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蒼龍至尊 >第三百零四章 屍山鬼域現!

第三百零四章 屍山鬼域現!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奇幻

?

完成了魂印的種植之後,張宇也是徹底放心心來。以後,只要林焱心念一動,曹氏兄弟的一些想法便是無所遁形,而且,有著魂印的禁制,一旦他們出現叛逆之心,殺他們只在一念之間。

「曹磊,曹震拜見主人。」事已至此,曹氏兄弟也是不再反抗,向著林焱一躬身,恭敬的說道。

「起來吧,以後你們見到宇哥和小黑,便是如同見到我一樣,知道嗎?」林焱也是迅速進入角色道。

「明白!」兩人齊聲回應道。

看了看外界翹首以盼的眾人,張宇手一揮,那層靈魂結界便是消失無蹤,帶起曹氏兄弟,向著孫耀武走去。

「張兄弟,你這是......」目光在曹氏兄弟身上掃了一眼之後,曹磊忍不住疑惑的問道。

「哦,孫長老放心,他們兩人已經被我收服,不會再給你帶來任何麻煩了。」張宇輕笑一聲道。

「收...收服?那可是兩名武宗!」孫耀武駭然道。

武宗,在浴血平原,那已經是處於金字塔頂端的強者,每一名都擁有這莫大的權勢,那是可以開宗立派的,稱宗做祖的傢伙。

孫耀武知道,上一刻還在生死搏殺的幾人,絕不可能三言兩語間便是握手言和,那麼只有一個可能,張宇所說的「收服」代表的便是成為奴僕,只有這樣,才能解釋清楚這曹氏兄弟為何如此恭敬。

「呵呵,剛好我們之間還有著一些淵源,所以才能這麼順利,對於給龍躍飛舟帶來的損害,我都照價賠償如何?」

看著準備從儲物戒掏取靈石的張宇,孫耀武也是連忙上前一步道:「張兄弟,這次如果不是你,我連人都報銷了,至於賠償什麼的,就不必再說了,回去之後,我自會與玄長老言明。」

「這樣天瀾不是損失太過慘重了?」

在這龍躍飛舟的最上一層,每一間艙室都是極為豪華,造價也是相當昂貴,不過,也正是應為i這個原因,速戰速決之下,底下普通艙才沒有受到太大的損失,連人員幾乎都是沒有傷亡。

「這些張兄弟你就不管了,你趕走深海巨獸就已經為我們天瀾挽回一大筆損失了,至於這些修復費用,還是能夠賺回來的。你如果再堅持下去,那咱們就沒有做朋友的必要了。」孫耀武態度決絕到。

「既然孫長老已經這樣說了,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等到回到未央城之後,我必親自前往天藍商會向玄老說明此中緣由。」張宇無奈的說道。

「那兩名武宗也是張公子的手下嗎?剛才到底發生了什麼?」

「張公子好強啊,我越來越喜歡他了。」

「張公子哪有林公子好,我還是喜歡我們家的林哥哥。」

因為戰鬥來的突然,結束的更加突然,一眾圍觀者都尚未弄清楚情況,不過這並不妨礙那些女子對於張宇等人的傾慕,一個個湊到一起,水靈靈的大眼不時的在張宇林焱的身上掃來掃去,低聲做著比較。

不得不說,現在的張宇幾個對於這些少女的殺傷力還是很不錯的。張宇幾人不僅長得英俊,一身實力更是深不可測,與他們比起來,其餘船客基本上一下子便是黯然失色起來。

「那個孫老,既然這裡沒有什麼事情,我等就先回去了。」看著周圍的鶯鶯燕燕不斷給自己暗送秋波,張宇也是受不了,連忙向著孫耀武告辭道。

然而林焱確是安之若素,還頗有興趣的上前與這些粉絲聊上幾句,惹得數人連連以衣袖遮面,嬌羞不止。

無奈之下,張宇只能先帶人返回了船艙,計劃著接下來的行程。

接下來的幾天里,林焱的受歡迎程度再次爆表,幾乎每天都有妙齡少女有意與之『邂逅』。不過好在林焱也是頗為克制,頂多調笑幾句,並未做任何出格的事情。

「呼,終於到岸了。」看著那遙遙在望的未央城,張宇長長舒了一口氣道。

「林哥哥,帶我走吧!」

「林哥哥,我愛你!」

「林哥哥,小薇永遠等著你。」

看著那即將遠去的林焱,龍躍飛舟之上再一次響起成片的呼號之聲,引得所有人都是紛紛側目。

「快走!」

突然,一名長得五大三粗,就算劈開體重也要超出林焱不少的中年女子竟然推開人群,向著林焱撲來,林焱頓時大急,再也不敢耽擱分毫,帶上張宇等人便是迅速消失在茫茫人海之中,留下一片凄婉的哭啼。

「嘿嘿,前幾天不是看你挺享受的,那群女子之中也有些長得靚麗的,怎麼不帶上幾個回家,到時候組建一個大大大大的後宮,豈不快哉!」看著一臉狼狽之色的林焱,張宇戲謔的說道。

「算了吧,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只不過是感覺好玩而已,又不是動了真感情,這要是纏上我,我一輩子還不得完了。」林焱心有餘悸的說道。

「走吧,咱們進城逛逛,也好採買一些必備靈藥,要不然一旦發生大戰,這些物資必然會成倍瘋漲。」說著,張宇便是帶著林焱等人向著未央城而去。

而且,為了不必要的麻煩,曹氏兄弟也是將自己的樣貌做了極大的改變,基本上不用在擔心被人認出真容。

「咦,這裡怎麼冷清了不少?」張宇愕然道。

好歹以前他也是在未央城生活過一段時間,對於未央城還是有些了解。以往的時候,未央城的街道上各種攤販數不勝數,而且人山人海的,連個落腳的空地都是沒有。

可是現在,原本熱鬧非凡的街道突然變得極為冷清,稀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