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蒼龍至尊 >第一百九十五章 免費苦力

第一百九十五章 免費苦力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奇幻

?

「呵呵,付少爺,話可不要說滿,如果今天你殺不了我是不是就要羞愧的自殺啊?」張宇看著滿臉猙獰之色的付文清,不屑的說道.

「我承認,以前是我看走眼了。對於你這種擁有妖孽之姿的天才來說。我本應該極力拉攏,可是沒想到結果卻是今天這樣兵戎相見。不過既然已經得罪死了,那麼我們兩人必須分出個高下,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付文清寒聲道,體內靈力已經凝聚到極點,只待找准張宇的破綻,便會施展出雷霆一擊。

「你錯了,最後只有你會死,而我還會活得好好的。」張宇輕笑一聲,如同在和多年不見的老朋友交流一樣,完全看不出來緊張之感。

如果是以前的話,失去了玄器驚雷劍的輔助,張宇可謂自斷一臂,但是現在,地級上品武技碎星拳已經小成,張宇的攻擊力不減反增!

「雷耀九州!」

只見付文清怒喝一聲,漫天雷光電蛇飛舞,眨眼間便是將整片夜空都給照亮,呼嘯著便是扭動著身子,向張宇籠罩而去。

張宇自然也不是好欺負的,在對峙之時,便是緩緩運轉起拳勢,體內靈力也在瞬間洶湧而出,轟向那漫天銀蛇。

「嘭,嘭,嘭!」

一瞬間,張宇便是連續揮出數記重拳,每一拳都幾乎傾盡全力,勢若重錘,與那電蛇相撞之時,擦出極為耀眼的火花。

雖然張宇的拳風已經快若閃電,但是面對著漫天銀蛇來說,依舊有些捉襟見肘,已經連續被數條銀色電蛇轟中身體,周身都傳來陣陣麻痹之感。

肌肉的麻痹使得他的手腳越加不協調,動作越加遲緩,而付文清卻能源源不斷的吸收虛空之中殘留的雷電之力,此消彼長之下,張宇越加難以遏制電蛇的襲擊。

「小宇,你還在等什麼?」見到張宇遲遲不施展威力強悍的碎星拳,墨塵有些疑惑的問道。

「師傅,我剛才驚奇的發現,在那些雷電攻擊之後,雖然我的肌肉骨骼會遭受損傷,但是也有一部分雷電之力會被我的身體吸收,達到淬體的效果,我感覺只要付文清不再增大雷電的威力,那麼我的身體強度就能緩緩的增長。」

「既然有人免費為我淬鍊身軀,那麼我又何樂而不為呢?」張宇有些欣喜的回答道。

「那你一定要注意,一旦達到自己承受的極限便立刻放棄,否則過猶不及,雷霆之力可謂是最具毀滅性的力量之一,一旦對你的身體造成傷害,那麼便極難恢復。」墨塵聲音凝重的提醒道。

「還有,一旦被付文清察覺你的意圖,便要立刻收手,不然的話,瘋狂的他還不知道要使出何種手段對付你。」

畢竟,張宇此舉可謂是在刀尖上跳舞,一不小心,極有可能弄巧成拙傷了自己,由不得墨塵不仔細叮嚀幾句。

「放心吧師傅,我還是有分寸的。」張宇輕笑一聲,便是收回心神,專心的對戰起付文清來。

此刻的張宇再次裝出一副手忙腳亂的樣子,面對那無盡的銀色雷蛇,倉皇逃竄著,因為雷霆之中攜帶的毀滅之力,張宇的衣衫都已經被轟的破破爛爛,一條條的耷拉著,像一對爛布條拼湊而成的一樣。

看著那狼狽不堪的張宇,付文清心中也是湧現出無盡的快意,只不過他沒有察覺到的是,一道道閃電,被張宇轟散之後,分化成無數細小的銀線,緩緩的鑽入了張宇的體內。

雖然此刻的張宇身上已經被銀色電蛇炸裂出無數道的傷口,但這些只不過是皮外傷,能夠對他造成重創的僅僅只有有限的幾條體型稍大的電蛇,其餘的雷霆能量幾乎都被他用來淬鍊骨骼經脈。

對於體修而言,一般淬鍊分為表皮,骨骼,經脈,內臟。而表面的皮膚極易淬鍊完成,骨骼,經脈之類的相對來說就難了無數,內臟更是需要一些獨特的天材地寶才能完成淬鍊,所以,就算是一些體修一般而言也不會太過注重內腑的淬鍊,因為代價實在太大,有些得不償失。

一般而言,能練到銅皮鐵骨基本上便是能夠傲視同階了,而今天,在付文清漫天雷蛇的攻擊下,張宇偶然發現這雷霆之力也能用於淬鍊己身,怎能不讓他欣喜若狂。

只要把握好其中的度,那麼張宇便是可以省去無數淬體之功!

可是,雷霆之力本就是毀滅,審判的象徵,一個不好,就有可能功虧一簣,對身體造成無法挽回的傷害,所以即使有人知道雷霆之力能夠淬鍊身體,又有幾個人敢像張宇這樣瘋狂嘗試?

「張宇,如果你現在跪地求饒,並且答應讓我種下奴印,從此歸附我們付家,那麼我便是可以放你一馬,好好考慮一下,倒地是尊嚴重要,還是命重要!」看著只有招架之功,已無還手之力的張宇,付文清再次開口誘惑道。

平心而論,張宇這種天資絕對要讓付文清仰望,所以付文清的心中也是有著這麼一絲渴望,如果能夠將張宇收歸麾下,那麼在城主府的全力培養之下,來日張宇成長起來之後,畢將成為城主府的王牌力量,到時候莫說小小的未央城,就算中州,也有那麼一絲小小的可能有他們付家的一席之地!

可是現在的事實是,一切都是張宇有意而為,如果不是為了淬鍊身體,張宇早就施展出最強攻擊了,現在只是想讓付文清物盡其用罷了。

「付文清,就憑你這個廢物也想收服我?別白日做夢了!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一副什麼德行,你說出這句話就不嫌臊得慌嘛?有種你就毀了我,要不然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