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蒼龍至尊 >第二百九十一章 敗亡前的節奏

第二百九十一章 敗亡前的節奏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奇幻

?

申萬屠的動作已經快若閃電了,但是仍沒能躲避過丁伯通潛藏已久的滅神雷的轟擊,一瞬間,轟的一聲,火光四起,耀眼的雷火之力將半片天空都是照得通紅。

得到片刻喘息時間的丁伯通也是迅速做著調整,他知道,這一擊之下,以申萬屠的手段,最多重創,根本就無法將之擊殺,等會必然還有一場惡戰,不過,憑藉著滅神雷帶來的優勢,丁伯通相信,再次擊殺申屠雄已成定局!

「丁老鬼,算你狠!」在那火焰之力漸漸消散的時候,一道沙啞的聲音再次傳來,郝然是遭受重創的申屠雄。

此時,他畢生功力凝聚而出的血海已經消散了大半,那無盡的怨魂彷彿也被至陽至剛的炎力焚滅殆盡,那咬牙切齒的模樣,讓本就猙獰無比的面容看起來更加可怖。

「該死的郝家,如果我有玄器之助,豈會落魄到這個地步,你們和丁家一樣可恨!」雖然申萬屠加入了郝家陣營,但是因為對於他的猜忌,郝家雖然表情面上將他奉若上賓,但是卻有意無意的制約著他,所以,這個時候,他連帶郝家也是怨恨上了。

將額尖的血跡擦拭之後,申萬屠也不再像剛才一樣瘋狂,而是拚命的收縮血海包裹己身,竟然凝聚成一道烏龜殼,將自己團團保護起來,看著架勢,已經打算全力防禦了。

「想讓我賣命,門都沒有。」心底默默的想著,申萬屠也是不覺有絲毫的丟臉,淡然的看向了對面的丁伯通。

「烈焰術,爆!」

一枚枚火焰球體悄無聲息的凝聚成形,在丁伯通的指揮下,郝然砸落,狠狠的轟擊在申萬屠的烏龜殼上,可是,除了將那血海削弱下去薄薄的一層之外,對於內部的申萬屠並沒有多大的傷害,這般情況,使得丁伯通也是焦急起來。

如今,除了自己這裡佔據壓倒性的優勢之外,郝無極那裡的戰鬥基本上該算是旗鼓相當,採取分而擊之方法的郝無極面對著眾人的合力之擊的時候,必然閃躲開去,以最小的傷勢,換取著最大的戰果。

至於郝無道那裡,紫夜長天與歐陽萬軍的情況已經岌岌可危,面對著中級武宗的可怕攻擊,他們倆幾乎已經只有招架之功,沒有還手之力!

「長天兄,怎麼辦,你我一旦落敗讓郝無道這個老賊騰出手來,只怕片刻就能將我們三家殺個片甲不留,如果你還有什麼手段的話,趕緊使出來吧。」歐陽萬軍再次噴出一口鮮血之後,滿含苦澀的向著紫夜長天問道。

如今的兩人,全部手執玄器,可謂已經使出渾身解數,可是與郝無道的差距卻是一步步被拉大,這樣下去的話,敗亡已成定局。

因為內心的焦慮,歐陽萬軍的眉毛都已經擰在一起,可是任他絞盡腦汁,也是想不出到底什麼方法才能夠遏制住郝無道的腳步。

「歐陽,我還有最後一招,但卻是迫不得已之下才能使用的,如果在使用之後還不能將郝無道擊敗,我將再無再戰之力。」紫夜長天神情凝重的回答道。

聽到紫夜長天的回答,歐陽萬軍也是有些踟躕起來。他基本上已經能夠猜測出來紫夜長天的手段,可是對於深不可測的郝無道,他卻沒有絲毫的把握能夠將之重創。

「等不了了,我現在靈力已經損耗過半,再等下去,我怕就是你一個人孤軍奮戰,那個時候,就算是你能夠將實力提升到中級武宗,也絕對不會是郝無道的對手。」猶豫再三之後,歐陽萬軍聲音鏗鏘的說道。

「好,準備最強攻擊吧!」紫夜長天說著,儲物戒光芒一閃,一枚被層層封禁的丹藥便是出現在了他的掌心,將之解封之後,毫不猶豫,一口吞了下去。

「天羅丹!你竟然還有這種丹藥!」看到那丹藥的一霎,郝無道也滿是驚訝之色。

天羅丹位列六品之巔,是極為罕見的能夠增加武宗強者功力的丹藥,吞服之後,半個時辰之內,紫夜長天最起碼能夠擁有中級武宗的戰力,可是半個時辰之後,也將迎來自己的虛弱期,那個時候的他,就算是一名武尊也就能輕而易舉的將其擊殺。

丹藥入口即化,一股磅礴的的能量霎那間爆發出來,迅速的遊走向紫夜長天的四肢百骸,無窮的能量也是讓他信心倍增,這半個時辰,他必將上演絕地地反擊,勢要將郝無道擊潰。

「太好了!」感受著紫夜長天身上那不斷攀升的實力,歐陽萬軍心中一喜,臉上也是露出了久違的笑容,他相信,有著自己不遺餘力的配合,半個時辰之內,必能擊敗甚至擊殺郝無道,一局定乾坤!

可是,也許是樂極生悲,一時大意的歐陽萬軍卻是沒有發現,郝無道的臉上也是閃過一抹獰笑,暮然間便是出現在了他的身後,一道漆黑的劍芒無聲無息的刺向了他的後心。

「歐陽小心!」

覺察出歐陽萬軍情況危急的紫夜長天爆喝一聲,慌忙提醒道,並且他也是全力出手,向著郝無道的後背轟去。

對於紫夜長天的攻擊,郝無道視若無睹,竟然依舊毫不留情的向著歐陽萬軍的後心刺去。

下一刻,歐陽萬軍身上也是汗毛乍起,一股死亡的危機也是籠罩向他的心頭,他也想要閃躲,可是郝無道已經將他完全鎖定,這一擊,他躲不過去!

「拼了!」

歐陽萬軍的臉上也是閃過一抹狠色,瞬間,將自己的身體扭動出一個詭異的弧度,幾乎在同時,郝無道的長劍也是刺入了他的胸膛。

好在剛才的一扭,避過了心臟,這一劍只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