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蒼龍至尊 >第二百零六章 萬年地心乳

第二百零六章 萬年地心乳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奇幻

?

心臟被洞穿,又身中劇毒之下,沈三堅持不到五分鐘的時間便是氣絕而亡,而此時,白玉的臉上卻是看不到任何勝利者應有的喜悅之情。

這倒不是因為她幡然悔悟,後悔剛才自己的所做所為,而是因為她發現,沈三所說的好像確有其事,自己已經能夠感覺到血液之中的一絲不正常。

「怎麼可能,你個老王八竟然敢害我!」也許是出於恐懼,也許是處於對於沈三的憤怒,白玉怒喝著,衝到了尚有餘溫的沈三的屍體旁邊,舉起手中的匕首,瘋狂的刺了出去。

一番發泄之後,此時的沈三已經體無完膚,被白玉的匕首刺了個千瘡百孔!那發泄一番之後的白玉也終於回過神來,連忙向著沈三的身上摸索,想要找到解藥,可是卻一無所獲。

將沈三的儲物戒也翻了個底朝天之後,她還是沒有任何發現,一下子思緒變得一片空白!

「怎麼會這樣?解藥呢,解藥在哪裡?」白玉如同瘋了一樣在沈三的一堆遺物之中來回翻找著,她能夠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越來越熱,也是越來越無力,靈力正在急速的流逝著。

以前每到這個時候,她都以為是因為自己欲求不滿,然後便是會攀上沈三,來一次翻雲覆雨。對於自己是怎樣的一個女人,她比誰都了解,自己因為年輕的時候被男人傷害過,變得自暴自棄,不再愛惜自己的身體,不知道和多少男人恩愛過。

也是憑著無數男人的供給,她才有了今天巔峰武尊的實力,而且,每當將一個男人榨乾之後,她就會將其暗中殺害,然後再物色另外一隻獵物。男人對於她來說既是玩物,又是不可缺少的食物,可以滿足她的飢渴。可是沒想到,終日打雁,終被雁啄,竟然被沈三這個老傢伙暗中下了葯!

如果她沒有因為貪婪擊殺沈三的話,就像沈三所說,兩人肯定已經苟合在一起,她身上的毒藥也已經解了,但是,世上現在結果已經鑄成,沒有那麼多的如何,任何她如何不甘,都要接受一個現實,那就是自己也已經處於彌留之際。

「難道這就是老天對我的報復嗎?」這一刻白玉的眼中也是閃過一抹淚光,悄無聲息的的滴落在地。

可恨之人,必有可憐之處,其實,白玉曾經也是一個被這個世界毒害過的少女,只不過造化弄人,她到頭來卻是落得個這番模樣。

「老天,我白玉錯了,你將一切的罪責都是懲罰到我的身上吧,只希望,從今以後,能少點像我這樣不幸的女子。」白玉呢喃一聲,似乎已經認命,緩緩的閉上了雙眼。

「哎,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那趴在地上裝死了半天的張宇終於重新站了起來,看著那臉上還殘留著淚痕的白玉,輕嘆道。

這一切,都是張宇自編自導的騙局,他原本見到沈三與白玉兩人貌合神離,便是計上心來,故意引誘沈三攻擊自己,然後自己撞死,等到兩人之間來個兩敗俱傷,或者同歸於盡再來收拾殘局,沒想到事情竟然出奇的順利,現在,自己可以說不費任何力氣,就一下子解決兩名武尊高手。

聽到有人的聲音傳來,白玉原本以為是守候在地面的宋濤,沒想到睜眼一看,竟然是早已『死』去多時的張宇,頓時驚駭欲絕道:「你,你到底是人是鬼?「「白姑娘,沒看到我活蹦亂跳的,怎麼可能是鬼,不信,你摸摸看,我這身體可還有體溫呢。」張宇眼皮一番,連忙說道。

「你不是被沈三那個老傢伙擊殺了嘛?怎麼還能活著,不應該啊。」白玉仍舊是有些不敢相信,可是張宇確實活生生的出現在了自己的眼前。

「難道是我臨死前出現的幻覺嘛?呵呵,應該是了。」最後,白玉終於想到了看起來最能解決眼前景象的原因,自嘲一聲道。

「師傅,能不能就她一命?一名巔峰武尊,也是不可多得的一大臂助啊。」張宇看著那已經認命,慢慢等待死亡到來的白玉道。

反正張宇已經學會了噬魂印,到時候只要在白玉的靈魂之上種下這種印記,就能掌控他的生死,管她以前是不是罪大惡極,只要以後聽命於自己,那麼她的以往和自己是一點關係也沒有。

「看她的樣子,應該中的是一種叫做極樂合歡散的毒藥,如果不是丹道大師,基本上很少人能認出這種毒藥。雖然毒性不算猛烈,但是畢竟已經中毒日深,想要救她還是有點難度。你首先需要消耗一滴地心石乳穩住她的毒性蔓延,然後再找到烈陽草,蝕骨花,淬陽石,清東葉,煉製出解藥就能救她一命了。」墨塵思索了片刻道。

「白玉,你想不想活命?」張宇走到白玉的身前,臉色淡然的說道。

「活下去?我還能活下去?」白玉有些麻木的回道。

「當然,只要你願意,我就能救你一命,但有一個前提是從此以後你的生死都在我的掌控之中。」張宇直接開門見山的說道,不願意再多費時間。

「呵呵,成為你的魂奴,然後再繼續這樣為非作歹的活下去?我已經受夠這樣的日子了,我寧肯死去!」

「不是你想的那樣,我張宇保證,絕對不讓你做傷天害理之事,你看如何?」

「真的?」

「真的!」

聽到張宇回答,白玉的眼中也是閃過一抹希冀之色。畢竟如果可能的話,沒有人會選擇死亡。白玉只是在臨死之時突然發覺有些悔悟,不想要再重複前半輩子的悲慘人生,既然張宇給了自己一個重新做人的機會,那麼自己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