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蒼龍至尊 >第二百七十章 同生共死

第二百七十章 同生共死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奇幻

?

「啊!」

被石人傀儡圍殺的狄良才再次中招,忍不住痛呼出聲

「大哥,我不行了,你快逃吧,記得一定要給兄弟我報仇啊!」此時的狄良才已經身負重傷,而他也清楚,在不知疲倦,沒有痛楚的石人傀儡的圍攻之下,自己已經沒有任何脫身的希望。

瀕臨死亡,他也是回想起自己和陳靖南弱小之時經歷的那些點點滴滴,也是越發傷感起來。

現在自己已經沒有生還的希望,如果有可能的話,他希望以自己一死,來換取陳靖南的脫身,哪怕是為他帶來那麼一絲希望。

陳靖南在聽到狄良才那絕望的話語之後,心中也是湧現出無限的酸楚。倆人能夠從不名一文的小人物成長為今日黑虎城的巨擘級人物,所經歷的那些艱險幾乎是常人難以想像的到的。

但是在他們擁有了權勢地位之後,卻也逐漸在在權錢色之中迷失了自己,沒有了往日的操守,變成了他們以前作為痛恨的那類人。

欺男霸女,濫殺無辜,橫行霸道,這就是如今的他們!

而在這個時候,陳靖南心中也突然有一種明悟,也許今天就是自己為以前犯下的那些罪孽還債的時候了。

不過,他心中還是有著那麼一絲不甘,他自己一手創造的黑虎門就這麼毀在了張宇的手中,但是只要他不死,黑虎門便是有東山再起的機會,為了那一絲渺茫的機會,他也願意在最後拼一把。

「飲血之刃,嗜血魔光!」

只聽一聲怒吼之聲傳來,陳靖南那飲血之刃上突然傳來一聲鬼哭狼嚎般的凄鳴,隨即,一團血色霧氣便是從那其上升騰而起,化為一個血色骷髏,張開大口便是向著陳靖南吞去。

「這該死的技能,未傷人先傷己!」陳靖南彷彿知道這血色骷髏想要幹什麼,一咬牙,竟然將手中的飲血之刃向著自己的左肩狠狠斬去。

陳靖南的血肉之軀怎能抗衡那削鐵如泥的鋒利玄器,一瞬間他的左臂便是齊根而斷,在他向著那傷口處連點數下之後,這才堪堪止住了那不斷流淌的鮮血,而他的臉色也是變得煞白,毫無血色。

將那斷掉的一隻手臂撿起之後,陳靖南猛一用力,便是將其化成了一團血霧,然後盡數被飲血之刃吸收,那飲血之刃上的猩紅之芒越發妖嬈起來。

「血魔破天!」

在一聲怒吼聲中,那飲血之刃揮動的頻率越來越快,在陳靖南的指揮之下,幻化出一張鬼臉,哀嚎著,便向張宇和林焱撲去。

「宇哥小心,這鬼臉有古怪。」尚未接觸鬼臉,林焱的臉色就已經變的異常凝重起來,他已經從那上面感覺到一股極為濃烈的迷惑之意,彷彿在不斷的誘惑著自己沉淪下去。

「小心,是精神攻擊!」林焱再次提醒道。

精神攻擊無形無質,最是防不勝防,對於林焱來說,比任何物理攻擊都要可怕的多。他雖然戰力強橫,但是靈魂強度也就是半步武宗的境界,如果不小心的話,極有可能中招。

不過,這對於尋常人來說,都避之如蛇蠍的精神攻擊對於張宇來說卻並不算多麼可怕。

且不說他的識海有造化玉碟鎮壓,能夠驅逐凈化邪魔外道,就是那暫時在他識海之中休養的墨塵也不是好相與的。

「滋啦!」

那血色霧氣在瀰漫過來之後,剛一接觸張宇的衣袍,他那用天涼蠶絲打造的衣袍便是承受不住,被迅速的腐蝕起來。

而且,這些血霧剛剛接觸張宇的皮膚,他體內的血液瞬間便是躁動起來,瘋狂的衝擊著經脈血管,彷彿受到什麼東西吸引一樣,想要脫離張宇身體的束縛,衝出體外。

再加上這血色霧氣有著精神攻擊的效用,張宇的識海也是不斷的幻化出各種鬼怪,擾亂這他的思維,阻撓著他正常的判斷。

不過這些對於張宇來說並不算什麼難事,微微催動造化玉碟,其上便是爆射出道道白光,將那些怨靈惡鬼完全進化成了虛無,眨眼的功夫便是恢復正常,然後連忙運轉起體內的靈力,在自己的體表凝聚出一道靈力護罩,死死的防禦著那血色霧氣。

一邊的林焱雖然沒有張宇這樣反應迅速,但是識海之中好像也有其他寶物守護,緊隨其後,很快將這股詭異血霧逼出了體外。

「宇哥,我快堅持不住了,如果在不離遠點,我發現我全身的血管都要爆炸開來了。」施展猿魔拳之後,林焱的一身血氣本就處於沸騰狀態,這一下再次受到牽引,血液運轉速度憑空增加了兩倍,要不是他在那死死的頂著,估計血液已經從毛孔之中滲出來了。

「那你先退後,這裡交給我就行了。」此時,他們已經將陳靖南死死壓制,所以也不怕他會逃脫,張宇便是讓林焱先退到了一邊。

時刻關注現場情況的陳靖南也是眼瞅著張宇的包圍出現了疏漏,心中一喜便欲妖之夭夭,然而尚未踏出幾步,便是被轟了回來看著那最後一具傀儡將陳靖南再次壓制在了原地,張宇也是鬆了一口氣。

自己在葬魂谷地下墓穴宮殿之中總共就得道過四具石人傀儡,現在兩具用來配合自己圍攻陳靖南,一具圍殺狄良才,一具用來清理殘局。,已經完全各盡其能了。

「蒼天不公!」見到第四具傀儡出現在這裡,陳靖南簡直就有一種乾脆一頭撞死的衝動。

自己好不容易看到逃生的希望,可是就這樣生生的被打破,而面對著手段層出不窮的張宇,恐懼也逐漸的在陳靖南心中滋生起來。

如果張宇再拿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