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蒼龍至尊 >第一百八十七章 雷獄

第一百八十七章 雷獄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奇幻

?

「轟隆!」

恐怖到極致的能量爆發開來,將方圓數里之內一切樹木盡皆摧毀,上一秒還遮天蔽日的林海,一眨眼的功夫便是化為了烏有.

即使隔著還有一段距離,那城主府諸強與封文斌等人皆是被狂暴的能量勁氣掀飛出去,摔了個七零八落。

「噗嗤!」

就在這時,一道渾身布滿血跡,衣衫襤褸不堪的身影冒了出來,剛一出現便是一口鮮血飈射而出。

「該死的,你個王八蛋,竟然敢算計我,我一定要讓你死!」付文清使勁擰了一把嘴角的血跡之後,滿臉怨毒的看著封文斌道。

雖然此時他看起來狼狽不堪,但是好在他逃得快了那麼一秒,只是受到了一些輕微的傷勢,現在最起碼還能發揮出八成的戰力。

他不敢想像,如果不是自己拼著損耗精血,施展血遁,身處爆炸中心的他,絕對是個粉身碎骨的下場。

那滅神雷可是在整個大陸都有著赫赫威名,猝不及防之下,就算是初級武宗強者也要被重創甚至殞落,更何況自己真實修為才不過武尊而已。

「少爺,少爺,老三他快不行了!」還沒等他慶幸自己死裡逃生,一道驚恐不安的聲音便是將他的目光拉了過去。

「怎麼回事?」看著眼前只剩下半邊身子,出氣多,進氣少的老三,付文清忍不住責問道。

「少爺,你剛才慌亂之中,將那滅神雷拋出,正好扔在了老三的身旁,結果,結果就......說到這裡,老五便是止住了言語。

但是付文清自然知道,因為自己的明哲保身之舉,結果害的老三重創隕落。

「老三,你放心的去吧,這個仇,我會給你報的!」雖然知道自己也有過錯,但是付文清還是將一切罪責全部歸咎到了封文斌的身上,咬牙切齒道。

畢竟,如果不是封文斌那顆滅神雷,根本就不會有接下來的一些列事情的發生,所以,罪魁禍首自然是封文斌無疑。

「少,少爺,我......老三一身修為已經達到武尊巔峰,但是受到這麼重的傷勢,也僅僅堅持了片刻,便是斷了氣。

「封文斌,果然好手段,我今天必殺你,為了枉死的屬下報仇!」付文清腳掌猛的一跺,電光瀰漫全身,手中風雷錘攜帶著重若萬鈞之勢,向著封文斌狠狠砸去。

見到付文清僥倖逃過一劫,封文斌的臉色也是一沉,但是想到珍貴無比的滅神雷還是成功換了一名巔峰武尊之後,心情也是稍好了一些。

「嘭!」

看著那一臉森然殺意的付文清,封文斌也是不敢有絲毫大意,一甩手,一具專攻防禦的鐵甲傀儡便是脫手而出,擋在了自己的身前,然而在付文清的含恨一擊,這具防禦力堪比五級初期妖獸,以精鐵鑄造而成的珍貴傀儡,便是陷入了報廢狀態。

而借著傀儡為自己爭取的空檔,封萬里也是瞬間抽身而退,再次從儲物戒之中取出三具鐵甲傀儡,如眾星拱月般,將自己團團守護在內。

「付文清,想殺我,下輩子吧!」封萬里嘲諷一聲,轉身便是想要逃離開去。

「雷霆之獄!」

付文清再次怒喝一聲,頃刻間銀光大盛,那虛空之中存在的雷電都是陷入狂暴之中,嘩啦一下,如雨點般的電蛇宣洩而出,將整片大地都是籠罩其中,一時間天翻地覆,讓人有一種置身雷霆地獄的感覺。

在那充滿毀滅性能量的雷霆之下,四周的一切都是化為烏有,就連泥土都是被被雷霆之力轟的焦黑一片,碎裂出無數道巴掌寬的裂縫。

在這般毀滅性的能量的打擊之下,除了付文清本人,所有的人都是抱都鼠竄,那被封文斌剛剛召喚出來的鐵甲傀儡則是僅僅堅持了片刻功夫,就被轟擊成了一堆廢鐵,散落一地。

「混蛋!」

這種時候,以封文斌的定力,也是忍不住感到呼吸困難,聲音之中,充斥著震撼與難以置信。

身披銀色雷霆戰甲的付文清,單手執錘,巍然屹立,身軀之上不停地閃爍幻滅,一股毀滅的力量悄然擴散,令的那虛空都是呈現出一種極端扭曲之感。

「封文斌,我要你死!

一道不帶任何感**彩的聲音傳出,那猶如雷神降臨般的付文清將手中的風雷錘高高舉起,然後猛地揮出,肆虐的雷霆之力在其控制之下竟然凝聚成一頭丈許銀色雷龍,肅嘯一聲盤踞在了付文清的頭頂之上。

感受著那銀色雷龍之中所蘊含的恐怖能量,封文斌本能的呼喚了雲泰和一聲,然而卻是沒有得到絲毫的響應,驀然間的一瞥,他發現,此時雲泰和也是泥菩薩過河自身難保,在數名武尊強者的圍攻下已經岌岌可危,如果不是靠著層出不窮的傀儡的保護,他可能已經命喪於此!

這個時候,他才發現,自己唯一能夠依靠的只有自己,如果自己擋不住這恐怖的攻擊,那麼也唯有死路一條。

「影傀,滅殺!」

一聲大喝之後,那焦黑的泥土突然間翻騰了一下,不知何時,封文斌手中的影傀儡已經神不知鬼不覺的潛藏到了付文清的腳下,一個閃身,便是躍到了付文清的身後,手中淬鍊著烈性毒藥的匕首對著他的心頭便是狠狠的刺去。

眼看著還有僅剩一指的距離,那匕首便是要刺進付文清的心窩,可是他仍舊好像一無所覺一般,封文斌看著自己的計謀就要得逞,心底也是湧現出一抹喜悅之色,然而,還不等他笑出聲來,臉上的表情便是僵硬在了那裡。

只見那籠罩大地的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