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蒼龍至尊 >第三百五十七章 震驚

第三百五十七章 震驚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奇幻

?は防§過§LV以下為錯字按拼音為準白渡=Baidu以蝦=Yixia嘿=нèì炎=yan哥=ge管=guan砍=kan醉=zui信=xin張=zhang街=jie看著滿身殺意,雙手沾滿濃鬱血腥味幾欲讓人作嘔的神秘高手,石明幾乎脫口而出。

雖然血岩谷的勢力範圍未曾涉及冤魂海,但是對於這位大名鼎鼎的海盜頭子,大家還是耳熟能詳,凡是乘過龍躍飛舟橫渡冤魂海的,誰還不知道血魔手曹震?

在大海之上,他便如同王者一般,神出鬼沒,從來沒有被圍剿成功過。

如果不是因為上一次得罪了沐鳶羲,被沐家強者搜出老窩,搞得家破人亡的話,他還會繼續著逍遙的日子。

況且,曹震每次在冤魂海實施搶劫之後,許多自己用不到的物品都會來大陸上銷贓,黑白兩道幾乎通吃,只要出得價格合理,他就會將貨物賣給任何買家。

「嘿嘿,眼力不錯,竟然認出我來了,不過沒有什麼用,這改變不了你將死的結局。」曹震冷笑一聲,並未停止對於石明的攻伐。

「曹震,你的血魔海盜團與我們血岩谷井水不犯河水,你我也無冤無仇,你為什麼要殺我?」石明倉皇的問道。

曹震早就已經是中級武宗巔峰的修為,而且還成功從沐家強者的手中逃脫,實力非同一般,遠超這才僅僅是初級武宗境界的石明,才這麼不大一會的功夫,石明的處境已經岌岌可危。

「你我之間是沒有什麼仇怨,可是誰讓你好死不活的要去得罪我的主人,所以,我只有送你上西天了。」曹震冷酷的回應著。註:字元防過濾請用漢字輸入неìУаПge擺渡壹下即可觀看最新章節

「主人?什麼主人?」聽聞曹震的回答,石明顯得更加疑惑起來,他從來沒有聽說過桀驁不馴的曹震竟然臣服他人。

「殺!」

不需要曹震多費口舌解釋,一陣喊殺聲便是突然響起在他的耳畔,耀眼的火光衝天而起,在他們血岩谷駐地的四角頃刻間燃氣漫天大火,一道道身穿黑色勁裝,訓練有素武者向著那還處在震驚之中的血岩谷之人殺去。

「該死的龍宇宗,竟然敢趁火打劫!」武宗早已能夠明察秋毫,環視之下石明已經看到站在不遠處負責遙控指揮戰鬥的宋濤等等龍宇宗高層。

「曹震,只要你這次能夠高抬貴手放我一馬,等我解決掉龍宇宗的人之後必有厚報!出國你能夠助我一臂之力的話,到時候龍宇宗你我共同瓜分如何?」看著那在石人傀儡協助下,轉眼間便是佔據壓倒性優勢,不斷屠殺血岩谷之人的龍宇宗弟子,石明還不死心的勸說道。

「哈哈,你還沒人清楚形勢嗎?你以為他們怎麼知道我要來的?告訴你吧,今天我就是代表龍宇宗來取你狗命的。」曹震嗤笑一聲,手裡攻擊變得越加強橫起來。

「血魔湮滅!」

暴喝聲中,曹震的雙壁之間纏繞起道道血紋,肆意的扭動著,時不時的化為鬼魂模樣,張牙舞爪向著石明撲去。

「石明長老,救我!」

「不要殺我...」

在龍宇宗的圍殺之下,四周哀嚎聲四起,不斷呼喚著半空之中的武宗強者石明,他已經是頑強掙扎的血岩谷眾人最後的依靠,殊不知,石明現在自己都已經自身難保!

「這怎麼可能,為什麼你要加入龍宇宗,為什麼你要與我血岩谷為敵?曹震,你如果敢殺我的話,後果絕對是你無法承擔的起的!」石明垂死叫囂道。

他本就不是曹震的對手,現在心神崩潰更加劇了敗亡的腳步,被曹震逮到機會,一掌轟中胸口,頓時鮮血狂噴。

「噗!」

再次將湧上喉頭的逆血噴出,石明已經嚇得肝膽俱裂,他再次感受到那久違的死亡氣息,曹震這是真的打定主意要殺他了。

「山舞銀蛇!」

只聽石明怒吼一聲,磅礴的靈力呼嘯而出,在那虛空之中凝聚形成一坐大山虛影,在那虛影之中,可以看到一條條電蛇不斷的舞動著身子。

「鎮壓!」

石明一咬牙,雙手凝聚出道道獨特印記,眨眼間便是沒入銀色電蛇虛影之中,然後再次向前一按,那做大山便是向著曹震當頭罩下。

「有兩下,不過這可擋不下我,給我碎!」對於石明的巔峰一擊,曹震神色只是稍顯凝重,一雙手在血色能量的包裹之下,似乎不斷有著鮮血滴落,看起來極為瘮人。

「爆!」

石明知道,自己這一擊充其量只能稍阻曹震一段時間,並不會給他造成多大的傷害,所以心一狠,一口極為寶貴的精血便是瞬間噴洒在那銀蛇之上,再吸收了這些血色能量之後,銀色瞬間變得狂暴起來,帶著不斷膨脹的身體向著曹震而去。

「轟!轟!轟!...」

接連數道震耳欲聾的聲響傳來,一條條銀蛇前赴後繼,在曹震的面前自爆開來,瞬間攪動的肆虐能量風暴,以曹震的實力都不敢有絲毫小覷。

而在曹震疲於應付銀蛇自爆之後引發的能量風暴的時候,那座大山也是接踵而至,爆射出一道耀眼光芒之後,便是將曹震暫時鎮壓在了大地之上。

暫時佔據優勢的石明見狀,並沒有選擇乘勝追擊面擴大戰果,而是轉身便是現在共和遠處遁逃而去。

「咔嚓!」一道極為輕微的碎裂之聲響起,那做以無盡靈力凝聚形成的巨山之上碎裂出道道裂紋,如同蛛網一般,迅速擴散開來。

「照這樣下去,我根本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