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蒼龍至尊 >第二百一十七章 核心之地

第二百一十七章 核心之地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奇幻

?

虯龍根,本來就是吸收龍族屍氣和龍珠精華,再在一定的機緣巧合之下,才生長出來的。每一株內部幾乎可謂是蘊含著一頭龍族的血脈精華。

再加上龍髓,地心石乳,和赤心龍櫻草,煉製成的化龍丹被吞服之後,藥力完全爆發出來,就有一定的可能讓人擁有龍族的血脈,這才是化龍丹的真正精髓所在。

一枚化龍丹便是有極大的可能造就一名龍人,所以,化龍丹的價值才會如此巨大。龍族有明確規定,一旦有龍族族人在外殞落,無論如何屍體都要被收回,埋葬於龍墓之中,一旦發現有外人擊殺龍族煉製丹藥,就會遭到龍族的血腥報復。

「小宇,將化龍丹收好,咱們該準備離開了。剛才的天地異象極有可能吸引來霧魘,到時候被包圍,我也幫不了你多少,我的消耗太大了。」墨塵連忙提醒張宇道。

「轟隆!」

然而,還不等張宇準備好出去,一道震耳欲聾的聲音便是傳來,整座山洞都是劇烈的晃動起來,一塊塊碎石不斷的從山壁之上掉落下來,然後就見到通道裂開一條條裂紋出來。

「是林焱!一定是他和霧魘交上手了,要不然不可能引發這麼大的動蕩。」張宇見狀,也是臉色一變,連忙從儲物戒之中取出一枚雕琢精美的玉盒,將丹藥裝入了玉盒之中。

等墨塵化為一道流光重新進入張宇的識海,修養下來,張宇也急速向著山洞之外掠去。

看著眼前成百上千的霧魘,就算是張宇也是感覺到陣陣心寒,這些霧魘如果聯合起來施展幻術,張宇覺得就算是自己也要一下子中招。不過因為林焱的大殺特殺已經激怒了所有的霧魘,它們凝聚出無數奇形怪狀的霧獸向著林焱衝殺而去,想要將他分而食之。

不過林焱也是越戰越勇,怡然不懼,將洞口死死的守住,沒有一頭霧獸能夠越雷池一步。剛才那道震耳欲聾的響聲就是因為一頭堪比武宗的霧獸偷襲林焱,被他發現,一拳擊飛,砸在了洞壁之上。

「嘭!」

一拳砸飛了一頭霧獸之後,張宇也是終於來到了林焱的身邊。

「林兄,你沒事吧?」看著林焱身上的道道傷痕,張宇略帶歉意的問道。

「張兄,你終於出來了。我沒事,這點小傷,不算什麼,只不過這霧獸他娘的越聚越多,咱們還是趕緊撤吧,剛才已經有兩頭武尊級別的霧獸在那堆普通霧獸之中潛伏起來,就等著給我來個致命一擊呢。而且我敢說,肯定還有別的霧獸正在往這裡趕呢,你剛才的陣仗實在是太大了,估計隔著老遠都能看得到。」林焱對著張宇道。

「你不知道,第一眼我看到的時候,把我都嚇了一跳呢。」

「謝謝林兄你幫我擋住這些霧魘,要不然我煉製丹藥的時候被他們中途打斷,估計就該功虧一簣了。」張宇感激的說道。

「有啥話咱們等會再說,現在關鍵是想辦法從這裡逃出去。只這一會的功夫,又有幾十頭的霧魘圍過來了。」林焱沉聲道。

「唳!」

突然又是一道嘶吼聲傳來,一頭遠超在場所有其他的同類的霧魘遠遠而來,如同王者一般,享受著所有同類的跪拜,就連另外兩頭武尊級別的霧魘也是不得不低下高傲的頭顱,微微俯首,以示恭敬。

在這霧魘的身邊,三頭達到中級武宗境界的霧獸團團守衛著它的安全,那一身生人勿進的氣息,看的張宇都是一陣心驚。

「這下可真的要趕緊逃了,要不然絕對是找死的節奏!」一旁的林焱苦澀的說道。

武尊境界的霧魘,能夠凝聚出堪比初級武宗強者的霧獸,但是霧獸基本上都是由霧魘遠程操控,靈活性和協調性都是有著不少的缺陷,所以張宇兩人還能一戰,如果是面對武宗境界的人族強者的話,兩人合力之下,最多也就是將其擊敗,想要擊殺的話,幾乎沒有可能。

而現在,暫且不說一旁成百上千的低級霧獸,就單單是這三頭堪比中級武宗的高級霧獸,也萬萬不是張宇兩人的對手,除了逃,他們已經別無他法了。

「唳!」

那霧魘眼看張宇和林焱背靠背站在了一起,並且有著不戰而逃的趨勢,也是連忙怒嘯一聲,然後,便見那一頭頭的霧獸揚天嘶吼一聲,向著張宇他們撲殺而來。

「外圍已經被霧獸包圍,咱們只能向著核心之地逃離,然後再想辦法迂迴回去。我知道那核心之地也是九死一生,可是要在這往外沖的話,那可就是十死無生了。這麼多的霧獸,站著給我們殺都要殺到手軟!」林焱無奈的說道。

雖然自負但是他從來不自大,對於自己的斤兩,林焱還是有自知之明的。如果僅僅只是初級武宗境界的霧獸,他可能還會冒險拼上一把,但是現在,只那三頭中級武宗境界的就能完爆了他倆。武宗之後,每一個小等級之間的差距都是特別龐大,要不然,墨塵也不會為了這麼一點突破那麼費力!

「走!」張宇掃視了一周之後,也只能答應了下來。現在的形式,讓他們不得不低頭。

見到張宇點頭,林焱也不再費力抵擋,連忙向著霧獸比較稀少的核心之地的方向掠去,張宇則是緊隨其後,一點都沒有拉下。

看到張宇兩人要逃,那些霧魘都是發出陣陣不甘心的咆哮,拼了命的追擊上來,但是當張宇等人越過某道溝壑的時候,那些霧魘彷彿懼怕什麼一樣,都是在溝壑的另一邊呼哧呼哧的低吼著,但是就是不敢前進一步,彷彿這裡對它們來說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