道閃電,迅速的逃逸而去。

......

「該死的傢伙,吸夠了吧!」

看著已經望不到影子的腐屍蟲,張宇終於止住了腳步,狠狠的將緊緊扒在自己後背的腐蝕蟲撕裂下來,亂刀剁成了一堆碎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