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蒼龍至尊 >第二百六十五章 一切有我

第二百六十五章 一切有我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奇幻

?

「天降凶星,黑虎弒天!」

面對著那未知的黃金手爪,陳靖南也是不敢有一絲的大意,怒喝一聲,使出了自己的壓箱底絕技。

陡然間,狂風大作!在陣陣呼嘯聲中,一頭通體漆黑如墨的黑色猛虎虛影,猛地出現在了陳靖南的拳頭之上,張牙舞爪間,一股凶威瀰漫而出,比起小黑來,還猶有過之!

只不過有些詭異的是,那黑色猛虎的雙眼始終緊閉,不注意看的話,還會以為這頭猛虎根本就沒有眼眸!

僅僅其上逸散出來的氣息,就讓人有一種毛骨悚然之感,彷彿被一頭正處於飢餓狀態的遠古凶獸盯著,沒來由的就想要轉身而逃。

也正是憑藉這一招,陳靖南奠定了自己成名的基礎,建立了黑虎門,並不是像大多數人想的那樣,他是以黑虎城來標榜自己。

在那金色巨爪拍向自己的同時,陳靖南拳頭之上的黑色猛虎也是猛地向前撲出,毫不畏懼的撕咬起那金色巨爪。

一瞬間,兩者重重的撞擊在了一起,那黑色猛虎身子一顫,便是被重重的拋飛了出去,而受到黑虎的衝擊,金色巨爪的攻勢也是一滯,陳靖南抓住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一躍而出,逃出了金色巨爪的籠罩範圍。

那金色巨爪彷彿也並不受小黑的操控,依舊向著既定方向而去,陣陣轟鳴聲響起,在那金色巨爪落下的地方,五道丈許的溝壑就這樣憑空而現。

金色巨爪威力雖強,但是只有一擊之威,一掌拍下,便是化為點點金光憑空消散,彷彿沒有出現過一樣。

「哈哈,就這麼點實力么?還有什麼手段都盡情的施展出來吧。我現在對你倒是越來越期待了。」陳靖南猖狂的笑道。

在他的感應之中,小黑這一招應該極為生疏,而且還沒有將其最大的威力發揮出來,不然自己想要從巨掌之下逃脫,也要費上一番功夫,說不定還會受到不輕的傷害。

「該死!」看著那基本上安然無恙的陳靖南,小黑心中也是忍不住暗罵了一聲,受於境界限制,傳承記憶之中許多威力強大的武技他都無法發揮出其真正的威力。

如果他現在真正突破到君級妖獸的境界,那麼完全體形態的龍神之爪,絕對有可能一擊便給予陳靖南重創,但是現在的事實是小黑僅僅五級巔峰之境,想要真正突破君級,還有一道難關要度。

經過這麼長的時間,不斷煉化吸收妖晶,小黑幾乎已經達到了五級妖獸的極限,就差一個契機,便是能夠突破到君級妖獸,成為真正堪比武宗境界的老妖。

此時,在陳靖南的節節進攻之下,小黑已經處於絕對的劣質地位。而且,頻頻出手也牽動了他那尚未痊癒的傷勢,現在的他基本上只有招架之功已無還手之力。

「小東西,臣服吧。無論你再怎麼掙扎,結果都不會有任何改變。」陳靖南輕聲道,滿臉都是姦邪之意。

對於陳靖南的勸說,小黑直接置之不理,依舊在頑強的鬥爭著,任憑身上已經傷痕纍纍,鮮血橫流,但是臉色卻是沒有絲毫的變化。

妖獸的修鍊,雖然也是吐納天地靈力,吸收日月精華,但他們最主要的目的還是強化自己的肉身,攻擊起來,全都憑藉著肉身所蘊含的那股氣血之力。

一刻都沒有停歇的戰鬥,縱使小黑有著極為強大的恢復力,但是那流血的傷口尚未玉癒合便是再次崩裂開來,導致傷勢反而更加嚴重起來。

而且,因為血液的大量流失,小黑的攻擊也是逐漸變的衰弱下來,較之巔峰之時相比,現在最多還剩下六成的攻擊力。

「束手就擒吧,再這樣下去,不用我殺你,你也會因為鮮血耗盡而死,何必為了這麼一個毫無名氣的小宗門,搭上自己的一條命。」陳靖南依舊在嘗試著最後的勸說,好似真的在為小黑著想一樣。

不過,在場大多數人知道,他此時的偽善只不過都是裝出來的,那虛偽的面具之下,簡直就是浴血狂魔,手上不知道沾染了多少無辜的鮮血。

而且因為他的縱容,黑虎門的弟子也經常做那欺男霸女之事,不知道因此弄得多少人擊破人亡,可是他卻全都置若罔聞。

「死了那條心吧,在我生命的最後一刻,我也要拉上你墊背。」小黑面無表情的說道。、「氣煞我也!氣煞我也!老子好言相勸你不聽,那就給我去死吧!」聽到小黑那決然的話語,陳靖南積累已久的怒火瞬間爆發出來,將自己臉上那偽裝的面具一下子撕了下來。

他已經知道,小黑是吃了秤砣鐵了心,絕對不可能臣服自己了,自己也沒有必要再在這裡糾纏下去,速戰速決就行。

在中級武宗境界的全力攻擊之下,小黑的處境已經岌岌可危,如果不是有幾次自己反應快,可能胸膛都要被那黑虎撕裂出一個大洞。

「黑虎凶星,黑暗之芒!」

輕飄飄的一句話傳出,那本來雙目緊閉的黑虎的眼眸竟然猛地睜了開來。

這是怎樣一雙眼眸啊!它瞳孔之中滿是木然之色,沒有絲毫的情感,就像地獄之中專門負責審判鬼魂善惡的鐵命判官一樣,冰冷無情,看不出任何生靈所擁有的那種七情六慾。

「唰!」

一束同樣漆黑的光束從黑虎的雙瞳之中射了出來,閃電般的射在了小黑的身上,一瞬間,小黑感覺時間彷彿都已經停止了,除了思維,自己全身都是陷入了僵硬之中,不能動彈絲毫。

「哈哈,怎麼樣,後悔了吧,我這黑虎瞳光可是百試不爽,我曾經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