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蒼龍至尊 >第三百二十三章 一波三折

第三百二十三章 一波三折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奇幻

readx對於宗門弟子,張宇向來都是極為愛護,在宗門之內一直都是和顏悅色,連火都沒發過。

上一次,因為黑虎門而戰死的所有族內弟子,都是被他給予了厚重的撫恤,遺留的家眷也得到了專門的照顧。

這次進入屍山鬼域,本來張宇的目的乃是獲取一些機緣,可是現在機緣沒獲得,宗內強者卻是已經死亡。

真可謂是出師未捷身先死,長使英雄淚滿襟!

「對了,宗主,我這裡有一件東西要交給你,它可是趙雄拿命換來的!」孫承志猛然想起了石鑰的事情,連忙從儲物戒之中將其取了出來,雙手呈遞給了張宇。

「這是什麼東西?」看著眼前的古樸石鑰,張宇也是滿腹疑惑。

這石鑰除了觸手微涼之外,幾乎感覺不到任何獨特之處,看起來和那天然形成的石塊沒有什麼兩樣。

「真是因為這個東西,才讓那噬屍蟻一族對我窮追不捨,如果不是看在這玩意那是趙雄用命換來的份上,我早就將它扔了。拿到手以後,我研究了很長時間,都沒有發現這石鑰有什麼神異的。」孫承志有些無奈的說道。

張宇將石鑰拿到手以後,也是全神貫注的研究起來,時不時的還敲敲打打,甚至連靈魂之力都是用上了,可是則是要看起來依舊一無是處。複製本地址到瀏覽器看最新章節%77%77%77%2e%68%65%69%79%61%6e%67%65%2e%63%6f%6d

一旁的林焱也是來了精神,湊上跟前,拿起那枚石鑰也是有模有樣的觀察起來,但最終同樣什麼都沒有發現,只能將這石鑰又重新丟給了張宇。

「什麼破玩意!」一無所獲的林焱忍不住抱怨道。

「趙雄是在哪得到的這東西?」張宇抬起頭,向著孫承志問道。

「就在噬屍蟻族內,這東西好像還是那噬屍蟻一族的聖物,被他們精心的供奉著呢。」孫承志回應道。

「聖物?看來這玩意還是有些來頭,只是咱們不知道它的功效罷了。如今想要知道這枚石鑰的作用,最好還是去那噬屍蟻族內探查一番才是。」

孫承志一聽,禁不住打了一個冷顫,「宗主,要我說,你還是不要冒險的好,那噬屍蟻可是吃人不吐骨頭,危險的很。我粗略估計,在那噬屍蟻群之中,起碼還存在數百頭噬屍蟻,而且,還有一頭深不可測的蟻后存在,咱們過去的話,就是送死。」

張宇一聽如此危險,也是最終放棄了這個辦法。

「對了宗主,你看看這玩意之上是不是被做下了什麼印記,要不然,不可能我每次都被追上。」

聞言,張宇再一次將石鑰拿在了手上,全面檢查起來,可是仍舊沒有什麼發現。

「等一下,這噬屍蟻不同於尋常妖獸,是不是這石鑰之上存在某種獨特的氣味,才讓他們成功追蹤的?」一旁的林焱提醒道。

被他這樣一說,張宇心中一動,果然發現了這石鑰不同尋常的地方。

在這石鑰之上,有著一種極為獨特的氣味,如果不用心的話,幾乎根本聞不到。

「宗主,這是秀香草,這種香草能夠消除絕大部分的的異味,應該也能凈化這石鑰。」聶天華突然取出一株半尺高的不起眼藥草道。

「天華,你不會再糊弄人吧,這東西看起來就和那枯樹枝一樣,而且我也沒有聞到什麼特別的味道,你跟我說這是香草?」林焱半信半疑道。

「副宗主,你別看這香草現在不起眼,可是只要加入靈液之後,立刻就會大變樣,成為品質獨特的秀香草。」聶天華連忙解釋道。

而且,因為害怕林焱不相信,連忙取出數枚靈石,然後以靈力將其融化成為靈液,滴在了那株香草之上。

果不其然,這香草在吸收了這些靈液時候,立刻從原來的半死不活狀態變得生機勃勃起來。

而且,葉子不斷擺動著,散發出一種淡淡的清香。

吸收這種香味之後,張宇等人發現自己的心緒也是變得安寧下來,連日來的躁動完全消失不見。

「哎呦,你還別說,這小玩意還真不錯。」林焱讚歎道。

張宇也是從聶天華的手中接過那株秀香草,然後點在了那枚石鑰之上,很快,那石鑰之上被噬屍蟻種下的獨特氣味也是消失不見。

解決了石鑰的問題之後,張宇再次道:「接下來就是小黑和吳晨了,只要找到他倆,咱們力量整合之下,便是有了在這屍山鬼域爭奪異寶的實力,走!」

「宇哥,吳晨的玉片碎了!」

「什麼!」

張宇神色錯愕的問道,取出自己那枚母玉片一看,果然,代表吳晨的玉片也是消失不見,唯留下小黑獨自一人。

「到底發生了什麼,眨眼的功夫,吳晨就已經死亡,這下咱們等於一天之內死亡兩名武尊,可謂是損失慘重。」張宇臉色陰沉的說道。

「走吧,這一次是我的失誤,折損在秘境之中的兩人等咱們出去之後一定要給予厚葬,他們的家眷也要妥善安置,不能讓弟子寒了心。」

隨後,在張宇的帶領下,一行四人再次前行而去,不過因為孫承志受傷的緣故,這次是以穩妥為主,一路上遭遇到一些妖獸或者其餘勢力的武者的話,都會有意避開。

......

「副宗主,你走吧,不要管我了,不然的有我拖累,你連逃走的機會都是沒有。」吳晨神色沮喪的說道。

「除非我死!」小黑不善言語,但是短短的四個字,卻是讓吳晨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