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蒼龍至尊 >第二百六十二章 重振雄風

第二百六十二章 重振雄風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奇幻

?

紫you閣「那裡是門主閉關之地,出什麼事情了,」

「難道有外敵攻入進來了嗎,」

這突如其來的一幕,瞬間使所有人都陷入震驚之中,一個個錯愕萬分,慌張的議論起來,

「怕什麼,那裡可是宗門禁地,就算是武宗高手也不可能悄無聲息的潛伏進去,看這個樣子,一定是門主成功突破了,」榮祿眼神之中滿是火熱之色的說道,

「門主真的突破了嗎,太好了,那以後,咱們不就可以和萬劍門平起平坐了,」有門人弟子興奮的說道,

「這算什麼,門主能夠突破到中級武宗,以後必定同樣能夠突破到巔峰武宗,萬劍門算什麼,到時候還不是看咱們的臉色行事,可以說,咱們黑虎門稱霸黑虎城,成為所有勢力的領袖,那是指日可待,」有其餘弟子野心勃勃的說道,

「沒錯,到時候咱們也可以像血岩谷和傀陰宗那樣的霸主級勢力一樣,在浴血平原橫行無忌了,」

「好了,大家都不要隨意猜測了,咱們還是趕緊去拜見門主大人,然後踏平龍宇宗,為副門主,為那些死去的門人弟子報仇,」榮祿打斷眾人之間的議論,大聲說道,

「是,」

在一片附和聲中,那些黑虎門的弟子在榮祿、邢吉的帶領下,迅速的向著陳靖南的閉關之地而去,而那些在其他地方忙活著的弟子,也是將自己手中的工作暫時放下,從四面八方圍攏過去,想要一探究竟,

「轟,」

突然,一股極為強橫的氣流爆發出來,那被層層禁法守護的密室都是瞬間崩碎出一個大洞,一道魁梧健碩的身影也順著那大洞騰空而起,如同君王一般,向著四周掃視而去,

「恭喜門主大人出關,祝門主大人千秋萬代,永垂不朽,」見到那滿含威嚴之色的身影的一霎那,榮祿連忙跪伏在地,恭聲道,

「祝門主大人千秋萬代,永垂不朽,」有了榮祿帶頭,其餘那些門人也紛紛跪地,齊聲呼喊起來,

「都起來吧,本座今日成功突破到中級武宗之境,也算是本宗的一大喜事,吩咐下去,邀請全城所有名宿前來參加本座的賀宴,」陳靖南意氣風發的說道,

如今他成功突破到中級武宗,不僅實力有了十足的進步,地位自然也是大大提高,不出意外的話,以後黑虎城絕對不再是萬劍門一枝獨秀,而是黑虎門,萬劍門並駕齊驅,

而且,以他現在的是實力,就算是血岩谷也要以禮相待,中級武宗,已經是浴血平原不可多得的巔峰強者,無論哪一個,都承受著無數人的敬仰,

「謹遵門主之令,想必到時候就算是萬劍門的劍萬歸大人也必會親自給您來道賀,」榮祿拍著馬屁道,

「對了,怎麼沒有見到良才的影子,他人呢,我都出關了他竟然都不來見我,他還有沒有將我這個大哥放在眼裡,」陳靖南稍顯不悅的說道,

「副門主他他」聽到陳靖南詢問狄良才的消息,榮祿一下子變得支支吾吾起來,

「有話就說,有屁就放,到底是怎麼回事,而且,我怎麼感覺咱們門下弟子人數怎麼比之以往少了不少,都是幹什麼去了,」身為中級武宗境界的大高手,陳靖南的觀察力自然也是敏銳至極,一下就覺察出了宗門之中那不同尋常的氣氛,

「回稟門主,副門主他並不是有意對您不敬,實在是他真的來不了了,」榮祿低著頭,惶恐的說道,

「來不了,到底發生了什麼,」陳靖南繼續追問道,

「副門主被人擊成重傷,險些殞命,咱們黑虎門更是有近二百門人弟子折損,還請門主恕罪,」

「良才重傷,二百人門人死亡,到底是誰這麼大膽,是劍萬歸嗎,如今黑虎城敢於我黑虎門作對的也就只有他了,難道他想找死嗎,」此時的陳靖南是滿腔的怒火,近乎是咆哮著喊出聲來,剛剛突破的喜悅也是蕩然無存,

「不是萬劍門,是另有其人,在門主您閉關的這段時間,咱們黑虎城新近崛起了一個新的勢力,名叫龍宇宗,那邱氏一族和天華宗都是加入了這龍宇宗,副門主就是在帶領我們前去剿滅龍宇宗的時候被他們重創的!」榮祿顫抖著說道,

「到底是怎麼發生的,你一五一十的給我道來,如果讓我知道你在騙我,下場不用我多說了吧,」陳靖南陰沉著臉,沉聲道,

隨後,榮祿便是將陳靖南閉關的這段是日子裡發生的所有事情都是給細細講述了一遍,不過對於自己提議的部分都是一筆帶過,這樣一來,幾乎所有的責任都是到了狄良才的身上,而陳靖南也是逐漸明白了事情的來龍去脈,

「一頭妖獸,就將良才達成重傷,而且連那個叫張宇的宗主的面都沒見到,你們怎麼有臉活著回來,我不是說了,在我閉關的這段時間你們都給我收斂點,等我出關之後,我親自去剿滅邱氏餘孽的嗎,」陳靖南怒聲道,

「門主息怒,這件事情都是我的錯,都怪我沒有能夠勸阻住副門主,讓宗門蒙受了這麼大的損失,我甘願以死謝罪,」

榮祿深知陳靖南的脾氣,甘心受罰的話,自己還能安然無恙,如果一味的找借口推脫責任,那就是在找死,所以連忙以退為進道,

說著,經脈之中的靈力便是運轉起來,拔出一旁同門弟子手中的長劍,便是向著自己的脖子划去,

「哐啷,」

陳靖南見狀,怒氣也是消減了幾分,一揮袖,便是將榮祿手中的長劍拍飛在地,緩緩地說道:「事已至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