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蒼龍至尊 >第二百零五章 自相殘殺

第二百零五章 自相殘殺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奇幻

?

「真沒想到這地下竟然還有這麼龐大的一處溶洞,怪不得在上面的時候什麼都沒有發現.」看著那如同龐大宮殿一樣的地下溶洞,沈三興奮的說道。

此時,出現在三人眼前的是一片布滿鍾ru石的地下世界,只不過與那常見的白色鍾ru石不同的是,這片區域的鐘ru石都是五顏六色的,在張宇手裡火光的照耀下,顯得瑰麗異常。

在這處溶洞里,隨處可見如同竹筍一般,倒掛在穹頂之上的鐘ru石,有些鍾ru石上還會偶爾有著彩色液體滴落,在地上濺起一朵朵美麗的水花。

正在張宇滿懷好奇的打量這片鍾ru石溶洞的時候,墨塵的聲音緩緩的在張宇的腦海中響起。

「這處溶洞,形成最起碼也有近萬年。只有存在如此久遠的溶洞之中,經過日積月累,集天地之精華,才能凝聚成那極為珍貴的地心石ru。你別看這些鍾ru石僅僅一二米長,甚至才剛剛幾尺,但是卻需要經歷極為漫長的時間,它們身上附著的那些五彩的顏色應該是這片土地之中恰好存在不同的礦石,溶解之後之後形成的。」

「你等會就找那長得最為龐大的鐘ru石,只有它們,才有可能在特殊的地質條件下形成一些蘊含天地靈氣的地心石ru。一般情況下,在地心石ru凝聚之處,靈力也會越加濃厚。現在你向東邊行進,我感覺那裡靈氣有著異常。」

在墨塵的指點之下,張宇也是沒有招呼沈三,獨自一人來到了那處鍾ru石生長越加密集之地。

剛剛停下腳步,張宇便是當發現,一隻體長將近兩米的龐大鐘ru石倒垂而下,而它的旁邊,生長著許多尺許的小號鍾ru石,如眾星拱月一般,環衛在側,彰顯著那巨大鐘ru石的的王者之氣。

而在這巨大鐘ru石的底部,因為長年累月的液體的滴落,堅硬的黑金岩地面都是被侵蝕出一個大約一尺左右的圓形凹槽,而在那凹槽之中,一捧ru白色的液體,隨著其頂部巨大鐘ru石之上輕輕滴落下的白色水滴不時的盪起一圈圈的漣漪。

「師傅這就是那地心石ru了么?」張宇壓抑著自己內心的激動,向著墨塵問道。

「嗯,可以這麼說。」

因為興奮,張宇也是直接忽略了墨塵這有些模糊的回答,忍不住出手,以指尖輕輕沾染了一絲那ru白色液體,放在了自己的嘴裡。

頃刻間,一股濃郁道極致的精純能量便是在張宇的體內化開,向著他的四肢百骸瘋狂而去,僅僅一絲的能量,張宇感覺其中幾乎蘊含著近千塊中品靈石的天地靈氣!

「好濃郁的天地靈氣!」

張宇砸吧砸吧嘴,輕聲讚歎道,隨即便是取出早已準備好的玉瓶,準備將這地心石ru收集起來,就在這時,一道稍顯陰冷的聲音從張宇的背後響起,將他的動作強行打斷。

「張公子,找到寶貝大家應該共享才是,你這樣獨吞,是不是有點說不過去啊?」沈三陰笑了兩聲,和白玉迅速飛掠到了張宇的身邊。

「沈老哥,咱們在下來之前就已經說好了,誰得到寶貝是誰的,你這樣做,就算你違背約定了。」張宇看著不懷好意的沈三,寒聲說道。

「白玉,我這樣說過嗎?我怎麼不記得?」沈三向著一旁的白玉裝傻充愣道,完全就是一副翻臉不認人的樣子。

「你能不要臉,但是我張宇不行,要不這樣我分你們一成,拿了它,趕緊走!」

「嘿嘿,你可能沒明白我的意思,我是說這寶貝靈液歸我,你轉身走人就是。拿一些身外之物換你一條命,我感覺挺值的。我早就知道賣給你的那東西暗藏玄機,但是就是不知道到底怎麼將它破解,所以就一直在黑虎城之中擺攤販賣,就是為了等你這種識貨之人,皇天不負了有心人,這都大半年了,終於把你小子給等來了。」沈三笑了笑,有恃無恐的說道。

「沈三,做人不能背信棄義,要不然會遭到報應的!你今天搶了我的寶物,就不怕來日我找人報復與你?張宇見到沈三如此貪得無厭,臉上也是滿是怒火。

「嘿嘿,你小子真是不掉棺材不落淚,還敢出言威脅我,可能你還不知道我的真正實力。我知道,你小子背後可能有恐怖的勢力支持,但是,今天我就在這斬殺了你,神不知鬼不覺,誰會想到兇手就是我呢?哈哈...」沈三張狂的笑著,中級武尊的氣勢完全爆發,向著張宇緩緩逼來。

「你,你怎麼可能這麼強!不要殺我,寶物我不要了,全歸你,只要你答應放我一條生路!」看著獰笑著向自己逼來的沈三,張宇滿臉的驚恐之色,苦苦哀求道。

「晚了,剛才都說了讓你趕緊滾的,你小子自己不知道珍惜生命,那就不要怪我了。」

「我跟你拼了!」求生無望之下,張宇做著最後的掙扎,中級大武師的實力完全爆發,竟然主動向著沈三沖了上去。

「嘿嘿,螳臂當車,不自量力!」對於僅僅中級武師境界的張宇,沈三完全就不放在眼裡,猛的一拳揮出,重重的砸向了張宇的胸膛。

「嘭!」

承受住中級武尊的一拳,張宇臉色瞬間變得慘白,身體如同沙包一樣被轟飛了出去,重重的砸在了不遠處的牆壁之上。

「沈,沈三,你,你不得,不得好死!」張宇艱難的從地上掙扎著爬了起來,滿嘴溢血,咒罵了一句之後,撲通一聲栽倒在地上,再也沒有一絲氣息。

「咦,這麼不禁打?看來果真是大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