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蒼龍至尊 >第三百四十八章 詭異

第三百四十八章 詭異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奇幻

readx「媽的,這小子狗屎運怎麼這麼好!」看著張宇只要伸伸手就能一把抓住身前的界心,石達嫉妒的幾欲抓狂。

無法理解原因的張宇只能將其歸咎於自己受到上天眷顧,手一伸,眼看他就要將其抓住的時候,竟然頓住了身形!

因為他發現,這界心之上居然有著一絲微弱的靈魂波動!

如果不是因為造化玉碟的存在,使得他對於靈魂的感知極為敏銳,他也是絕對無法感覺得到這微弱到近乎沒有的靈魂波動。

界心乃是死物,按理說是絕對不可能有著靈魂波動存在的。

也就是說,這枚界心並不是像大家想像的那樣,是無主之物,它最起碼已經被人初步煉化,烙印上了別人的印記。

這樣一來,也就能夠解釋的清楚,為什麼剛才界心好端端的,竟然突然挪移了方向。

為什麼本應隱藏至深的界心就這樣突兀的出現?

為什麼界心早已被人煉化傳說卻是無主之物?

為什麼界心已經有主但是其主人卻不將其收走,而留在這裡供人哄搶?

諸多難以解答的疑問已經讓張宇嗅到一股陰謀的味道。

這才是他當機立斷,收手的真正原因。

萬一事實如同他猜測的一樣,那麼豈不是說這裡所有人都被玩弄於股掌之中?

「大哥,你怎麼了?」看著在關鍵時刻竟然發愣的張宇,一向冷酷的小黑也是焦急起來。

明陽境大能孕育出來的界心,就算是他也十分動容,恨不能立即收入囊中。

最初,在他們剛剛到達的時候,看著那凌空而立的諸強身影,一向驕傲的他也是沒有把握能夠虎口奪食,因為希望實在太過渺茫。

可是,就在剛才,張宇眼看就要的手,卻突然猶豫起來,這在小黑看來卻是難以理解。

張宇在他的心中做事一向都是當機立斷,不是那種優柔寡斷,畏首畏尾之人,今天這種行為與他實在太不相符。

「老鬼,你想要?給你!」不等石達反應過來,張宇便是一拳轟出,恐怖的氣浪爆發出來,一下子便是將那枚界心轟擊到了石達的身旁,石達頓時一怔。

「我難道是在做夢?」石道心中突然蹦出這麼一個荒謬的想法。

在他看來,這麼貴重的至寶,簡直就是萬金難求,在場所有人必然都有著將其據為己有的想法,張宇自然也不例外。

可是就在剛剛,張宇竟然選擇了放棄,還將那界心轟擊到了自己的身旁,石達一時也是懵了。

不過,貪婪之心瞬間便是將其心神充斥,他心中再無其他想法,只想要得到界心,然後迅速逃離這個是非之地。

一旁石達的另外兩個兄弟迅速向著石達靠去,這種情況,在他們看來簡直就是血岩谷要大興的徵兆。

而那剛剛還幫助石達對付張宇的付尚眼睛頓時紅了,這界心他也是垂涎許久。

無論修為還是心性,他都自認為高人一等,對於已經垂垂老矣的石達,其實他內心還是頗為鄙視的,可是今天奪取界心這件事上,他竟然輸給了石達!

「哈哈,神物果真是有德者居之,現在,這界心歸我了!」石達仰天長笑起來,緊接著便打算將其放入自己的儲物戒之中。

「怎麼回事?」突然,石達發現,本應該輕而易舉就被自己放進儲物戒的界心無論自己怎麼催動,都待在自己的手中紋絲不動,根本就無法裝進儲物戒之中!

這一下,原本信心滿滿的石達慌了,如果他能夠將界心放如儲物戒,他們三人聯手的話。還有很大的幾率從眾人的圍堵中逃脫,可是現在,有這界心,他就好像黑夜中的明珠,根本就無處躲藏。

而正面如此多強者的圍攻,血岩谷距離滅亡只不過是彈指之間的事情。

「大哥,你還愣在那裡幹什麼,趕快走!」石秀大喝道。

他還以為自己的大哥被寶物沖昏了頭腦,忙不迭是的提醒起來。

「老二,這東西他根本就不聽我的!」石達有些倉皇的說道。

因為他發現,現在的界心不僅無法收入儲物戒,連自己想要挪動一下都是成為奢望!

眼看眾人已經從混戰之中回過神來,怒視著向自己衝來,石達驚恐的呼喊一聲,為了保命,只能將界心丟在了原地。

「我不要了,它是你們的了!」說完之後,石達便是遇到鬼一樣,狼狽的向著遠處逃遁而去,不過他的臉上滿是懊惱與不舍之色。

那本來沖向石達的眾人一看石達的表情,滿是錯愕之色,不過這個時候,時間緊迫,刻不容緩,他們本本就來不及思考到底這是為什麼,便是像那覬覦許久的界心衝去。

付尚,同樣一臉猙獰之色,那本來熄滅的**之火再次升騰而起,他再次看到了希望。

「這枚界心是我的,誰敢跟我搶,我滅他全家!」有人怒喝道。

「滾!」這個時候,所有人心中的貪念都在不斷滋長著,絕大多數人都已經變得六親不認,眼裡只有一樣東西,那便是界心!

為了能夠得到他,這些本應該淡泊,處變不驚的武宗強者就像瘋了一樣,比起市井無賴還要瘋狂。

在這十幾個人的混戰之中,張宇已經感覺出了情況不對,所以並沒有隨大流衝上去強搶,因為他知道就算自己搶到了也絕對帶不走,石達剛剛的例子便是最好的鐵證。

在他關注事態動向的同時,張宇發現,在場還有一蒙面男子同樣冷眼旁觀。

巨大的衣袍將這個頭完全遮蔽,一點都看不出樣貌,並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