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蒼龍至尊 >第三百四十四章 身份暴露

第三百四十四章 身份暴露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奇幻

readxは防§過§lv以下為錯字按拼音為準白渡=baidu以蝦=yixia嘿=нèì炎=yan哥=ge管=guan砍=kan醉=zui信=xin張=zhang街=jie「宇哥,石達那個老傢伙真夠可惡的,屢次和咱們作對,有機會一定要將他剷除掉,不然,還不知道要搗鼓出什麼幺蛾子。」林焱狠狠的說道。

同時,對於自己實力不濟也是深感無力,如果這一次他也有巔峰武宗的實力,那麼頃刻之間便可以扭轉局勢,將血岩谷與城主府殺個血流成河!

「不急,咱們都年輕,有的是時間,這個血岩谷我是滅定了,只不過現在時機還不成熟罷了。」張宇瞳孔一縮,寒聲道。

本來,張宇來到浴血平原只是為了歷練,並無意與任何人為敵,奈何造化弄人,陰差陽錯之下,卻是與血岩谷結下了死仇,這還不算他當年暗中擊殺石虎那件事情。

「宗主大人說的沒錯,副宗主你也不用著急,就說現在,咱們龍宇宗的實力幾乎都不遜色於血岩谷了,只怕再等個三年五載,就能夠將其完全超越,到時候,便是新仇舊賬一起算。」聶天華也是信心滿滿的說道。

他當初加入龍宇宗,其實也是迫不得已,可是幾番相處下來,他卻是看到了龍宇宗的巨大潛力,不說張宇,就算是小黑,林焱,在他看來也是蟄伏的巨龍,早晚有一天會翱翔九天!

而他,身為龍宇宗的元老級人物,到時候也是與有榮焉,只要張宇他們從指頭縫裡露出個三瓜倆棗給他,那麼武宗不會是他的盡頭。擺渡一下黑閣看新節

這些對於以前的他來說,是想都不敢想的。

可是將來,卻有可能變成現實。

「大家共勉之,龍宇宗的未來,還需要大家共同努力。」張宇點了點頭,聲音鏗鏘的說道。

就在張宇等人暢想未來之時,那有些狼狽離開的付尚與石達也是一臉陰沉之色。

「小畜生,太猖狂了,早知道當初就應該早點將他剷除,這下實在是養虎為患。」此時的石達,憤怒與後悔交加,忍不住,一拳將眼前的一座宮殿轟成了粉碎。

「石兄,消消氣吧,誰能想像的道,一個不名一文的小子,短短兩年不到的時間,便是成長到今天這般地步,幾乎與你我平起平坐!雖然咱們現在有實力將進入這屍山鬼域秘境的絕大多數人剷除,可是,那般代價,就算是你我也承受不起,而起還要隨時擔心張宇等人逃走,得不償失。」

「當時如果我沒有勸住你,導致大戰爆發,只怕咱們兩方能夠活著的屈指可數,計算是你我,都有可能殞落在此。」說道這裡,付尚神情也是越加落寞起來。

畢竟,張宇等人的崛起,意味著他們的時代即將終結,何去何從,真的很難定數。

「我們血岩谷與龍宇宗已經不死不休,我就怕秘境之行結束後,張宇會徹底導向傀陰宗,那麼咱們好不容易積攢起來的優勢只怕會蕩然無存。」石達滿臉憂慮的說道。

張宇成長之迅速,已經讓他感覺到極度的威脅,如果這裡不是屍山鬼域,有著各方強大勢力的存在,他幾乎已經寢食難安。

「石長老,我與一句話不知當講不當講,如果我猜的沒錯的話,張宇他是不可能與傀陰宗聯合的。」沉默許久的付文清突然道。

「賢侄有話便說,這裡沒有外人。」石達隨意道。

雖然論起年紀來,只能是他孫子輩的,可是誰叫他的父親付尚與自己平輩論交,這樣一來,付文清的備份也是自然大了一輩,所以被石達成為賢侄並無不妥。

「不知道你們還記不記得上一次為了爭奪那枚殘破界心,我們雙方共同設計傀陰宗?」付文清反問道。

「那是自然。」石達回應道。

這正是浴血平原兩大霸主級勢力展開輸死搏殺的根源所在,不禁石達,凡是血岩谷的高層,幾乎都是一清二楚。

「那一次,為了爭奪界心,我潛伏在城門口,一直尾隨封文斌,由於我們準備充分,很快他便是被我打成重傷包圍,成了瓮中之鱉,可是,沒想到,最後竟然有人做了漁翁,不僅殺了封文斌,還得到了界心,成為了最大的贏家。」

「當時為了洗脫嫌疑,我就指認說是一個叫張宇的得到了那枚界心。後來,我回去沉思許久,通過蛛絲馬跡發現,這件事應該被我說中,那幕後黑手定是張宇沒錯。雖然各方勢力都對他展開了通緝,可是從那以後,他便是如人間蒸發了一樣,一直杳無音訊。直到後來,我聽說有一個叫張宇的建立了一個什麼龍宇宗,發展頗為迅猛,而且,還一舉滅掉了黑虎門。」

「那是時候的張宇最多儘是武尊強者的對手,萬不可能敵得過已經突破到中級武宗的黑虎門之主,所以,我便是將其當做了同名同姓之人,畢竟,浴血平原這麼大,張宇這個名字又這麼普通,沒有一百也有八十個叫張宇的,我也就沒有在意了。」

「可是,當我第一眼見到這龍宇宗之主的時候,我便是有一種錯覺,此張宇便是以前的那個張宇,雖然他們的樣貌大不一樣,可是他容貌再怎麼改變,舉止和一些不經意間的動作都是不會改變,通過這些,我也更加確定,他就是那個幕後黑手張宇!」

聽著付文清頭頭是道的解釋,付尚與石達等人都是陷入了震驚之中。

「清兒,你能夠確定?」付尚還是忍不住問道。

對於付尚等人來說,如果付文清所言非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