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蒼龍至尊 >第三百零九章 危機重重

第三百零九章 危機重重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奇幻

?

濃密的烏雲常年籠罩,陽光無法直射進來,陰冷的氣息猶如跗骨之蛆一般無法擺脫。偶爾颳起的無比寒冷的風,烏雲也成片的開始堆積在這裡,亡者的氣息能讓人身上所有的汗毛立起。

這裡便是屍山鬼域!

「哎,果真還是這樣啊,隨機傳送,也不知道林焱他們現在怎麼樣了。」眺望了一眼遠方之後,張宇輕嘆一聲道。

獨自一人的張宇警惕的掃視著四周,取出玉片,開始感應起林焱等人的方位。

「怎麼會這樣,聯繫這麼微弱,難道這屍山鬼域極為遼闊不成?」在張宇的感應中,僅能模糊的感知到林焱幾人的方位,似乎距離極為遙遠。

由於林焱,小黑的個人實力強大,張宇不需要過多擔心。所以張宇便是起身開始向著聶天華所在的方向急速而去。

然而,僅僅行進了十數里之後,張宇便是不得不停了下來。

只見眼前一大片的沼澤地橫亘在張宇的面前,在那沼澤地之中,可以看到一具具不知名腐屍不斷沉浮著,墨綠色的汁液中,散發出陣陣刺鼻的惡臭。

仔細觀察還可以發現,那沼澤地之下彷彿有著某種生物潛伏一般,輕輕的在泥下穿梭著,似乎在等待著獵物的上門。

「還是直接穿過去吧,繞路的話還不知道要多久才能穿過這片沼澤。」衡量一番之後,張宇還是決定鋌而走險,橫穿而過。

體內靈力急速運轉之下,張宇一腳踩在那泥沼之上幾乎如履平地,行進飛速。

「嘶!」

突然,一聲低鳴,一頭形似甲蟲的醜陋生物猛地從那泥沼之中竄出,張牙舞爪間便是向著張宇撲去。

不過張宇早就有所防範,掌心微動,一道匹練便是爆射而出,狠狠的轟擊在了那生物的身上,一聲悲鳴之後,那生物便是墜落於地,翅膀撲稜稜的閃動了幾下,便是沒有了聲息。

「屍蟲!」看清楚那生物的相貌之後,張宇忍不住驚呼一聲道。

這屍蟲乃是天生地養,一般情況下只有在堆積如山的埋屍之地才有可能出現。以前,張宇也是未曾遇到過,只是在一些古籍上見到過這種生物的圖畫。

而且,屍蟲乃是群居生物,一群最少數十隻,有那數量龐大的,成千上萬也是不足為奇。

因為以腐屍為養料的緣故,屍蟲的身上積聚著大量的屍毒,一旦被其咬到,就算是武尊境界的強者也十分棘手。

「看來這裡果然是大凶之地,連屍蟲都能夠孕育出,得快點找到林焱他們幾個了。」見到屍蟲的尊顏之後,張宇也是開始擔心起聶天華等人的安危起來。

然而不等他動身,一陣嗡鳴之聲便是在他耳邊響起,只見一隻只巴掌大小的屍蟲,不斷的從沼澤地地冒出,片刻的功夫,便是出現了上百隻之多,而且,增長趨勢依舊不減。

「嘭!」一掌拍死一隻屍蟲之後,張宇也是有些頭皮發麻起來,只見上千隻屍蟲迅速將匯聚在一起,如同一道黑色狂風一般,向著張宇席捲而來。

「三十六計走為上計!」如果拿出全部實力的話,張宇擊殺這些屍蟲難度並不會太大,但現在的關鍵是,在這種未知之地,隨時都可能遭遇危險,只有保持充沛的靈力才是最為明智的選擇。

更何況,沼澤地之中還在不斷的冒著氣泡,而當那氣泡炸裂之後,便是有著一隻屍蟲從中顯現出身形,加入黑色風暴之中,向著張宇撲去。

全速遁逃之下,除非屍蟲已經接近己身,否則的話張宇很少再出手擊殺屍蟲。

因為他發現,自己每擊殺一隻屍蟲,其餘的屍蟲便是變的越加狂躁,即使明知必死,也如同飛蛾撲火一樣拼了命的沖向張宇。

「我的媽呀,這裡怎麼會有這麼多的屍蟲!」不經意間向著後面一瞅,張宇也是被那鋪天蓋地的屍蟲大軍所震撼,再也顧及不上其他,拼盡全力,如同一道閃電般,電射而去。

全速遁逃之下,一口氣狂奔出數十里的距離,張宇才是終於擺脫那些屍蟲的追捕,而這個時候,他也是漸漸的接近了沼澤之地的邊緣。

那些屍蟲眼見張宇逃出沼澤地範圍,也是停止了追捕,不敢的嘶鳴著,緩緩的沉落進入泥沼之中消失不見。

「這玩意兒還有領地觀念?」這下,倒是輪到張宇驚訝了。

屍蟲靈智低下,幾乎只有最原始的本能,張宇也沒有想到這些屍蟲竟然甘願困守在這片沼澤之中。,粗略估算之下張宇發現,方圓數十里廣袤的的沼澤地,擁有的屍蟲數量怕不下十萬,如此海量的屍蟲如果同時展開攻擊,張宇相信,就算是初級武宗強者,也要含恨殞落。

好不容易跨越屍蟲沼澤,張宇發現自己竟然進入一片平原之中。

極目遠眺之下,似乎這平原頗為安全,只不過這塊平原極為荒涼,除了一些枯黃的雜草苟延殘喘著,幾乎看不任何生物的足跡。

「這裡應該沒有什麼危險了吧。」張宇喃喃自語道不過他並沒有放鬆絲毫的警惕,小心翼翼的潛行著。

走著,走著,張宇感覺自己的精神好似越來越疲倦,忍不住便想坐在地上休息一會的。

而且他的意識也是逐漸沉寂下來,好似已經厭惡這個無休止爭鬥的世界,甘願隨著那枯黃的雜草一起沉淪下去。

「嗯?這是哪裡?我怎麼得到的這裡?」看和眼前陌生的一切,張宇迷茫的說道。

可是,周圍卻是沒有絲毫的回應。

一道光芒閃現,那枯黃的雜草突然間燃燒起來,狂風呼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