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蒼龍至尊 >第二把九十四章 作死的韋氏兄弟

第二把九十四章 作死的韋氏兄弟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奇幻

?

張宇冷冽且滿含殺意的話語依舊在每一個人的耳膜之中迴響著,一瞬間,所有郝家人臉上的笑容都是僵硬在了那裡,生出一種入贅冰窟的感覺.

郝無極,那可是落日城有數的武宗強者,一身實力之強,已然登峰造極,就算是林聰等八位巔峰武尊強者聯手依舊被其逐個擊破。

就算他在剛才的戰鬥中消耗極大,受了不輕的傷勢,可是武宗就是武宗,遠非等閑之輩,但在張宇的手裡,卻是僅僅一招,就已經慘敗!

張宇,這個曾經因為打破最年輕煉丹師記錄而名噪一時的名字,在沉寂許久之後,再次出現在所有的人腦海中。

可是今天的他,所帶給人們的震撼,超越了以往太多太多,無論是誰,都是無法用言語來描述心中的震撼之意!

任誰都是無法想像,這個兩年前如喪家之犬一般,在郝家的圍堵下倉皇逃竄的少年,再次歸來之時,竟然已經恐怖如斯。

兩年,就算是對於不能修鍊的凡人來說,也是一眨眼就過去的短暫時光,對於靠著修鍊逆天改命的修鍊者來說,更是轉瞬即逝的功夫。一個修鍊上的瓶頸,一次閉關,花去的時間可能都不止兩年。對於大多數人來說,這麼短的時間,哪怕是突破一點都是無比巨大的進步。

可是張宇他幹了什麼?從當初的小小武師,一舉跨越層層障礙,華麗逆襲武宗!

以是許多人都有一種如夢如幻的感覺,這,簡直就是神跡!

「唐兄,剛才發生了什麼?郝無極那個傢伙是咱們回事?」

「好,好像被在張宇一拳擊敗在地。」

「他是人嗎?那可是武宗,武宗啊!就這麼輕而易舉的收拾掉了?」

「太他娘的厲害了,神跡,簡直就是神跡啊...」

除了郝家之人外,所有人都是忍不住竊竊私語起來,張宇給他們所帶來的震撼,久久不能消化。

「張宇......張宇他怎麼這麼厲害了!」那在一旁療傷的林聰也是忍不住呢喃道。

張宇在離開之前,已經展露出無比卓越的煉丹天賦,甚至能夠越級挑戰,以武師之身擊殺初級武尊,這些在林聰看來,還都可以接受,或者說在天才的範疇之內。

可是現在的情況是,兩年的時間,張宇依舊是那個張宇,可是他卻能夠憑著自己的力量,一拳打的武宗境界的郝無極毫無還手之力,這已經遠遠超出他對於天才的認知,甚至是妖孽都已不足以形容。

「他,他到底是誰!」見到自己的兄弟被張宇踩在腳底狠狠的羞辱,郝無道也是幾欲崩潰。

他在小黑的攻擊之下,已經毫無還手之力,本來還想召喚郝無極上來幫忙,可是眼前發生的一幕,實在是讓他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分心之下,郝無道被抓住機會的小黑再次重創,死亡的陰影已經籠罩他的心神。

「小黑啊,看來還是得讓二哥來幫你一把啊。」林焱說著,也是騰空而起,對著郝無道攻伐而去,郝無道的臉上已經只剩下絕望之色。

「郝無極,你當年的威風呢?怎麼像一條老狗一樣趴在地上不吭一聲?不會是打算搖尾乞憐吧,不過我可不會心軟放你一馬的。」看著被自己狠狠踩在腳底,動彈不得的郝無極,張宇不住的出言譏諷道。

「張宇,你個小畜生,老夫恨啊,如果當年直接讓我大哥帶人威逼紫夜長天將你交出來,你早就已經死無葬身之地了。」郝無極咬牙切齒道。

同時,他心中的悔恨也是無以復加,在張宇弱小的時候,他如果當時就拼著與煉丹師公會決裂,強勢擊殺張宇,那麼怎麼還可能落的現在這般田地?

如果時光能夠倒流的話,他絕對不會再有任何猶豫,哪怕是死,也要除掉張宇,這樣,就不會給今天的郝家埋下這種滅族的禍根了。

可是,世界上沒有賣後悔葯的,即使他在怨恨,再咒罵,都是於事無補,郝家的滅亡,已經成為定局。

「老狗,不要再亂吠了,我會讓你親眼見證郝家的滅亡的。」說著,張宇右手如閃電一般拋出,損神指出,在一陣慘叫聲中,郝無極便是成為了一個廢人,連自殺都是成為了奢望。

「你...你竟然廢了我的修為!我與你不共戴天!就算是做鬼我也不會放過你的!」悲痛欲絕的郝無極嘶吼著,費盡全力將自己的頭抬了起來,帶著最後一絲希冀看向了那天空之中的正在爭鬥的郝無道的身上。

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看著那如同隕石一般墜落的郝無道,郝無極已經徹底的絕望。

「完了,完了...」眨眼間,郝家的兩尊戰神都是接連落敗,郝家眾人的信心也是瞬間崩潰,有那機靈之人已經開始向著遠處默默的轉移起來。

「太上長老怎麼可能敗呢?這一定是和我的錯覺,一定是錯覺!」信心崩潰的郝家人失聲的吼叫著。

「大哥,這個老狗我也給你帶來了!」

只聽砰地一聲,被廢掉修為之後,五花大綁的郝無道被小黑一把扔在了地上,那凌亂的髮髻加上滿是血跡的臉頰,看起來如同風燭殘年的老人一般,凄慘無比。

「郝無極,這是你最大的依仗了吧,來,抬起頭看看你這同病相憐的兄弟啊。小黑,林焱,你們兩人前去掃清所有障礙,凡是膽敢反抗之人格殺勿論!」一把扯過郝無極的的張宇無情的說道。

「小畜生,你不得好死,你必將死無葬身之地,你全家都會死亡葬身之地......」郝無極惡狠狠的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