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蒼龍至尊 >第三百六十章 空冥老人

第三百六十章 空冥老人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奇幻

?は防§過§LV以下為錯字按拼音為準白渡=Baidu以蝦=Yixia嘿=нèì炎=yan哥=ge管=guan砍=kan醉=zui信=xin張=zhang街=jie「石明長老身死的事情,相信大家都有所耳聞了吧?」看著大殿之中濟濟一堂的宗門弟子,師兄面無表情的問道。

「谷主,到底發生了石明事情?是不是傀陰宗那幫傢伙偷襲我們,要不然不可能有武宗強者殞落,這筆仇,我們一定要報!」刑院長老石青山寒聲道。

潛意識裡,血岩谷強者都會自認為高人一等,從來都看不起他人,就算是傀陰宗之流,在他們眼中,也不過就是一些只會擺弄玩偶的粗人罷了。

所以,在剛剛得到消息,本宗竟然有武宗強者殞落的時候,所有人心中都是怒火中燒。

武宗,在浴血平原這塊地界,已經屬於一個勢力的巔峰戰力,每殞落一人,都是莫大的損失。

尋常之時,他們都是作為底蘊的存在,輕易不會參與戰鬥之中,所以,就算是血岩谷與傀陰宗雙方打得熱火朝天,屍體早已堆積如山,血流成河,可是其中幾乎全部都是武尊之下的低級弟子,他們都是屬於炮灰的存在,死掉再多,對於他們這些霸主勢力來說不會心疼。

可是武宗不一樣,別看武尊距離武宗只有一步之遙,可是對於巨大多數人來說,就猶如天塹,可能一輩子都無法跨越。

想要晉陞到武宗級別,不禁需要卓絕的天賦,更需要無數資源的堆砌,兩者相輔相成,才能創造出一名武宗出來,可見培養武宗絕非易事。нéíуапGě最新章節已更新

就拿血岩谷來說,武尊大把人在,有上百人之多,可是武宗呢?僅僅只有不到十人,這其中差距之大,顯而易見。

石雄看了一眼大殿之中喧鬧、紛爭的眾人,大聲說道:「兇手不是傀陰宗,而是黑虎城的龍宇宗!」

「龍宇宗?那是什麼鬼?」

「小小的龍宇宗竟然有能力擊殺武宗強者,這不太可能吧!」

「管他什麼龍宇宗、虎宇宗的,必須要雞犬不留了,這有這樣才能繼續保住我們血岩谷的威嚴,讓所有人知道,我們血岩谷才是最為強大的!」

再次爭論了接近一炷香的時間之後,最終幾乎九成人都表示願意剿滅龍宇宗,維護血岩谷的尊嚴,那唯一沒有發言之人,就只剩下大殿之上一直沉默寡言的石雄了。

石雄的臉色從開場至今,幾乎都沒有什麼太大的變化,所以也沒有人能夠猜得透他到底是怎麼打算的。

「谷主,您倒是講幾句話啊!」石青山稍顯不滿的說道,「如果你不願意出手,就讓老夫帶人前往,我現在還沒有老的動不了,你放心,我絕對會讓龍宇宗雞犬不留!」

現在石達等人不在,僅僅初級武宗境界的石雄還修為尚淺,很難震住宗內一些資歷極老的長老。

看著有些倚老賣老的石青山,石雄也是有些無奈,「諸位同門,安靜一下,既然大家都同意滅掉龍宇宗,我自然也是雙手贊同。不過,現在大長老不在,我們又和傀陰宗處於交戰狀態,所以必須留下一部分人鎮守宗門,以防止血岩谷趁機偷襲,另外一部分人,會在我的帶領下,星夜兼程前往黑虎門,滅掉龍宇宗,讓我血岩谷之名,再次傳響整個浴血平原。」

「谷主威武!」

「谷主,帶上我去吧,我要親眼看到龍宇宗的覆滅!」

「還有我!」

看了一眼爭先恐後搶著要去剿滅龍宇宗的血岩谷弟子,石雄擺了擺手道:「這一次我們兵在精不在多,所以我會從你你們當中挑選出最為優秀的弟子,隨我和幾位長老共同離開。」

「陳星塵,霍虎,卓一航,張廣袖......念到名字的十人,上前一步!」石雄大聲喊道。

被點到名字的血岩谷弟子,都是一臉的欣喜,那些沒有被點到名字的,既有艷羨又有懊惱。

而這一批十人,最差都有著巔峰武尊的修為,其中最強的,甚至已經達到半步武宗,據對是精銳中的精銳。

「錢嘉善長老,石星雲長老,也隨我一同前往,至於宗門這邊就交給青山長老了。」

「空冥老人,這一次有勞您跟我跑一趟了,不然就我們這些人的話,還真有可能鎩羽而歸。」突然,石雄將身子轉向一個角落之中至始至終閉目養神,不發一言的一名老者身邊,恭恭敬敬的請求道。

「放心,被你們供養那麼久了,如果不再出點力,恐怕有人都該說閑話了。」那被稱為空冥的老者神色平靜的回答道。

「您老言重了,供養您,那是我們心甘情願,不知道多少人求都求不來的好事,您放心,以後絕對不會再出現任何閑言碎語。」石雄恭敬的回應道。

看他的樣子,對於此人十分尊敬,甚至不亞於對待石達等人。

大殿之中的諸人瞬間便是將目光聚焦到了此人的身上,不時竊竊私語起來,不過大多數都是關於此人的身份來歷,並沒有太過出格之言。

「文兄,這老者到底是什麼來路,宗主對他這麼尊重?」有人不解的向著身邊之人詢問道。

「這你都不知道?也是,這段時間你一直都在閉關,應該還不知道此人。算起來,他來咱們這裡都已經一年多了,雖然一直都極為低調,但是平素就算是大長老對他也禮讓三分。而大長老只是傳下信來說讓我們不要得罪與他,其他的消息,我也知之不詳。」文忠低聲向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