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蒼龍至尊 >第二百八十五章 賭博風波

第二百八十五章 賭博風波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奇幻

?

夜深了,但是張宇卻沒有絲毫的倦意,有些無聊的他只能來到了龍躍飛舟的甲板之上,吹著海風,望著高懸天空的那輪圓月

皎潔的月光傾瀉下來,照耀在海面之上,波光粼粼的,煞是好看,但是張宇卻有些心不在焉。

也許是離家越來越近的緣故,張宇的心也越來越迫切。

「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情不自禁的,張宇便是吟起了這句在蒼龍大陸流傳數百年,膾炙人口的詩句。

「咦,宇哥,你在這吟詩作樂,也不叫上兄弟,你太不夠意思了。剛好,我也做了一首詩,你給我品鑒一下,你聽好啊。」就這這時,林焱也從另外一處艙室之中走了出來。

「『皓魄當空寶鏡升,雲間仙籟寂無聲;平分秋色一輪滿,長伴雲衢千里明;狡兔空從弦外落,妖蟆休向眼前生;靈槎擬約同攜手,更待銀河徹底清。』怎麼樣,兄弟我還有幾分文采吧。」林焱頗為得意的說道,絲毫沒有注意到張宇那一閃即逝的落寞。

「好詩!簡直就是字字珠璣,要我看你改行去做游吟詩人算了。」張宇打趣道。

「算了吧,我也就是偶爾玩一玩,畢竟我還是有自知之明的,不去丟那個人了。」林焱打著哈哈道。

「對了宇哥,你說這冤魂海上危機四伏,可是我也沒發現什麼危險啊?雖然很小的時候就聽說過冤魂海的大名,但是我這還是第一次出海呢。不會是我人品大爆發,把所有的危機都給請走了吧。」

「少在那自戀了,橫渡冤魂海,人家船家不知道做過多久了,早就摸索出了一條安全的航道,你是不知道上一次我們被血魔海盜團襲擊,船毀人亡的那種慘烈,如果不是跑的快的話,我估計我也餵了深海巨獸了。有些潛藏在這冤魂海地下的深海巨獸之強,就算是你我聯手估計都逃不了。」

「不是吧,有那麼強?經你這麼一說,我倒真有點害怕了。」

「也不用太擔心,深海巨獸有時候幾十年都不動一下,咱們在這一條航線上能夠遇到它們的概率小之又小。」

「哦,那就好,咱們還得多長時間才能成功渡過這冤魂海啊?」

「十幾天吧,沒事你就修鍊,到了的話,我會叫你的。」張宇沉吟片刻道。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性子,我現在哪還有心思修鍊,沒事就在這龍躍飛舟上逛逛,要不就是找人閑聊一會,反正我這段時間暫時是不打算修鍊了。宇哥,你無聊不?要不,我帶你去飛舟上的娛樂場轉轉?剛才我在那輸了好幾十萬的靈石了,你去給我贏回來!」林焱突然話鋒一轉,央求張宇道。

「輸了幾十萬?你幹什麼去了?跟人家對賭?」張宇疑惑的問道。

「哎,我不是就想試試運氣嗎,剛開始的時候我還贏著的,但是誰知道越往後我手氣越差,沒過幾把不僅把剛才贏的靈石全都輸了回去,還倒貼了不少。」

「賭博這種東西,你又不熟,人家出老千你都不會知道,我勸你還是不要賭了。」

「我就是怕有人出老千,所以一直都盯著他們,可是我一點異狀都沒有發現啊。你就和我再去玩幾把,咱們帶上小黑,我就不信了,還能輸給那幾個混蛋!」林焱不服氣的說道。

最後,經不起他的軟磨硬泡,張宇只能答應和他一起過去試試手氣,林焱順便還將修鍊的小黑也叫了出來,還美其名曰:獨樂樂不如眾樂樂!

「宇哥,就是他們幾個,一個個狂著呢,如果不是你讓我低調一點,我早就修理他們一下了。」林焱憤憤不平的說道。

為了讓人打發無聊的生活,幾乎陸地之上的娛樂設施,在龍躍飛舟之上都是應有盡有,就算有人忍不住想要發泄一番,也有專門的青樓妓院供人逍遙。

這賭場自然也是其一,只需要交一定的傭金,船客便可以在這裡隨意對賭。

「呦,這不是剛才輸給咱們幾十萬中品靈石的那個小子嗎,怎麼著,不服氣?又來找虐了?還帶了幫手,好怕啊!」見到林焱的一霎那,一個看起來極為輕狂的華服青年誇張的表現著。

「傑少,人家願意給咱們送錢,咱們應該笑納才是。」另外一人囂張的說道。

「哎,也是,小子,來吧,說,你想怎麼賭?本少奉陪便是!」被稱為傑少的男子笑呵呵的說道,幾乎沒有將張宇等人放在眼裡。

這個時候,張宇也是打量了傑少一眼,三十歲左右的年紀,修為不過在初級武尊左右,從他的衣著打扮上能夠看出,此人應該也有一定的身份。

「咱們就比點數大小,每局下注十萬中品靈石,點數大的贏!我先說一下,如果出老千被我發現的話,別怪我手下無情了。」張宇淡然道。

「你說什麼,我出老千?笑話!今天就讓你知道我的厲害!」傑少顯然也是被張宇的話所激怒,一把抓過桌子上的搖骰,在手中上下左右,不斷晃蕩起來。

「開!」

只聽傑少輕喝一聲,將手中搖骰一把按在了桌子之上,然後將其緩緩的掀了開來。

「十五點,哈哈,傑少你太厲害了。」有人立刻恭維道。

「呵呵,正常發揮而已,不算什麼。」傑少擺擺手,滿不在乎的說道。

「接下來該我了,你看好!」雖然傑少的的點數已經不小,但是張宇卻沒有絲毫的緊張。

只見他將搖骰在手裡來回的晃了幾下,就輕輕的扣在了桌面上。

「打開啊!不會是害怕了吧!」見到張宇並沒有將點數展示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