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蒼龍至尊 >第三百五十三章 淵源

第三百五十三章 淵源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奇幻

readx本站更換新域名.草莓首字母,以前註冊的賬號依然可以使用

「你不是因為對我挖你的墳心存怨恨想要殺我」張宇再次確認道

「哈哈知道我為什麼那麼做嗎我只不過是想要試探你罷了」單小七笑了笑戲虐的說道

「試探我為什麼」張宇仍舊有些無法相信

而這個時候單小七也是放開了對於張宇的束縛他已經能夠活動自己的四肢

原本劍拔弩張的氣氛隨之消散張宇突然有一種不真實的滑稽之感

自己與單小七非親非故在此之前又幾乎不認識

張宇自認為如果將他換在單小七的位置上張宇絕對不介意隨手清理掉自己這麼一個擾亂自己安息的傢伙

「小子你過來我有些話要和你單獨說」單小七有些神秘的說道然後便選擇了一座保存完好的宮殿走了進去

張宇也不疑其他直接跟了進去這倒不是說他藝高人膽大只是在他看來單小七如果對自己心懷不軌的話自己卻是只能任其擺布與其畏首畏尾還不如看一看他到底搞什麼花樣

小黑不顧張宇頻使眼色一言不發的跟了進去默默守候在張宇的身旁

「還把你的妖寵帶了進來也罷進來就進來吧張宇小子你真的姓張么」張宇剛剛站定背對著他的單小七就問出這麼一個沒頭沒腦的問題一時間讓張宇有些摸不著頭腦

「七叔我確實姓張有話你直說就是不必拐彎抹角」張宇淡然的說道

「好小子有種」單小七贊了一聲也將身體轉了過來面向張宇

「本來我是打算殺你的但是你知道我後來為什麼改變主意了嗎」

「不知道」

「臭小子擺了苦瓜臉給誰看我就那麼不受你待見?老子也沒把你怎麼著吧」看著那依舊無動於衷的張宇單小七似乎放棄吊他的胃口繼續述說起來

「這一切都是因為你體內蘊含的不死之血這種血脈普天之下也就只有苗家才有了如果我猜的不錯你應該是苗家的外戚吧」

聽到這裡張宇表面上依舊不置可否的樣子可是心裡卻是翻起了滔天巨浪

蘊含苗家上古血脈乃是他身上最大的秘密之一自從覺醒之後出了沐鳶羲以外就只有小黑與他的師父墨塵三人知道

而因為他的血脈剛剛晉陞為白銀級平常的時候都被他隱藏在身體之中就算是一般的戰鬥為了避免被有心人察覺不到萬不得已也絕不使用他可不會忘記沐鳶羲臨走前告誡自己說同為上古八族之一的敖家和雷家直到今天都有一直在剿殺這苗家餘孽

雖說現在的他已經小有成就不似以往那樣不堪一擊可是在底蘊深厚到恐怖的上古家族那裡依舊比螻蟻強不了多少

為了自己的安全同時為了自己張家的繁衍生息所以張宇輕易不會曝露出自己的血脈秘密可還是沒想到今天竟然被單小七這麼容易就察覺出來張宇實在想不通到底是哪裡出現了紕漏

「不用疑惑因為我曾有一位至交好友就是苗家嫡系族人當年要不是他我根本就不可能又復活的希望所以對於不死血脈或是說古鳳血脈的秘密了解不少也是因此我才能能察覺到你體內那微弱的氣息說起來你還真要感謝你那位同族了要不然你現在已經死了」

「對了忘記了和你說了他叫苗蒼穹不知道你聽說過沒有當年在苗家也是頗負盛名的」

「抱歉我沒有聽說過因為我從出生便是沒有他如果苗家一步更不用說現在苗家已經破滅了」張宇直言不諱道

這些事並不算什麼隱秘所以張宇說出來也並無不妥之處如果不是因為單小七剛剛復活對於這些年發生的事情一無所知只需要他稍微打聽一下就能知道這在整個大陸上都曾引起轟動的事件

「苗家覆滅不可能」

單小七顯然也是被這個消息深深震撼

「苗家的實力之強整個大陸也就那麼幾個勢力能夠與之媲美但是就算這樣其他勢力想要撼動苗家也有些不可能更不用說將其顛覆了」單小七難以置信的說道

「沒有什麼勢力能夠亘古長存苗家自然也不例外更何況當時參與是另外七大上古家族興許這就是所謂的命中注定的吧」張宇嘆惋道

張宇知道這一切都是因為自己手中的造化玉碟可是沒想到那麼多人拼死拼活爭搶的東西就這麼輕易的到了自己的手中還成為了不斷崛起的關鍵

張宇能有今天這份實力造化玉碟可謂功不可沒

所以對於造化玉碟張宇看的比性命還要重要無論如何都是不會泄露出去不然的話必然會引來殺身之禍

說不定還會被抓起來當做小白鼠一樣的研究到底為什麼那麼多人都無法煉化的東西卻能被他收為己用

「苗家竟然就這麼沒了不知道蒼穹還在不在世他的恩情我還沒來得及償還」單小七低聲自語道

隨後他便是陷入了沉默之中似乎在回憶當年的那些往事

對於他來說陷入『死亡』的這麼多年思維還停留在『死亡』之前對於苗家的印象還是當年那個蒼龍大陸的霸主級勢力之上

「苗家覆滅這件事我也是聽別人說起的至於確切是怎麼一回事我也並不知道不過據說雖說苗家傷筋動骨但是大部分根基還在只不過為了保存實力分散開來以期尋找東山再起的機會」看到單小七漸漸從震驚之中回過神來張宇再次道

「你知道具體原因嗎」單小七問道

「聽說是因為一件秘寶引起了其餘諸多實力的覬覦他們這才聯手向苗家施壓都希望能夠得到它不過這件事的罪魁禍首乃是敖家和雷家要不是他們趁苗家不備突然出手偷襲苗家也不至於淪落到今天這個地步」

雖然張宇對於苗家沒有任何感情可是再怎麼說他體內也含有一半苗家血脈而且自己的親生母親又是因為苗家而亡他與敖雷兩家的仇怨已經命中注定

「又是敖家這些人為了達到目的不擇手段辦起事來也是極為狠辣當年如果不是他們的暗算我也不會差點殞落」聽到敖家兩個字的時候單小七的情緒有著明顯波動雙眼之中滿含憤怒之焰看得出來他們之間的仇怨頗深

「小子你願不願意跟我走我帶你去找苗家人怎麼樣」平息下心情之後單小七突然道

沉吟片刻之後張宇道:「不用了苗家我一個人都不認識就算找到也不過是徒增煩惱還是做只閑雲野鶴來的自在」

其實張宇還是想要去的畢竟瘦死的駱駝比馬大苗家就算再怎麼衰敗以其這麼多年積攢的底蘊也不是一個小小的龍宇宗能夠媲美的

而自己又身含古鳳血脈幾乎可以確定會被重點培養這樣一來自己就不用再為修鍊資源發愁了

但是考慮道苗家現在的不穩定和自己還身含至寶造化玉碟萬一苗家看出什麼苗頭非得逼著自己交出來那豈不是作繭自縛

「哎可惜了你這性子和蒼穹極為相向天賦也是絕佳到了苗家必然能夠得到最好的資源培養怕用不了幾十年你就能夠達到我這個高度如果蒼穹還活著的話現在只怕已經超凡入聖達到那令我渴望許久的高度不像我剛剛復活沒多久修為不進反退這要是被他見了肯定會被笑掉大牙」單小七自嘲道說到最後神色也是有些落寞

「這一次我復活機會將這麼多年的所有積累全部消耗一空最初我現身的時候還極為虛弱恐怕連你都打不過所以將那界心取了出來作為誘餌吸引你們所有人的注意力然後我好趁機取一些我當年留在這裡的一些寶物恢復自身並且每當有人死亡的時候很大一部分力量就會被我的界心吸收最後轉嫁到我的身上助我迅速恢復」

「我也不瞞你我也就是仗著這是我的世界擁有界心之後我便是這裡的主宰除非修為比我強出一整個等級不然的話沒有人能夠逃得出我的操控要是在外界的話我肯定不敢這麼高不然就是在找死」

因為張宇身含苗家血脈而苗蒼穹又是單小七的至交好友所以他對於張宇也是有一種莫名的好感這些本來算是隱秘耳朵東西對他也是沒有絲毫隱瞞

「對了你從我身上拔出的那把斷劍還在吧那可是好東西雖說現在基本上已經廢掉了可是對於你來說絕對乃是一樣之寶因為它在完整的時候乃是巔峰道器多少人求都求不來的好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