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蒼龍至尊 >第三百三十七章 炎晶之靈

第三百三十七章 炎晶之靈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奇幻

readxは防§過§lv以下為錯字按拼音為準白渡=baidu以蝦=yixia嘿=нèì炎=yan哥=ge管=guan砍=kan醉=zui信=xin張=zhang街=jie見到張宇如此油鹽不進,鬼羅氣的差點七竅生煙。

現在這種情況,明明是張宇處於劣勢,可是,在鬼羅看來,反倒是自己畏首畏尾起來。

「人類小子,識時務者為俊傑,你應該看清眼前的形式,不要逞一時之勇。我知道你不怕死,可是,你要為你身上的這副殘魂著想一下,他能活下來,可是不容易,你……」

「哈哈,老朽的生死就不勞你挂念了,放心,我就算死,也會拉你當墊背的。」鬼羅的威脅之言尚未說完,便是被墨塵所打斷。

俗話說,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墨塵好歹當面也是名噪一時,就算現在實力大不如從前,可是那骨子裡的傲氣卻是不允許他向鬼羅低頭。

看著那一臉淡然之色的墨塵,鬼羅竟一時語塞,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鬼羅大哥,這兩件玄器已經算不到手,你們怎麼不動手啊?」就在這時,那鬼姬也是終於將剩餘兩件玄器之上的真大破除,收穫兩件玄器重寶。

「鬼羅兄,我們走。」鬼姬回歸,按理說鬼羅一伙人的實力應該更加強大,可是那沉靜如淵的鬼鷲去開始準備撤離這裡。

他的這一舉動,更是讓鬼羅三人有些丈二的和尚,摸不著頭腦。

「鷲兄,你這是?」鬼羅忍不住問道,就是與之對峙的張宇都一臉的差異。複製本地址到瀏覽器看最新章節%77%77%77%2e%68%65%69%79%61%6e%67%65%2e%63%6f%6d

「聽我的,咱們還是離開吧,兩虎相鬥,必有一傷,不能讓別人佔了我們的便宜,這筆賬先記下,等將這秘境搜刮乾淨之後,咱們有的是時間討債。」鬼羅話雖然這樣說,可是,卻依舊一副淡漠的表情。

亡靈城四大領主中,如果要說鬼羅最最在意誰的話,那非鬼鷲莫屬了。

鬼鷲在四人之中,乃是勢力最小的,麾下總共也就仨瓜倆棗跑腿的小角色,可是,他確實整座屍山鬼域最為神秘的存在,一身實力,幾乎深不可測,在亡靈城,甚至是屍山鬼域秘境,都擁有舉足輕重的作用。

如果這話是鬼幽說出來的話,鬼羅早就無視了,可現在卻是由他最為重視的鬼羅勸說,由不得他不慎重考慮。

眼看鬼鷲已經有了動身的跡象,鬼羅一跺腳,咬牙切齒道:「這次算你們好運,我們走!」

就這樣,鬼羅一行迅速離去,眨眼便是消失在縱橫林立的宮殿群之中。

「嘭」

一拳將眼前的一座石像轟成齏粉之後,鬼羅的氣也是消了不少,可是對於鬼鷲如此大度的放過張宇等人,他還是極度不解。

雖然鬼鷲看起來沉默寡言,不喜爭鬥的樣子,可是鬼羅他們卻知道,他也是一個心狠手辣的主,做事從不留手。

「鷲兄,剛才到底是為什麼?」

看著一臉疑惑的三人,鬼鷲沉吟片刻道:「不知道你們有沒有注意那個殘魂老頭?」

「你說那個氣息微弱的傢伙?不就是活著的靈魂體嗎,又沒什麼大不了的,鬼姬不也是殘魂重生!」

「就是他。不過,你們都被表面現象迷惑了。那老頭雖然一副風燭殘年,行將就木的樣子,可是我卻能夠感應的到,他體內埋藏的恐怖能量。那股能量一旦完全被激發出來,就算是我,也沒有多大把握能夠全身而退!」鬼鷲沉聲道。

「鷲兄,你不會是和我開玩笑吧?」鬼羅半信半疑道,他實在想像不出來,一個殘魂而已,有多麼可怕。

「我言盡於此,信不信由你們。」鬼鷲說完,便是閉口不言,開始搜尋起各個宮殿之中殘留的寶物。

……

「小黑,師傅,你們沒事吧?」在鬼羅等人退走之後,張宇也是鬆了一口氣。

鬼羅四人相加,實力實在太過可怕,一旦雙方爆發大戰,極有可能最後的結果是大家同歸於盡,這點,可不是張宇能夠接受的了的。

且不說他還有大仇未報,就算是張家那些族人,和加入龍武宗的那些弟子,就離不開他的照顧。

一旦他出現什麼危險,只怕張家與龍武宗頃刻間變會土崩瓦解。

「我沒什麼大礙,小黑應該受了不輕的傷勢,剛才的攻擊,幾乎都被他承受下來。」墨塵擺擺手道。

「大哥,我也沒事,這點傷很快就能恢復。」小黑毫不在意的說道。

「這是四件玄器,是墨老得到的,只是有些可惜,另外兩件被那一伙人搶走了。」見到危機解除,小黑也從儲物戒之中拿出四件流光溢彩的玄器。交到了張宇的手中。

雖然久經歲月的洗禮,可是依舊讓人感覺到它們所蘊含的那種無堅不摧的鋒芒。

玄器畢竟是玄器,遠非其他武器能夠比擬。

看著其中一件玄器之上已經乾涸的血跡,張宇知道,小黑與墨塵兩人能夠守住四件玄器已經著實不易。

「轟!」

「轟!」

「轟!」

……

就在這時,宮殿各處都是爆發起劇烈的爆炸之聲,那些被靈石之路吸引的大量強者,也是接連到來,看著眼前宮殿之中的寶物,更加瘋狂起來。

廝殺不斷,戰鬥四起,在所有人的眼裡,這些在外界難得一見的寶物比性命更加重要,為了它們,可以不惜性命!

「咱們快走,把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