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蒼龍至尊 >第二百九十二章 強勢歸來

第二百九十二章 強勢歸來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奇幻

?

半個時辰,眨眼就只剩下幾分鐘的時間了,紫夜長天已經能夠明顯感覺到在那藥力流失之後,身體上所傳來隱隱虛弱之感.

「怎麼不追我了?來啊,繼續啊,我可是很享受這種感覺的。」郝無道看著那緩緩止住身形的紫夜長天,面帶嘲笑道。

紫夜長天緩緩平息了一下心情,然後再次看了一眼地面之上之人的期盼眼神,無盡的苦澀之意也是充塞他的心田。

「對不起諸位,我對不起大家了!」紫夜長天有些絕望的呢喃道。

「哈哈,是不是沒力氣了?看來該換本座出手了,你放心,我一定乾淨利落的結束你的性命!」一時之間,郝無道戰意大盛,再一次恢復剛才不可一世的模樣,對著紫夜長天爆射而來。

輪到真正的針鋒相對,紫夜長天發現,自己的實力已經開始下滑,漸漸不再是郝無道的對手,而且這種劣勢每一分鐘都在不斷擴大著。

「摘星鬼手!」

郝無道爆喝一聲,那枯瘦的鬼爪驀然間瘋狂的生長起來,一條條經脈都是瞬間暴起,如同蚯蚓一般不斷的蠕動著,不斷的吞吸著一股股精純的能量。

在吞吸了海量的能量之後,郝無道的左臂簡直就如同搭接在自己身上的巨人的手臂一般,爆射而出,如同虯龍一般,對著紫夜長天當頭罩下,在這股恐怖的威亞之下,那空氣都是變得扭曲起來,陣陣氣爆之聲,不絕於耳!

「丹鼎天下,鎮壓四方!」

在紫夜長天高亢的聲音之中,一座丹爐虛影同樣衝天而起,盤旋在他的頭頂,將郝無道的恐怖一擊盡數擋了下來,從丹爐之上傳來的磅礴、大氣之意,一下子將本就已經變的狂暴、紊亂的天地靈力鎮壓下來。

突然,沉寂的丹爐躁動起來,那原本封閉的爐蓋猛的掀開,一股無法想像的恐怖吸力從那丹爐之中射出,將郝無道團團籠罩,拚命地將他拉扯向丹爐內部。

可是任憑郝無道如何的掙扎,都是於事無補,他距離丹爐口已經越來越近,紫夜長天相信,只要能將郝無道吸收進入丹爐之中,憑藉著鈞天爐那可煉萬物的性質,定能將郝無道煉化,一舉化解今天這場生死危機。

更近了,五米,三米,一米.....到的最後,郝無道半邊身子都是被吸收進入了丹爐之中,眼看再有幾個呼吸的時間,郝無道就要被丹爐完全吞噬,此時,可以清晰的看到他臉上那毫不掩飾的恐懼。

「結束了?」突然,拚命掙脫的郝無道一個踉蹌,差一點栽倒一個跟頭,那加持在自己身上,無處不在的恐怖吸力竟然驟然消失,一時間,他都有些回不過神來。

「我恨啊!」紫夜長天怒喝一聲,一口鮮血噴出,滿布皺紋的老臉更是蒼白如紙,一瞬間,兩鬢本來灰黑色的頭髮全部變成了白色!

這個時候,丹藥的藥效時間終於達到,因為靈力不濟的原因,本應該被其鎮殺在丹爐之中的郝無道也是因此逃過一劫。

「哈哈,看來老天都在暗中助我郝家啊!」死裡逃生的郝無道得意的狂笑著,看著那氣息幾乎已經跌落武宗的紫夜長天,再也沒有了一絲的畏懼。

「下地獄去吧!」

郝無道獰笑一聲,足以將一切摧毀的恐怖一拳對著紫夜長天的身子狠狠砸去,面對著這就算是自己全盛階段也要全力防禦的可怕攻擊,紫夜長天也是認命一般,絕望的閉上了雙眼。

而地面之上,歐陽萬軍也是渾身冰冷起來,紫夜長天一死,失去所有束縛郝無道畢將所向披靡,一切抵抗都將土崩瓦解,煉丹師公會完了,丁家完了,他們歐陽家也完了,今天所有的抵抗正式宣告失敗!

地面之上,對抗的兩方勢力,在聽到郝無道張揚的狂吼之時,便是情不自禁的停止了對抗,與郝家眾人的興奮不同,丁家,歐陽家之人皆是恐慌起來,他們已經看不到未來的路在何方。

歐陽萬軍重創,紫夜長天馬上就要身死當場,林聰等人已被郝無極各個擊破,每一個人都只是咬牙堅持著,佔據上風的丁伯通也是有些心灰意冷,就算自己最終擊殺了申屠雄又如何,自己一個人在這場戰場之中已經無足輕重。

「郝家老狗,給我死來!」眼看郝無道的一拳就要砸落,一道攝人心神的恐怖音波由遠及近,迅速襲來,呼吸之間便是已經傳進所有人的耳膜,聽到那話語之中的內容,所有人都是驚愕萬分,這個時候,誰,還敢直呼郝無道為老狗?

這道突兀的聲音,也是使得郝無道一個愣神,手中的攻擊不自覺地減緩下來,就在那恐怖能量要落在紫夜長天的身上的一霎,一道年輕的黑袍身影一個閃掠便是出現在了他的身前,毫無花哨的一拳轟擊而出,竟然就這麼與自己硬碰起來。

「你找死!」見此情況,郝無道也是怒極,在他看來,這看起來ru臭未乾的毛頭小子敢出手對抗自己,簡直就是對他最大的侮辱,只有一拳將之擊殺才能維護住自己的尊嚴。

「轟!」

恐怖的能量爆發出來,下一幕,使得所有人都是變得目瞪口呆。

在所有人看來,本應該被一拳轟成血霧的黑袍青年不僅沒有受到傷害,腳步連動都沒有動上分毫,而武宗境界的郝無道卻是連退數丈之遠,嘴角溢血,滿臉的駭人之色。

「你到底是什麼鬼東西?」郝無道強忍著心中的驚怒,質問道。

可是那黑袍身影卻如同沒有聽到一樣,就那樣靜靜地懸浮在半空之中,不發一言。但郝無道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