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蒼龍至尊 >第一百八十六章 滅神雷

第一百八十六章 滅神雷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奇幻

?

聽到雲泰和這樣說,封文斌也是有些尷尬的撓了撓頭,他也是發現自己因為過度緊張,已經成為了驚弓之鳥,稍微有點動靜,就理所當然的認為是有人埋伏。

「那好吧,便聽你所言,這片森林籠罩的範圍極大,如果我們繞路的話,最起碼要多耗費三天的時間,那個時候,可能父親都要返回宗門了。」封文斌說著,一腳踏出,向著密林深處繼續行去。

半個時辰之後,疾走的兩人發現四周依舊是寂靜一片,只不過這種靜謐之中有種說不出的詭異。

就在兩人以為能夠那然無恙的走出密林,神色有些鬆懈之時,一道數丈大小的驚天劍芒猛地對著封文斌當頭劈下。

「不好,有埋伏!」封文斌怒喝一聲,便是就地一個驢打滾,這才堪堪的躲過了這致命的一擊,不過也是被那逸散的能量轟擊的狼狽不堪。

不需提醒,雲泰和也是握緊了自己手中的鬼頭刀,一個箭步衝到了封萬里的身旁,與他背靠背,警惕的向著四周掃視而去。

「不知是何方朋友,在下只是一落魄的世家弟子,身上也沒有什麼值錢的東西,還望朋友能夠高抬貴手放我一馬,來日必將重謝!」封文斌強惹著心頭的怒火,躬身恭聲道。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對於這未知的敵人,現在的他還唯一希望的是能夠盡量化干戈為玉帛,只要能夠成功完成這次父親交代給他的任務,那麼來日,他必定帶領宗門大軍前來重謝,以報今日一劍之辱。

身為傀陰宗的少宗主,他可謂是含著金鑰匙長大,從小到大都是沒有人膽敢這樣對他,以他的秉性,何曾像今天這樣低聲下氣過!

「哈哈,明明是傀陰宗鼎鼎大名的少宗主封文斌,怎麼變成什麼狗屁落魄世家弟子了,真是笑死我了。」就在這時,遠方的密林之中突然傳來一聲熟悉的嘲諷之音,略一思索,封萬里便是明白了到底偷襲自己的是何人,咬牙切齒的說道:「付文清,竟然是你!

沒錯,就是我,封兄,別來無恙啊,當日從拍賣行一別,也不過僅僅三五日的光景,難道封宗主將你趕出宗門了,要不然怎麼打扮的如此落魄。不過,不要擔心,老弟我可是很念舊情的,正好身邊缺個侍衛,你便是來我城主府做個侍衛,我保證你這輩子吃喝不愁。」付文清緩緩地從密林之中走了出來,一臉笑意的說道。

「付老弟說笑了,我還有要事先走一步,咱們改日再敘。」說著,封文斌向著雲泰和使了一個顏色,便是想要向著原路返回。

「嘭!」

然而,不等封文斌逃離此地,一道身影便是出現在了他倆的面前,將回返之路堵了個嚴嚴實實。

「封兄,你著什麼急,難道就這麼不待見我么?雖然,咱們父輩在那裡打生打死的,可是,和我們又有什麼關係呢?咱們倆完全可以在此把酒言歡啊。」付文清上前一步,攔住封文斌道。

看著付文清那虛偽的面孔,封文斌沒來由的一陣煩躁,他們兩人對於對方不說知根知底,但是秉性如何也是一清二楚,隨即不耐煩的說道:「付文清你趕緊給我讓開,不讓的話別怪我不客氣了。」

「呦呵,我好怕啊,傀陰宗少宗主就是厲害,這威脅起人來都是這麼霸氣側漏,你們怕不怕?」付文清一扭頭,對著身邊的的城主府高手問道。

「怕!」

其餘人異口同聲的回答道,但是那臉上毫不掩飾的笑意,已經將他們心底的嘲諷表露無疑。

此時,封文斌一方明面上只有他們兩人,但是付文清一側,則是多達六人,是他們的三倍,而且盡皆武尊境界的精英高手,實力確實懸殊,所以封文斌此時的威脅之言看起來是那麼的無力。

「封兄,按理說你應該和你父親一起返回宗門,可是你們兩人怎麼成了逃兵,這其中莫非有著什麼隱情不成?不會是那最為珍貴的界心在你身上藏著的吧?」

「我不知道你是什麼意思,廢話少說,你如果再不讓開,那便戰吧!」封文斌聞言,臉色微變,態度強硬的說道。

「看來還真是被我猜中了,哈哈,還是父親英明,就怕你們來個明修棧道暗度陳倉,特意讓我緊盯著你,以防萬一,不成想還真派上用場了,識時務的話,你就乖乖的將那界心給我交出來,我不動你分毫,不然的話,我只有強奪了,到那時,刀劍無眼,封兄有個三長兩短可是不要怨恨我才是。」付文清凶相畢露道。

「少宗主,等會你先走,我就算豁出這條老命也要為你爭取到逃跑的時間,不過,老朽在宗門的一家老小,還請少宗主多多照顧了。」那雲泰和知道今天不能善了了,決然的說道。

「雲長老放心,如果您老不幸故去,那麼這長老之位待得麟兒長大成人,必將他來接任,我保證,只要我封文斌還在的一天,就絕對不會讓他們受到一點委屈。」封萬里連忙承諾道。

「那好,老朽先去了。」

見到封文斌已經答應了自己的要求,那雲泰和怒吼一聲,巔峰武尊境界的恐怖氣勢全面爆發,手中鬼頭大刀劈出彌天刀罡,對著付文清暴沖而去。

雖然不知道封文斌的可信度有幾成,但是此時除了身先士卒,他別無他法,對於宗門的禁令他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如果自己今天不戰而逃,那麼不僅他要死,他們全家都要陪葬。

「給我殺!能留活的最好,留不下活得,死的也可以。」付文清冷冷的說道,一揮手,那早已備戰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