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蒼龍至尊 >第二百九十三章 羞辱

第二百九十三章 羞辱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奇幻

?

「轟」

一霎那,小黑全部的實力爆發出來,那恐怖的威勢,即使隔著老遠,依然給人一種極為壓迫的感覺.郝無極的臉色更是瞬間僵硬,滿臉的難以置信。

「怎麼可能這麼強?這麼可能這麼強?」他原本以為,剛才自己大哥郝無道受傷只是因為被偷襲所致,可是現在他才驚駭的發現,自己錯了,而且還是大錯特錯,那可怕的氣息,竟然比之中級武宗都要強上不少,自己的大哥郝無道,根本就不是那被稱作小黑的青年的對手!

他實在無法想像,短短兩年不到的時間,張宇這種卑微之人怎麼可能結實小黑這等超級強者。

「林焱,你將我放下,去幫林聰長老吧,紫老,咱們下去觀戰可好?」張宇輕笑一聲道,完全沒有大戰將至之時的那份緊張之感。

「這位小兄弟,這裡有我照顧張宇,你就放心吧。」紫夜長天接過張宇,鄭重的說道。

將張宇放下之後,林焱也是點了點頭,向著郝無極電射而去,眨眼間的功夫,就已經與郝無極戰鬥了一起,並且將其完全壓制,林聰等人根本就已經插不上手!

「張宇,一年多不見,你的實力看來也是提高不少啊。」對於這個自己都有些無法看透的青年,紫夜長天意味深長的說道。

「嘿嘿,紫老謬讚了,也就是有些奇遇,我的實力,還是不值一提的。」張宇故作謙虛的說道。

「年輕人,就需要有一種銳意進取的精神,這話說的可是和我剛才見到的你大相徑庭啊。對了,你走的這段時間,紫萱丫頭可是沒少怪我,現在都不願意搭理我了呢,不知道你心裡有沒有怪我當時見死不救?」

「咳咳,紫老你放心吧,我能夠理解你的難處,況且,如果不是你出手,我連逃走的機會都沒有,說起來,我還要感謝你的。」張宇由衷的感謝道。

在落日城之時,如果不是有著紫夜長天的掩護,在張宇擊殺郝家天才郝無心的時候,就已經被郝家圍剿了,紫夜長天能夠想盡辦法掩護自己逃離,已經仁至義盡了。

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張宇對於紫夜長天還是心存感激的。

「謝就免了,說起來,我都羞愧死了。等到見到紫萱那個丫頭,你可要好好替我美言幾句啊。」

「額...好吧。」張宇最終只能無奈的答應下來,對於紫萱,他現在還真的不知道該如何面對。

上一次不告而別,張宇本以為再次相見之時,兩人之間那份情愫早就煙消雲散,但是現在他才發現,對於這份自己有意淡忘的感情,心中卻有了一種難以言明的感覺。

「對了,你們張氏一族的所有族人都在這裡,他們都很安全,你放心,等戰鬥結束之時,你就可以見到他們了。」紫夜長天突然提醒道。

「謝謝紫老的照顧,這份恩情張宇畢將終身難忘。」張宇知道,既然父親肯捨棄伊水鎮的那份基業,一定是到了家族生死危機的關頭,而紫夜長天能夠收留,庇護他們,在張宇看來,這份恩情足以自己銘記終身。

「郝家之人聽令,立刻出手擊擊殺所有敵人!」在林焱的攻擊之下,郝無極的境況也是越來越危險。無奈之下,他只能下達這最後的命令,意圖達到圍魏救趙的目的。

可是,這個時候,林聰等巔峰武尊都是騰出手來,雖然一個個都受了不輕的傷勢,但是對付其餘郝家之人還是綽綽有餘,一時間,郝家眾人已經被完全壓制,做著最後的困獸之鬥。

為了給其他人減輕一些壓力,張宇也是悍然出手,閑庭信步間,擋在他前方的郝家之人便是失去了的生命的氣息,變成一具冰冷的屍體,使得本來打算勸說張宇好好獃著的紫夜長天當場倒吸一口涼氣。

要知道,那死去之人雖然以大武師居多,可是卻有著貨真價實的武尊強者,可是哪怕是中級武尊,在張宇的手中依舊撐不過一招,便是氣絕身亡,張宇在他的眼裡,越發神秘起來。

「啊,給我滾開!」拼著承受林焱的重重一拳,郝無極終於『擺脫』了他的壓制,急速向著遠處逃遁,而那個方向,不偏不倚,正好正對張宇。

見到張宇的一霎,郝無極的臉上也是湧現一抹笑容,在他看來,只要能夠將張宇擒下作為人質,就一定能夠逼迫林焱和小黑就範,到時候,說不定還能以張宇的生命為威脅,奴役小黑和林焱。

「張宇,快逃!」見到那急速向著張宇逼近的郝無極,紫夜長天連忙呼喊道,即使張宇已經很強了,可是在他看來,面對著武宗境界的郝無極,張宇不可能有半點勝算。

而一旦張宇被擒,必回成為所有人的拖累,到時候,結局可能比現在更慘。

看著那臉上一副奸計得逞樣子的郝無極,張宇臉上也是湧現一抹戲謔,在他看來,郝無極這簡直就是找死。

「小畜生,跟我斗,你還嫩了點!」郝無極獰笑著,伸出一隻手爪,就欲將張宇生擒,可是卻是駭然的發現,眼前的身影竟然只是一道殘影!

「這速度,竟然比我還快,這小畜生身上難道有什麼可以增加速度的秘寶?」撲空之後,郝無極心中也是疑惑萬分,可是他卻沒有絲毫停留,因為張宇的身影已經再次在他不遠處閃現。

一個閃爍,郝無極再一次以毫釐之差讓張宇從指間溜走,此時的他,心中已經湧現出無邊的怒火。

一次,兩次,還能算得上是巧合,可是三次四次之後,郝無極也是陡然明白過來——張宇在拿他當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