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蒼龍至尊 >第二百二十六章 巨魔拳套

第二百二十六章 巨魔拳套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奇幻

?

眼看張宇就要發動靈魂之力,將那菱形晶核之上存在的前主人烙印抹除,那道靈魂烙印顯然也是覺察到了張宇的意圖,暮然間化為一道骷髏鬼影飄出,張開大口便欲將張宇的靈魂之力吞噬。

只是經歷無盡時間的損耗,這骷髏鬼影已經虛弱無比,相對於還處於巔峰狀態的狀語來說,自然是遠遠不如,此舉無異於以卵擊石,自取滅亡。

張宇眼中寒芒一閃,靈魂之力便是凝聚成一把虛幻的巨劍,凌空而起,對著那骷髏鬼影狠狠劈下,在一道慘叫聲中,那骷髏鬼影一下就被劈成了兩半,努力的蠕動著想要重新凝聚成形,但是張宇豈會給它如此機會,再次一劍斬下,又將它磨滅了不少。

如此反覆三次,骷髏鬼影最後終於能量耗盡,湮滅不見。

在那股靈魂烙印被張宇抹除之後,石人腦海之中那菱形的控制核心也是逐漸黯淡起來,原本正在極力掙脫的石人的動作緩緩停止,再次化為紋絲不動的石頭雕像。

「師傅,怎麼在這石人腦海之中不下我的靈魂烙印?」

「你就像凝聚噬魂印一樣,凝聚出蘊含自己精神印記的烙印,附著在那控制核心之上就行。不過最好在凝聚一滴你的鮮血,施展出血煉之法將那控制核心煉化,這樣就能將它掌控的更加牢靠,哪怕比你境界高上一個等級之人也別想在你面前剝離你的精神烙印!」

聽聞墨塵所言,張宇連忙照做起來,此時的控制核心就像初生的嬰兒一樣純凈,他輕而易舉的就烙印下自己的印記,然後將那控制核心從石人的頭顱之中召喚而出,咬破舌尖,一口鮮血噴洒其上,運轉靈力,施展出血煉之術,片刻的功夫就完成了煉化。

再次將控制核心放置回石人的頭顱之後,張宇心念一動,那石人的雙眼之中也是猛地恢復了往昔的神采。

在張宇能夠感應中,這石人就像另外一個自己一樣,不論任何指令他都能照做不誤。

自從上次為了逃避郝無極的追殺,將那具屍傀自爆之後,張宇已經很久沒有得到過這麼強悍的傀儡了,現在,有了這具石人,張宇突然有了一種揚眉吐氣的感覺。

武宗境界的傀儡石人,哪怕是在以傀儡之術見長的傀陰宗都是鎮宗之寶,輕易不會動用,可是現在張宇的手中已經擁有了一具,而且他彷彿已經看到另外三具石人向著自己招手,想要投懷送抱。

「嘭!」

突然,一道沉悶過的聲音響起,那獨自對戰兩具石人的林焱一個不察便是被一拳轟在了胸口位置,只見他連連後退數步,嘴角再次滲出些許殷紅的鮮血,但是雙眼之中依舊是不屈之色。

獨對一具石人的小黑情況則好上不少,雙方皆是以力量見長,防禦同樣強橫無比,幾乎打的是難解難分,不過越是爭鬥下去,小黑眼中凶焰便是越盛,手爪揮舞之間就能將那石人拍飛出去。

「去,給我攻擊那個石人!」張宇一指林焱旁邊的一具石人,向著自己剛剛掌控的石人命令道,那石人果真聽話無比,一下子就沖了上去,拼了命的攻擊起來,嚇了林焱一跳。

「林焱,沒事吧。」張宇一拳將另外一具石人擊退之後,問道。

「沒事,不過你要是再晚點出手,估計我就有大事了。對了宇哥,你竟然能夠指揮那具石人?」

「嗯,這就是我和你說的方法,小黑,你也注意一點,別給我把那傢伙搞殘了,我留著還有大用呢。」

「知道了,大哥!」小黑回應道。

有著張宇的加入,這一次兩人很快就將第二具石人控制在了地上,然後張宇如法炮製,將它烙印上了自己的印記。

有著兩具石人被張宇控制,他們已經擁有了絕對的力量,不大一會,僅剩的兩具石人也是被張宇抹除了精神烙印,癱瘓在地。

「林焱,小黑,你倆一人一具,按照我剛才的方法,在這石人的控制核心種下自己的精神烙印,它們就歸你們了。」

張宇本就是一重情重義之人,有好東西當然要大家一起共享,所以並沒有將這石人獨吞,留下兩具,林焱和小黑一人一具。

「宇哥,這東西還是留給你,在你的手裡它才能發揮出最大實力。」林焱連忙拒絕道,不過他眼底那一閃即逝的渴望卻還是被張宇敏銳的捕捉到了。

「讓你拿去,你就拿去,跟我還客氣什麼?再廢話,你就不用跟著我了,別忘了,我可是你大哥!」張宇毫不留情的說道,不過他這樣說純粹是為了打消林焱心中的顧慮。

小黑深知張宇的脾性,所以根本就沒有推辭,直接便是開始了煉化,很快就擁有了一具石人傀儡,林焱稍微猶豫了一下之後,也不再客氣,同樣將剩下的一具石人煉化。

「宇哥,我感覺哪怕就只得到這一具石人傀儡咱們就不虛此行了。不管是哪個勢力,想要培養一名武宗都不知道要花費多麼龐大的資源,可是咱們現在竟然人手一具,哈哈。」看著站在自己身後的石人,林焱興奮的說道。

「走,去看看那副石棺之中到底有什麼寶物,咱們也要抓緊時間了。」

張宇知道,這石人如果沒有被林焱觸動,絕對就和死物一樣,不可能引起造化玉碟的異動,所以,那石棺之中一定另有蹊蹺。

「怎麼還有乾屍?咦,還有一副拳套!」湊到近前的林焱看著石棺之中擺放的東西之後,詫異的說道。

按理說,這麼悠久的歲月,就算是武宗高手的屍身也要腐化,最多就剩下一副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