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蒼龍至尊 >第三百六十二章 全城通緝

第三百六十二章 全城通緝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奇幻

?は防§過§LV以下為錯字按拼音為準白渡=Baidu以蝦=Yixia嘿=нèì炎=yan哥=ge管=guan砍=kan醉=zui信=xin張=zhang街=jie看著孤零零的兩人,石雄詫異的同時,又有一種不夠好的預感。

似乎事情有些超出他的想像!

「呦,是石谷主啊,有失遠迎,還望見諒。」聽聞石雄的問話,宋濤稍顯惶恐的回道,似乎才發現石雄一般。

「石谷主,你說你來就來了,怎麼還帶著狗,多給你們血岩谷掉價!」宋濤看了一眼剛剛叫囂的血岩谷弟子,嘲諷道。

「你找死,你說誰是狗?」那名血岩谷弟騰地一下便沖了上來,憤怒的咆哮道。

看了一眼距離自己只有丈許的武尊強者,宋濤卻沒有一絲膽怯,一副極為驚訝的表情道:「哎,這麼著急對號入座幹嘛,你怎麼知道我說的就是你啊?」

「死!」

那武尊強者再也無法忍受宋濤的冷嘲熱諷,體內靈力勃然而發,就欲順勢擊殺宋濤,而一旁的是雄等人則是冷眼旁觀。

「怎麼,當我是空氣?」負責保護宋濤的曹震冷哼一聲,腳掌猛地一跺地面,一股氣浪噴涌而出,那本欲出手擊殺宋濤的武尊強者瘋狂後退的同時,嘴角也是逸散出大量鮮血。

「你!」

那武尊強者本欲說些什麼,但是看到曹震那冰冷無情,滿含殺意的目光之後,只能將話生生的咽了下去。複製本地址到瀏覽器看最新章節%77%77%77%2e%68%65%69%79%61%6e%67%65%2e%63%6f%6d

「曹震,你當真要與我血岩谷為敵?說吧,龍宇宗許給你了什麼條件,我可以開雙倍,只要你不插手這件事就行。而且如果你願意加入我血岩谷,我立刻就可以給予你客卿長老的身份,授予你莫大的權利,豈不快哉?」石雄看著被擊傷的同門弟子,臉色陰沉的說道。

「呵呵,真是可笑,你吹牛皮不打草稿嗎?」曹震蔑視道,一臉的不屑。

他的魂魄之中被張宇種下噬魂印,生死全在張宇的一念之中,而想要毫髮無傷的將那潛藏在他的魂魄之中的噬魂印找到並消滅,保守估計也要明陽境的大能出手才是。

然而整個血岩谷連個窺陰境高手都沒有,想要幫他解除魂印,無異於痴人說夢,而且一旦亂動被張宇覺察的話,就算隔著千山萬水,張宇也能夠置他於死地。

但是經歷過上一次與自己的兄弟曹磊談心之後,深思過的曹震的心思也是有了轉變。

且不說以張宇近乎妖的天賦在以後極有可能助他突破成為他夢寐以求的陰陽境大能,就單憑張宇與沐鳶羲熟識,能夠幫他化解來自沐家的追殺一事便不是血岩谷能夠完成的。

要不然,他們兄弟二人便只能活在黑暗之中,這輩子幾乎難以從見天日。

至於師兄所說的,可以收留他們,給予他們客情長老之位,曹震更是不屑一顧,只怕沐家強者稍微放出一點風聲,血岩谷便是會將他們兩人五花大綁交出去邀功請賞。

不知不覺中,曹震自己都沒有發現,張宇已經在他心中佔有了一個舉足輕重的作用。

「曹震,我說的可是真的,你可要好好考慮一下,不然我怕你活不過明天了。」既然軟的也不行,師兄直接出口威脅起來。

「蒸的?你就算是煮的也不行,我勸你一句趕緊離開,不然絕對讓你後悔來到這個世界上!」

看著曹震有恃無恐的樣子,石雄心中反到動搖起來了。

「該死的,難道他們還有什麼後手沒有亮出來,已經設下埋伏,有意引我上鉤?」石雄心中暗暗道。

「空冥先生,您看是不是?」最終,石雄只能將目光轉向了那一直面無表情的空冥老人身上,希望他能夠出手試探一番。

畢竟這一次,這個空冥老人才是石雄最大的依仗,如今在他身邊,也就只有空冥老人能夠穩穩壓制曹震。

「先不急,再等等。」空冥老人擺了擺手,毫不在意的說道。

見狀,石雄也只能再次望向了宋濤與曹震兩人。

本來他的計劃乃是直接將龍宇宗滅宗的,可是現在變得舉棋不定起來。

「石雄,遠來是客,不如到我龍宇宗內坐坐如何?」宋濤眼見石雄已經起疑,故意熱情的邀請道。

「別給我耍花招,我告訴你,今天我一定要讓龍宇宗掃地除名!識相的話,你們趕緊投降,我還可以留你們一命,不然的話,我要讓你們血流成河!」石雄將最後一層偽善的面具撕裂,惡狠狠的說道。

「哼,就憑你們?廢物,有種你就出手,看看到底是你死還是我活!」宋濤臉上的笑容也是逐漸收斂,不屑的說道。

他知道,此時表現的越強勢,越不將血岩谷眾人放在眼裡,越會讓是雄等人有所顧忌,不敢貿然出手,為那些尚未撤退的龍宇宗弟子爭取更多的時間。

「宋堂主,你跟他們說這麼多廢話幹什麼直接讓我出手便是,我倒要看看今天他們有幾個能夠活著離開黑虎城!」曹震獰笑一聲,滿含殺意道。

「曹震護法,宗主臨走的時候和我們說過,冤家宜解不宜結,咱們和血岩谷又沒有什麼深仇大恨,沒有必要喊打喊殺的,坐下來聊聊豈不快哉?」宋濤笑著道。

「石谷主,石明妄圖對我們龍宇宗心懷不軌,死不足惜!你以為我不知道你要來為他報仇?實話告訴你,我就是有意在此等你的。你